-

昨天,是我在校值日的日子。林雪莉原本是和我一起做值日的,但她收拾書包,說要和同學逛街,便自己先走了。而我打掃到六點的時候,走出校門,一眼就見到了我的堂哥林子東。自從堂哥與方唯學姐戀愛了之後,他整個人的戾氣都少了許多,遇見我的時候,也不再像往常那樣厭惡了。見我出來,他還主動走到我跟前,問我:「方唯出來了嗎?」我誠實告知:「方唯學姐要上晚自習的。可能要到八點了。」我說完便往前走了。...

昨天,是我在校值日的日子。

林雪莉原本是和我一起做值日的,但她收拾書包,說要和同學逛街,便自己先走了。

而我打掃到六點的時候,走出校門,一眼就見到了我的堂哥林子東。

自從堂哥與方唯學姐戀愛了之後,他整個人的戾氣都少了許多,遇見我的時候,也不再像往常那樣厭惡了。

見我出來,他還主動走到我跟前,問我:「方唯出來了嗎?」

我誠實告知:「方唯學姐要上晚自習的。可能要到八點了。」

我說完便往前走了。

誰知,林子東忽然把車開了過來,降下車窗對我說:「上車吧,哥送你一程。」

我還挺開心,心想堂哥總算是對我好一回了。

可是很快,在即將要上段橋時,我堂哥就接到了一個朋友的電話。

那個朋友在電話裡頭,讓他去市區碰麵,而那個位置,與我家裡的位置是相反的。

我從小就懂得察言觀色,知道堂哥這是有其他事情了,但我希望他能把我送過段橋。

「堂哥,你能把我送到橋下嗎?」我膽顫開口:「聽說橋上有流浪漢搶劫什麼的。」

堂哥隨即大笑出來,仍舊執意將車停在橋下:「你這醜八怪有錢嗎?劫色彆人也挑一個冇毛病的。趕緊回家去,哥有事忙,彆整天聽彆人瞎說。」

隨後他不由分說,將我趕下了車。

我深吸一口氣,獨自一人走上了段橋。

那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半了,天黑得很快,段橋設施不好,全程冇有路燈,我隻能摸黑往前走。

我越走越快,祈求壞人不要盯上我,但是終究,還是讓我聽到了不想聽到的。

老天還是挺照顧我的,雖然並冇有讓我被盯上,可在這半橋之上,我親眼看到,一個流浪漢把一個揹著大書包、年紀估計隻上小學的女孩,拉進了橋洞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