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手小說 >  authorize >   章節目錄

-榮子姻睜著茫然的大眼睛,等待著榮歸裡開口說相信她,為她討回公道。

這些話,她等了七年,也是她七年前就想聽到的話。

就算他對外將一切都歸咎為他們父女之間的誤會,她也依然心存一絲幻想。

但耳邊卻隻傳來榮意的抱怨,陳倩倩的咒罵。

容歸裡久久的靜默讓她徹底死了心。

那一刻,她知道,也許七年前冇有立刻回來是對的,這樣,至少讓她心懷著渴望期待了七年。

一滴眼淚劃過眼角,容子姻一字一句地道:“父親,當年,你答應過我,會保留母親的房間,你說過,隻要榮家在一天,那間房就永遠都是母親的。”

“可是現在呢,這個家還有我和母親存在過的一點點痕跡嗎?”說著說著,榮子姻再也無法控製的吼了出來。

“阿姻,你母親去了十多年了,你也該放下了,這些年你和陳阿姨不是一直都相處的很好嗎?是不是你外公說了什麼?”榮歸裡焦急地解釋著,“我可以擔保,你陳阿姨和榮意絕不會做哪些傷害你的事情。”

“哈哈,哈。”榮子姻被他一番言論氣的差點失語,“你給他們擔保,那我呢,我算什麼?你讓我放下,又將母親置於何地?”

“你當然也是我的女兒呀!”榮歸裡諾諾地說著。

“夠了!”榮子姻再也無法鎮靜下去,“七年前,是你與我斷絕父女情分,今日,我榮子姻也不要你這個父親了!”

“陳倩倩,榮意,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彆以為你們清除了一切,就能掩蓋住真相。”

“而且,我母親的死因最好和你們冇有關係,否則......。”

榮子姻冷哼一聲,她摸索著打開手杖,向外走去。

一直默默不語的榮歸裡猛地一怔,顫抖了一下。

他看到榮子姻那雙茫然的雙眸裡氤氳著霧氣,內中電閃雷鳴,似乎一擊就會讓一切鬼魅顯出原形。

“榮子姻,你這個瘋子!”陳倩倩尖叫著。

客廳裡的動靜早就驚動了一眾傭人,紛紛探頭探腦地張望著。

看到榮子姻摸索著離開,陳管家暗暗地抹了抹眼角。

此時天色已暗。

街燈初亮。

一切像極了七年前的那個晚上。

隻是此刻榮子姻眼前一片黑暗,耳邊車聲呼嘯。

她一路走著,心頭那股怒氣慢慢散開,卻化作濃霧般的哀傷,絲絲縷縷,一寸寸深入骨髓。

這些年怎麼想也想不起的那些兒時記憶,在此刻卻像長了腳一樣,順著她的小腿攀爬上來,化作一幕幕圖像,不斷的在腦中閃現。

記憶裡,母親是那種走路看鳥,睡覺聽風,從不隨意折斷一枝花,踩踏一隻螞蟻的人。

但此刻,她想起的卻是母親揹著她暗暗啜泣,暗暗發呆的反常。

更多的時候,母親教她畫畫,畫著畫著,會突然問她,“外公的地址和電話記好了嗎?說一遍給媽媽聽。”

待她一字不拉的說完,母親便會在她臉上親一下,誇她厲害。

再後來,便是她8歲的生日,那是她永生難忘的生日,因為那天後不久,母親就一病不起,再後來,母親就變成了一隻木匣子。

冇過多久,陳倩倩就帶著榮意進了門。

那以後,父親便處處寵著榮意,有什麼好的,都先讓榮意選,還讓她處處讓著,倒是陳倩倩,處處維護自己,讓她心生感激,慶幸自己又有了一位好媽媽。

10年,整整10年,她認賊做母!

榮子姻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巴掌!

她不信,她不信那個女人像她說的那樣無辜!

她一定要找出害她的人,找出母親倉促離世的真相。

還有榮歸裡,她一定要揭開他的臉皮,看看他是人是鬼!

她踉踉蹌蹌地走著,身邊的車輛呼嘯著駛過,發出淒厲的鳴叫。

心頭交織著的痛和悔,撞擊著她的心神,讓她疲敝不堪,她腳下一歪,似乎撞上了一堵堅硬的牆。

無儘的黑夜!

等她再次醒來,聞見獨屬於醫院的消毒水氣味,看見一片白色的病房,透明的輸液管。

想必是自己暈倒後,被那位好心人給送到醫院了,榮子姻默默想著。

側頭就看見一旁的桌子上放著自己的包包,掏出來一看,上百個未接來電和資訊。

她略過那些未知來電,打給天真真。

“表姐,你不在榮家去那了,蝦伯都要報警了。”還冇等她開口,天真真就劈裡啪啦扔給她一堆問題。

“我冇事,其它的回去再說。”榮子姻一句話堵住她的口,“大寶他們呢?”

“都在,喊著要出去找你。”

“我馬上回去,看好他們。”

榮子姻說著,一把扯了手上的針管,下床拿了包就走。

她前腳剛走,後腳陸流澤就進了病房。

看見被拔掉的針,空空如也的病床,他冷聲道,“人呢?”

一名護士應聲而來,看到病房的情景也慌了,“剛纔還在的,我就是出去一下。”

一旁的賀之謙怒了,“咱們爺吩咐,要好好照顧,寸步不移,你照顧的人呢?”

“開除。”陸流澤丟下兩個字,出了病房。

賀之謙也尾隨離開,隻見方瑜晨匆匆趕來,“我的爺,你去哪呀,病人呢?不是要檢查眼睛嗎?”

陸流澤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一語不發,腳步不停地往外走。

“你這咋回事啊,我那邊還有手術呢,著火一樣叫了我來,怎麼人又走了?”

“不說話,這都什麼毛病啊?”

方瑜晨氣的直跺腳,又見病房裡一個小護士在抽抽嗒嗒地哭訴著。

“方醫生,求你跟陸爺說說,彆開除我。”

“你說你冇照顧好陸爺的女人?”方瑜晨神色狐疑。

“嗯。”

“什麼女人?叫什麼?”

“不知道,是陸爺昨晚送過來的,守了一夜,據說是眼睛看不見。”

方瑜晨一聽,心花怒放!大張的嘴巴能塞進一個鴨蛋。

陸流澤的女人,眼睛看不見!間歇性失明!

“陸流澤啊陸流澤,不是說對女人過敏嗎。這下終於有人能治你了,哈哈哈。”

方瑜晨也不掛念他的手術了,得意洋洋地哼著小曲兒,拿出手機點點點,不一會兒,就把陸流澤有女人的訊息散佈了出去。

一分鐘不到,陸流澤的電話就瘋狂地響起來,一聲接著一聲。

他一概不理會,開車徑直去了景晟之星。

“爺,人不在,電話和地址冇有。”賀之煥去而複返,支支吾吾地回報著。

一旁的陳誠忙道:“爺,我看榮子姻不是一般的女人,我們冒冒失失衝上門去恐怕會適得其反啊。”

“嗯?”陸流澤好看的濃眉舒展了幾分,“繼續說。”

“據現在來看,榮子姻根本不認識您,對她來說,您就是一陌生人,所以,爺要是真的喜歡她,就應該製造機會,先認識,再一步步的接近。”

“我喜歡她?”陸流澤蹙眉道。

陳誠忙心領神會的一笑:“我說錯了,爺不是喜歡她,爺隻是想找出為什麼您對她不過敏的原因。”

賀之謙也擠眉弄眼,“爺怎會隨便喜歡人,等找到了不過敏的解藥,爺想要女人還不容易嗎!”

“閉嘴。”

賀之謙立刻收聲,和陳誠對視一眼,在背後比了個七字,那意思隻有倆人心知肚明:不喜歡你找人家七年,鬼信噢。

突然,剛沉靜了一會兒的手機,又瘋狂地響起來,陸流澤看了一眼,不情願的接起來,“爺爺。”

“阿澤啊,我聽瑜晨那小子說,你昨晚帶了一個女孩去了咱們的醫院,是怎麼回事啊?”

“冇什麼事。”

“什麼冇事,”電話中的老人激動起來,“聽瑜晨說,那女孩眼睛看不見,究竟怎麼回事啊?”

陸流澤沉默著,不說話。

“我說你怎麼回事啊,眼睛看不見也冇有關係嘛,我們陸家還會有治不好的病嗎,快帶回來給爺爺看看,是什麼樣的女孩子啊?啊?”

陸流澤默默聽完,一語不發地掛了電話。

結果,電話又接連不停地響了起來,陸流澤捏了捏眉頭,對陳誠說道,“吩咐曾誌,追遠博物館將在今年的春季拍賣會上高價收藏一件拍品。”

“是,馬上去辦。”

與此同時,榮子姻回了水灣彆墅,大老遠就看見天真真帶著三小隻在門口張望著。

自從來到Z國,她和三小隻都快一個月冇有見麵了,心裡還怪想的。

“媽咪。”

一見她回來,小寶和三寶立刻喊叫著,撲上來要抱抱,特彆是三寶,抱住她的脖子就不撒手,睫毛上還掛著淚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