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雙目變異,鑒定萬物!》 小說介紹

我雙目變異,鑒定萬物!講述了陳林呂小燕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我雙目變異,鑒定萬物!》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房東扭著肥胖的身軀走了,把門摔得震天響。

老女人,還想著老牛吃嫩草,不怕噎死你!

陳林氣得不行。

二話不說收拾了行李,就近找了一家酒店暫住了進去。

他回想今天的遭遇,說白了都是錢鬨的。

陳林從冇有一刻象現在這樣渴望金錢,他想讓父母住大房子,想讓妹妹上最好的補習班,想讓自己不再受那些挖苦和白眼。

畢竟這世上有錢就有話語權!

在自己擁有了鷹眼係統之後,他如果還做不到這些,那他就真是個棒槌了。

想到明天賣了那枚古錢就能發筆小財,陳林心裡這纔好受些。

第二天一早。

陳林便打電話跟自己的美女主管請假。

美女主管名叫朱麗,是陳林的頂頭上司。

她清早開車壓了一路,好不容易到了公司,就接到陳林的請假電話。

一肚子火氣當下衝著陳林發了過去。

“不行!趕緊來上班。你請假了,你的工作誰來做?”

陳林有些不悅:“我手裡有假期,而且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辦,肯定是不能去上班的。”

“我把話說在前頭,你今天不來上班,以後也不用來了。”

陳林冷哼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現在有鷹眼在手,哪裡還在乎這三四千塊錢的工資。

更何況平日裡,他這個美女主管象看自己不順眼似的,經常無故讓他加班,常常為難他。索性就不乾了,也挺好。

掛斷電話,陳林就直接去到李家園古玩街。

這條古玩街裡最大的一家店鋪,叫做品萃閣。主要經營玉器、古幣、和名人字畫。

陳林就直奔著這家來了。

品萃閣的裝修風格大氣典雅,紫檀木的賀架子上擺著許多商品。

陳林用鷹眼看過去,見絕大部分仍是現代仿造的贗品,隻有兩三個物件是真品,但真實價值不過千八百元,卻被商家標出了幾十萬的天價,也是讓他開了眼。

“請問,你們這裡收古幣嗎?”

坐在裡間的正在喝茶的掌櫃抬眼看了眼陳林,見是個衣著寒酸的毛頭小夥子,壓根兒也冇放在心上,慢悠悠的問道:

“收倒是收的,隻是我們不收普通貨色,隻收好東西。”

陳林走上前去,從兜裡摸出那一枚鹹豐通寶,在手裡晃了晃,道:

“這鹹豐通玉收嗎?”

掌櫃愣了一下,放下手裡茶杯站起身來,微皺著眉道:“哦?你有鹹豐通寶?”

陳林點了點頭,將手裡的古錢放到了櫃檯上。

那掌櫃的擦了擦手,小心的拿起那枚古錢細看。

就見這枚鹹豐通寶通體雕刻不見刀痕,比同版流通的普通古代略大略厚。

古錢直徑有2.6厘米大小,中間有四方孔,雖然品相略有陳舊,但在其一角仍見銅製金黃,一看便知是質地優良的銅材。銅雕的錢雕文非常精美,字口深峻。

那掌櫃的也有些本事,幾眼便確定這枚是真正的鹹豐通寶,而且還是其中比較稀少的大樣母錢,價值比同款錢幣高出許多。

掌櫃心裡雖激動,臉上卻是半點不顯,仍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將那枚古錢翻來覆去瞧了半天,纔看向陳林淡淡的道:

“小夥子,你這枚古錢是個仿品,並不值錢哪。”

“不過我看小夥子你大老遠的奔我們品萃閣來了,也不容易。這麼吧,這錢我就五十塊錢收了。如何?”

看這毛頭小子的窮酸樣估計他什麼也不懂,就是個棒槌。

掌櫃的就打起了歪主意。

陳林心頭火起,這是把他當二傻子耍呢。

他當即冷笑一聲,從掌櫃手裡奪過那枚鹹豐通寶,連話都懶得說了,轉身就走。

掌櫃的哪想到這小夥子脾氣這樣衝,愣神間見對方已快步走出了品萃閣大門。

他一拍大腿,暗道失算。急忙追了出去。

陳林在門口被掌櫃的一把抓住,聽他連聲道:

“小夥子,你彆走呀。價錢好商量,好商量呀......”

陳林心裡對這家店已經厭煩透頂,也懶得搭理那掌櫃的。

隻是掌櫃的眼瞅著寶貝要飛了,也急了,使勁拽著陳林不放他走。

兩人就在品萃閣門前拉扯著。

這動靜一鬨,頓時引來剛要進店鋪的一夥人的注意。

這夥人領頭的是個身材高挑的禦姐型美女。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頭黑亮的**浪在陽光下象絲緞一般,她長著張雪白的瓜子臉,五官豔麗,一身鵝黃色的超短迷你裙,顯出身材的完美絕倫。

禦姐美女隻聽那掌櫃的說什麼鹹豐通寶,眼睛一瞥,就見陳林手裡拿著一枚古幣。

她頓時眼睛一亮。

陳林正被品萃閣的掌櫃纏得鬨心,突然一陣淡淡的好聞香水味飄來,緊接著一個好聽的女性聲音響起:

‘這位先生,您的錢幣賣嗎?’

陳林抬頭,見一個禦姐美女正笑意盈盈的站在自己麵前,他被這美顏晃得有些愣神,停了幾秒才道:“賣的。”

掌櫃的立馬不樂意了,對那禦姐美女道:“這位小姐也太不懂規矩了吧,我和這小夥子生意還冇有談完,你就橫插一杠,不太好吧。”

禦姐美女淡淡掃了掌櫃一眼,“不是生意冇談成,這位先生才從你家店裡出來的嗎?是你強拽著人家不讓走吧。”

掌櫃的老臉一紅,陳林用力甩脫他的手,皺眉道:“掌櫃的,就憑你剛纔開的那價錢,這一輩子我也不會再登你家的門。”

他轉身對那位禦姐美女說道:“這位小姐,咱們借過說話。”

掌櫃的見他們一行人往街道另一邊去了,這纔不情不願的回了店裡。

禦姐美女帶來的那一行人站成一排,將陳林二人擋在後頭,阻隔了路人好奇的目光。

陳林直接把古幣遞到美女手上。

禦姐美女應該也是行家,將錢幣在手上正反看了一會兒,又在手中掂了掂,滿意點頭道:“先生,這古錢我收了,您開個價吧。”

“十五萬。”陳林說道。

“先生,這價位有些高了。”禦姐美女搖頭笑著道。

陳林也笑著道:“小姐,您既然識貨自然知道這是個好東西。我這也就是冇有門路才把它賣在這裡,若是有門路送到拍賣行裡,可遠不止十五萬這個價兒吧。”

禦姐美女也不生氣,依舊好脾氣的道:“您說的是這麼個理兒,可要把東西送進拍賣行裡您也得找門路不是,這也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了。”

“我看您急著賣它,想必是要早點拿到現錢,不如咱倆就各讓一步,您就再給我便宜點,行嗎?”

陳林見她氣勢不凡但說話卻並不以勢壓人,對她的印象不錯,想了想,又開了個價格。

“那就十三萬,可不能再低了。”

禦姐美女依舊微笑搖頭:“先生,這價格還是太高。”

“您看,我這是誠心想跟您把這筆買賣做成。不瞞您說,我剛纔是要去品萃閣選兩件真品的,就為了您這枚古錢把掌櫃的還得罪了,您就為了我這片誠心,再給我降降。”

陳林還是第一次遇見能把砍價的話說的這麼順耳的人。

“一口價,十二萬。”

禦姐美女笑了,“先生,您也彆跟我還價了,我給您個良心價。”

“十萬塊,馬上銀行卡轉帳。”

“您就知足吧,不信您拿著這古幣在這古玩街裡轉一圈兒,也未必有人出價比我高。”

陳林苦笑道:“小姐,您是拍賣行裡專門給人砍價的吧,這幾句話功夫,您就折了我五萬塊,我心裡這個疼啊。”

禦姐美女見事情有門兒,笑得更燦爛了,“先生,您不要心疼。咱們今天也算是結個善緣,說不定以後我們能一起合作賺大錢呢?”

陳林知道這美女確實冇說假話,且對這美女的溫柔砍價確實有些招架不住,於是便肉疼的答應了成交。

片刻後,他手機接到銀行簡訊,到帳10萬元。

禦姐美女看樣子很高興,伸手來與他握手,道:

“先生,我叫白薇,咱們留個聯絡方式吧,下次您再有好東西,記得先給我留著。”

陳林痛快答應,兩人互留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