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將軍聞言,臉上的怒氣不由得增添了幾分。

林七七此刻便冷笑了一聲:

“爹爹和夫人,還真是不分青紅皂白得將所有的錯都推在了我的身上!

整個林府誰不知我素來和兩位姐姐不合,怎麼兩位姐姐昨天恰好給了我一杯水,便恰好出了這樣的事情?

今日兩位姐姐又恰好掐著時間到醉香閣去捉姦,可真是巧的很!”

林七七一字一句,言語間不見絲毫畏懼。

林芳草這會兒看林七七的眼神絲毫不像是在看一個親生妹妹,反倒是像在看一個街邊乞丐一樣嫌棄。

“大姐,你怎麼明知故問,咱們的三妹平日裡不就最喜歡和咱們府上的家丁廝混了嗎?

今日跑出來和一個野男人廝混有什麼稀奇的,說不定是嫌家丁不合口味,出來換個新鮮的罷了!”

說話間,林芳草一雙眼裡的惡毒便又多了幾分,她今日就是要和大姐一同將這林七七治死!

不過就是一個丫鬟生的,連她這個庶女都比不上,憑什麼就幻想自己能做九王妃了?

林芳華、林芳草以及林七七三人都冇注意到,床上的男子在聽到林七七平日裡最喜歡同家丁廝混後,立刻將一雙拳頭攥緊。

所以這林七七對他用情絲纏,根本不是為了當什麼九王妃,隻是做了一件所有男人都可以同她做的事情……而已?

不知為何,想到此處後,東方澈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

林芳華和林芳草二人此刻死死的盯著林七七,生怕錯過接下來的什麼好戲。

而林七七隻是勾起了唇角,林芳華和林芳草是覺得她會羞愧的無地自容,然後一頭撞死在柱子上?

但,倘或她林七七連這樣的小場麵都拿捏不住,那她還當什麼頂級特工,乾脆直接退出組織回家養老吧!

於是冷笑一聲,林七七便十分慵懶的倚在床頭上,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很好看的弧度來。

“二位姐姐來的真巧,這男人我纔剛剛享用完,將我伺候的很舒服,十分受用,

若是兩位姐姐不嫌棄,我將他讓給你們也享用一番!”

說話間,林七七衝著二人輕佻眉頭,隨後又大大方方的站起身來,又拿了件衣裳披了起來。

而床上的男人,此刻不由得將一雙眼睛瞪大,腦海裡不斷地重複林七七方纔說的那番話。

將他讓給你們……

將他讓給你們……

所以這林七七,當真隻是看上了他的身子,所以用了情絲纏?

用情絲纏也就罷了,林七七竟然還能說出將他讓給彆人這種話?

這林七七,究竟將他當成什麼人了?

青樓裡的男性特殊工作者?還是和彆的男人毫無差彆的一個普通的男人?

一瞬間,東方澈的神色立刻冷了下來,一雙拳頭在此刻被捏的咯吱咯吱作響。

“你!”林芳草和林芳華的臉色立刻變得通紅,二人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卻氣的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明明是她們二人下的局算準了一定會治死林七七,可卻好像遂了這死丫頭的願一般,歪打誤撞竟遂了她的願!

說不定以後,這死丫頭還要倒打一耙在爹爹麵前裝委屈,將臟水潑在她們二人的頭上!

越想,林芳草和林芳華二人便越發的生氣。

片刻後,大小姐林芳華方纔惡狠狠的對林七七開口道:

“到底是丫鬟生的,大家族千金的禮義廉恥之心,你是半分也冇有!”

說話間,大小姐林芳華方纔撅起了嘴,一雙眼睛此刻也恨不得挑到了天上去。

“嘖,本王竟成了你們口中的野男人,不知禮義廉恥的人了……”

說話間,東方澈悠悠的歎了口氣,隨後慢慢的轉過身來,用一雙十分好看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著林芳華和林芳草姐妹兩個看。

下一瞬,林芳華當場石化,靖國九王爺東方澈!

怎麼會是戰場上屢戰屢勝,朝野上下威風凜凜,就連當今皇上都要給幾分薄麵,坊間更是有“活閻王”之稱的九王爺——東方澈!

她不是給林七七安排一個又老又醜的乞丐嗎,怎麼會變成九王爺東方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