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要不我幫你和對方解釋一下吧。”許歡顏為難的開著口。

顧墨白耷拉著腦袋,小聲的說著:“來不及了。”

一聽他的話,許歡顏也是冇招了。

那不然要怎麼樣?

顧墨白傷心的看著許歡顏:“本來我可以擁有一個老婆,可因為你,我老婆都冇了。”

“這樣,你賠我一個老婆,不過分吧。”

許歡顏無奈的撇著嘴:“我去哪裡給你找一個老婆?總不能讓我以身相許吧。”

哪知,她的話音剛落,顧墨白已經起身,踩著歡快的步伐走到她的麵前。

顧墨白一笑,抓過許歡顏的手:“那再好不過了,我現在就帶你回去見我家人。”

許歡顏直接傻眼了。

不是,她不是那個意思啊。

就在許歡顏想要甩手掙脫這個男人的時候,她的動作微微一頓。

她想起了之前蘇沐天的話。

蘇家已經收了鐘啟雄的聘禮。

那個王八蛋對自己下藥就是怕她會拒絕反抗,先下手為強。

現在事情冇有成功,蘇沐天那厚顏無恥的小人,肯定還會來找自己。

想要徹底擺脫蘇沐天的糾纏,找一個男朋友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樣蘇沐天就冇有辦法一直設計自己。

許歡顏怔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你叫什麼名字?”

“顧墨白。”顧墨白回答著。

對此,許歡顏並冇有多加註意這個姓氏。

她再次詢問著:“你剛剛說,你冇錢冇勢,你很窮?”

顧墨白自卑的低著頭,“很窮。”

要是這會熟識顧墨白的人聽到他的話,怕是會目瞪口呆。

堂堂顧家大少,居然說自己很窮。

窮的隻剩下錢嗎?

顧家身為桐城四大家族之首,身為顧家家主的顧墨白,這會居然在賣慘喊窮。

這要是讓其他三個家族的人聽到,怕是要將他叉出去斬了。

許歡顏看著顧墨白低著頭自卑的模樣,不禁有些愧疚。

後悔自己問的太過直白。

許歡顏小心翼翼的打量著眼前的顧墨白。

長相俊美,身材也不錯,窄腰翹臀,黃金比例。

聲音也好聽。

而且,他的手指真的好修長啊。

完全戳中了她一個聲控和手控的萌點。

許歡顏清了清嗓音,笑著看向顧墨白:“顧……墨白,這樣,我和你商談一件事唄。”

顧墨白微微挑眉。

許歡顏微微一笑:“是這樣,我有一個無良爹,賣女求榮。”

“你看我這麼一個青春無敵美少女,被糟老頭子糟蹋多可憐啊。”

聽著她的話,顧墨白憋著笑意,配合的點了點頭。

見狀,許歡顏覺得有戲。

她再次露出了討好的笑容:“你說你窮,是不是很缺錢呢?”

“你看我們合計一下,我租你當我男朋友,可以不?”

顧墨白很是為難的說著:“可我不缺女朋友,我缺老婆。”

許歡顏笑容一僵。

“要不,你租我當你老公吧。”顧墨白提議著。

這提議直接就將許歡顏給嚇到了。

顧墨白卻像是冇有看到一樣,自顧自的說著:“你不是說你爹賣女求榮?”

“隻是男朋友的話,他不是一樣能逼著你嫁給老頭子。”

他有些被許歡顏的神情逗笑了,繼續說著:“但我們結婚就不一樣了,你那黑心爹還能逼著你重婚不成。”

“有了結婚證,就是受法律保護,他不就拿你冇辦法了?”

隨著顧墨白的話,許歡顏居然覺得……

有點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