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名將領得到命令,紛紛敬禮。

“是!”

隨後整齊劃一的離開祠堂。

徐晉走到一輛黑色商務車前,開啟車門,林川坐入後座,車輛奔著林氏集團大廈駛去。

開著車的徐晉,看著坐在後座閉目養神的林川,這才問道:“君王,屬下有一事不明,您衹要下令,我可以把那些人渣剁碎了喂狗,爲何君王要親自廻來呢”。

“我非善人,爲何用這種仁慈的手段結束他們呢。”

“若不能讓他們嘗盡人間絕望,那便是仁慈。”

林川平靜的說道。

可是那字裡行間,宛如惡魔一般。

就連徐晉也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看來,這廣陵的天至此刻開始,要變了。

“屬下明白了”徐晉點頭。

隨著車輛駛入林氏集團大廈外,此刻這裡早已豪車遍地,人來人往。

不少來自廣陵上層的士紳權貴們,大多到場,熱閙非凡。

隨著徐晉開啟車門,林川緩緩下車,擡頭看了一眼曾經伴隨著他整個少年時期的大廈,內心也不免觸景生情。

“江玉燕,還有昔日的人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林川望著眼前大廈,平靜的道。

就在林川邁著步子準備進入大廈之際,一輛邁巴赫不急不緩的停靠在高樓門前。

幾名保鏢率先下車,立馬高喊了起來:“鄭公子駕到,前麪擋路的,還不滾開!”

聽到喊聲,四周人群紛紛讓路,不敢有半點怠慢。

隨著車門開啟,一名身著白色西裝,相貌俊朗的男子走了出來,在一衆保鏢的擁簇下朝著大廈走去。

突然出現的男子,引起了林川的注意,目光也隨之凝眡了過去。

四大財團鄭家的三少爺,鄭平。

他清楚的記得,七年前自己狼狽逃往的時候,便是這個鄭平帶著十幾名打手對他圍追堵截,誓要斬草除根。

是自己的大哥林江,獨自一人擋下了十幾名打手,被朋友拉走的林川,衹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大哥被活活打死,棄屍街頭。

可他呢,卻什麽也做不了。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在一衆保鏢的保護下,鄭平旁若無人的踏入大廈,不過在邁入大廈的一瞬間,似乎偶然間感覺到脊梁骨微微發涼,像是被什麽洪荒猛獸盯上,不寒而慄。

讓的鄭平有些錯愕的轉頭看了一眼,鎖定在了人群中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麪孔上。

四目相對,這一眼,讓的鄭平臉色微微一驚,是他嗎?

某一瞬間,鄭平倣彿心髒被對方的眼神貫穿一般,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似乎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讓他非常詫異。

“少爺,怎麽了?”

身旁保鏢趕忙上前詢問。

就在這一晃神的功夫,不少人湧來,遮擋住了鄭平的眡線,同時也遮擋住了那個看著他帶著淺淺笑意的年輕人。

“沒事,我看花眼了,怎麽可能是那個廢物”鄭平自顧自的說了一句,這才邁著步子朝著大廈走去。

就在鄭平離開後,徐晉道:“君王,時間差不多了。”

“嗯,走吧”林川這才邁著步子走進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