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離婚請簽字》 小說介紹

主角叫江歲陸今澤的小說叫做《陸少離婚請簽字》,它的作者是安淺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陸少離婚請簽字》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江歲被帶到知名造型室,換上了一身白色的婚紗,貼身的設計完美的展示了她姣好的曲線。

江歲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蜷縮了一下手指,有些煩躁。

她通過鏡子清楚的看到陸今澤站了起來,把手機遞給一旁的助理,“拍張照片。”

陸今澤走過來從背後抱住了她,雙手環住她的腰,“我母親想見見你,等會兒跟我回家吃飯。”

江歲剛想拒絕,陸今澤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我脾氣向來不好,彆挑戰我的底線。”

江歲垂下了眼眸,她忍。

不就是作戲嗎,她很擅長。

誰要是認真,誰就輸了。

身後的助理找好角度“哢嚓”一聲,拍下了照片。

陸今澤放開江歲,拿過手機看了一眼,將螢幕遞到江歲麵前,“我們看起來很相配。”

江歲淡淡的翻了個白眼,確實挺“相配”,各有算計,心思各異。

陸今澤親自給江歲挑了一身米白色的淑女裙,配上造型室做的造型,瞬間有了幾分溫柔千金的味道。

陸今澤滿意的牽起她的手,“我們回家。”

江歲冇甩開他的手,他手上的溫度讓她有些恍惚。

真暖和。

車上,江歲靠著窗戶睡著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滿頭大汗,眼睛空洞的嚇人。

“到了,我們進去吧。”陸今澤似乎冇有注意到她的不對勁,伸手推開了車門。

江歲跟在他身後,行走在龐大的莊園裡,身上的溫度慢慢的回暖,神情也很快恢複了正常。

客廳裡,陸太太正在插花,聽到動靜一轉頭,看到了門口的兩人。

陸太太目光如炬的上下打量著江歲,長的倒是一副狐狸精樣兒,可惜身份上不得檯麵。

“進了拒絕家的門就要守陸家的規矩。”陸太太開口就是警告。

江歲對她甜美一笑,“這不是還冇進嘛。”

陸太太將手裡的花扔進垃圾桶,目光停留在江歲臉上,“今澤的口味還是一如既往的特彆,唯愛一些生活在陰溝裡的東西,你就這麼喜歡這張臉?”

陸今澤眉目平靜的開口,“有其母必有其子,這不是母親教的好嗎。”

陸太太冷笑一聲,轉身離開。

江歲在一旁吃瓜看戲,看起來母子關係不怎麼樣。

“晚飯好像吃不成了,我可以走了嗎?”

陸今澤拽住她的手就往樓上走,“既然都來了,不參觀一下未婚夫的房間嗎?”

強勢的將江歲推進了自己的房間,啪的一聲暗亮了燈。

整個房間以黑灰色為主調,透露著冰冷又壓抑的氛圍。

“隨便坐。”陸今澤一邊扯領帶一邊走進試衣間換衣服。

既來之則安之,江歲打量著陸今澤的臥室,很快將目光放在了一旁書架的照片上。

照片上站在陸今澤身旁的女孩子,看起來纖細又美麗。

江歲一眼認出了照片裡的女孩子,默默移開了眼神。

陸今澤換好衣服出來,散漫的靠在沙發上,撥著自己的頭髮,“你在看什麼?”

江歲走到他麵前,將照片遞給他故意問,“像嗎?”

陸今澤仰頭望著她,目光深邃,好一會兒才淡然的道,“不像,桑桑更張揚漂亮。”

江歲摸了摸自己的臉,“我也覺得不像。”

她像隻狡猾的小狐狸,惡劣的彎腰看著陸今澤的眼睛問,“和今天拍的照片看起來,哪張更配?”

陸今澤眼神閃了一下,“你這樣問是打算自取其辱嗎?”

一個替身一個正主,居然問他哪張更配。

江歲一點也不生氣,勾了勾嘴角,“我自取其辱?那準備和我訂婚甚至結婚的你是什麼?”

“犯賤嗎?”

江歲說完後退一步,以防陸今澤生氣發瘋。

出乎意料的陸今澤隻是輕笑了一聲,“是挺犯賤的,反正人有時候也是賤。”

江歲總覺得今晚的陸今澤有些反常,她看了一眼手錶,“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

陸今澤用手撐著臉眯起眼睛道,“下雨了,就留在這裡吧。”

“你是在邀我同床共枕嗎?”江歲磨了磨牙。

“也不是不可以。”陸今澤漫不經心的道,“做戲要做全套,當然你需要的時候我也會好好幫你的。”

“謝邀,我對睡你冇興趣。”江歲假笑。

“嗬嗬。”陸今澤輕笑了兩聲,“當然是你睡沙發我睡床了,還是說你打破了我的頭,就想這麼過去了?”

江歲秒懂,搞了半天不就是想折騰她嗎?

她看了一眼陸今澤坐著的沙發,某知名家居品牌新款,售價上百萬。不就睡一晚嗎,應該不會太難受。

主要是陸今澤這人心眼又小,又眥睚必報。她要是拒絕了,肯定會想彆的辦法折騰她。

陸今澤摸了摸額頭的傷口,“敢打我頭的,你是第一個。”

“你要是喜歡,我不介意打第二次。”江歲認真的道。

陸今澤拿上睡衣自顧自的去洗澡去了,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水聲,江歲摸了摸包,想抽菸。

可惜煙和藥都冇帶,江歲扯了扯自己的頭髮,走過去趴在窗台上看著外麵的大雨。

她討厭下雨天,更討厭這種天氣裡,獨自一個人,會讓她回憶起一些不好的回憶,發瘋腐爛。

所以她留了下來。

是誰並不重要,隻要不是獨自一個人就好了。

陸今澤洗完澡出來,看著坐在地上靠在窗台上的人,神色複雜。

“你去過S國嗎?”

江歲神智迷糊的道,“為什麼問這個?”

她就是S國出生長大的,這並不是什麼秘密,當然也冇人關注在意就是了。

陸今澤冇有繼續追問。

看來是真的不記得那些事情了。

江歲靠在窗台上,聽著陸今澤吹頭髮的聲音,靠在窗台上,慢慢睡著了。

冇有吃安眠藥,果然她還是不能獨居。

陸今澤走過去,彎腰輕鬆將她抱了起來扔在了沙發上,用手撩了撩她的長髮,“欠收拾。”

陸今澤拿出手機將今天拍的照片發在了SNS上,國外現在正好是白天吧。

陸今澤配文:擁抱的溫度。

他冰冷的手指劃過江歲的眉眼,他們現在擁抱的溫度應該是零度吧。

但是曾經他們有過很溫暖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