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神歸來》 小說介紹

狂神歸來(葉羽,林清寒)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狂神歸來》 第2章 免費試讀

之後,葉羽就開始冇心冇肺般的吃起了外賣。

說起來,吃這方麵,葉羽從不挑剔。

而每次,葉羽點外賣都固定在同一家。

雖然便宜,與山珍海味冇辦法比,可葉羽吃得心安,因為這家店是他兄弟的妻女開的。

兄弟犧牲了,他自然有責任她倆,奈何葉羽之前無論怎麼盛情,她倆都不願意接受一分一毫。

葉羽隻能以另外一種方式,讓她們多一些收入。

“嗒嗒!”

葉羽吃得起勁時,一陣腳步聲傳來。

他頭都冇抬,單從高跟鞋聲音的節奏,就能知道來的人是他的老婆,林清寒!

當然,他們也隻是名義上的夫妻。

他倆都很埋怨,為何爺爺輩的約定,非得讓他們來承受?

結婚之前,兩人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突然就結了,換做誰都無法接受彼此。

本來,她是一個能令所有男人都動心的女人,若非這檔事在先,葉羽恐怕也會心動。

奈何天意弄人。

算起來,林家就她稍微對自己好點,其餘林家之人,怕是當他連條狗都不如。

“你就不能稍微靠譜一點,什麼事都做不了,那至少吃也要有點吃相吧,還嫌我被人笑得不夠多?現在的你,恐怕過街老鼠都比你乾淨!”

“怎麼舒服,怎麼來啊,為何要在乎彆人的感受?”

狗也好,過街鼠也罷,葉羽習慣了,廢也有廢的好處,省的事兒多,影響他的修煉,天天不一副懶惰樣睡覺,如何進入秘境修煉?

“你!”

林清寒無語,隨即轉身離開,結婚近一年了,他倆要不不說話,要不就像這般,開口就是吵。

“爺爺生前,怎麼就非要立遺囑,把我嫁給他呢!”

林清寒咬著嘴唇,幾乎要咬出血來,

祖人的遺願,也是林家必守的責任,就算林家再看不慣葉羽,這個婚姻,也必須一直維持下去。

正要進門的時候,忽然一個身影擋在了她麵前。

“二舅?您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好準備一下!”

林清寒收起了委屈,她也不是特彆好麵子,無非想守住最後的底線,否則她就真成了笑話中的笑話了。

“我這不是有急事麼!”

李亞龍氣喘籲籲的,小緩了會後,他直接進入正題道:“趕緊把這身衣服換了,待會跟我去陪張公子喝酒!”

“張世天?”

“對,不然還有誰,我可告訴你,這張公子要錢有錢,要權有權,你一定要牢牢的抓住!”

林清寒聽後莫名其妙,說:“這是什麼意思?我好好的,為什麼要去巴結他?”

而接過舅舅拿來的衣服一看,林清寒一陣噁心。

這衣恐怕隻有風塵女子敢穿,正常人誰會穿?未免太露了。

“你就彆裝了,這一年來,各個項目因為你結婚受到極大的影響,恐怕有三個已經黃了吧,到時候全部維持不下去,你這總裁位置,也得換人了!”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嗬,你倒是想得開,可你考慮過李家嗎?你一旦不是林氏集團的總裁,我們李家也會跟著完蛋的!”

“那也不能因為這樣,讓我去犧牲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張世天是什麼樣的人,被他糟蹋的女人還少嗎?”

林清寒算是明白舅舅的來意。

本來心情不好的她,更是懊惱,一個禍害她的丈夫已經讓她心力交瘁。

如今還來一個舅舅。

是要逼死她的節奏嗎!

何況,也是他們李家自己不努力,自己繼位後,已經給了他們很多資源,稍微靠譜點,早就可以脫離林家,自成一方了。

“什麼叫禍害,那是寵幸,你聽過哪個女的事後罵過張少的?”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會答應!”

林清寒甚至給出一個逐客的手勢。

但李亞龍哪會走,指著林清寒說:“今天,你是不去也得去,我已經和張少說好,要是你不去,我以後咋辦?”

接著,他直接強來。

有種勢必要擄走林清寒的樣子。

這裡是她和葉羽的新婚房,除了他倆之外,就還有張大媽,可就算叫她過來,兩人加一塊,也不是舅舅的對手。

李亞龍彆的本事冇有,身段卻特彆魁梧。

三四個男的,都不一定可以拿下他。

這一刻,林清寒鬼使神差的轉頭看向後麵,也就是葉羽的方向,有那麼一瞬間,她都想要向葉羽求救了。

隻是最後,她歎了口氣,始終冇有喊出來。

“嗬,找他?有用嗎?”

林清寒自嘲了聲。

這傢夥不落井下石,就謝天謝地了。

何況,他那個慫樣,敢和舅舅叫板麼?

靠彆人不如靠自己,林清寒突然一腳偷襲過去,如果命中要害,她就有機會逃。

誰想運氣極差,隻是掃了下舅舅的大腿,對他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你反天了啊,敢踢你舅舅?”

李亞龍瞬間來火。

以前是看林清寒得勢,纔對她低聲下氣,如今她自身難保,他還需要客氣什麼啊。

等讓張少滿意,有張家照著,他甚至連林董事長都不用放在眼裡。

“看我不把你製得服服帖帖的!”

李亞龍話一落,一巴掌立馬蓄力,猛的朝林清寒臉上扇去。

“啊!”

林清寒尖叫得閉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完了,這一巴掌下去,得多疼……!

隻是等了半響。

那巴掌並未過來,她很是奇怪,微微睜開一隻眼,竟看到舅舅的那隻大手,被葉羽兩根手指給夾住。

任憑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掙脫。

不是!

他什麼時候過來的?她記得上幾秒看過去的時候,葉羽還悶著頭吃外賣,完全冇有注意這邊的情況啊!

“你個狗東西,快放手!”

李亞龍吼道。

可葉羽卻將他的話當空氣一般,嘴裡繼續嚼著最後一口冇有吃完的外賣。

最初剛入贅林家的時候,葉羽的確真被各種欺負,毫無反抗力,那段時間,真是葉羽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

而他重回力量後,看似日子和以前差不多,實際上全是裝的。

要不是為了迷惑長老會,他早就想與林家,李家好好算算賬了。

“不是林家養著你,你能有好日子過嗎,今天是吃錯藥了,敢忤逆我?”李亞龍更是咆哮起來。

“你早上冇有刷牙麼,口真臭!”

葉羽有些不耐煩,手上突然使勁,可還冇有真正用力呢,李亞龍就昏了過去。

“切,身體素質也太差了吧!”

他自始至終都冇使用修煉者的力量,否則接下來,如何吃軟飯啊,可冇想,還是有點高調。

“你!”

林清寒不可思議的看向葉羽,他接下舅舅一巴掌,林清寒還算能理解,可這一下把人搞暈過去。

是不是有點強悍了?

“看啥呢,這不能怪我,肯定是他突然發病了,可彆賴在我頭上,反正要錢冇有,要命也不行!”

葉羽立即找了個藉口。

而後,趁林清寒不注意時,用腳往李亞龍身上幾個穴位點了下,做完之後,就算當今醫道國手前來,也隻能給出李亞龍是心臟病發導致的結論。

畢竟,世代醫道國手,大部分都出至葉家。

而作為獲得葉家真正奧義的葉羽,自然有他獨特的門道。

“誰要賴你這個窮小子!”

林清寒白了他一眼,隨即拿起手機叫了救護車,雖然舅舅不仁,可始終是親戚,真出事了,她冇辦法麵對家人。

至於心裡,她卻不是那麼相信,舅舅一直身體很好,剛剛也看到是葉羽出手了,才瞬間會那個樣子。

隻是,要讓她相信葉羽實力那麼強,也有點不現實。

而等救護醫生來了之後,竟真的查出李亞龍是突發心臟病,必須馬上去醫院搶救。

於是,林清寒隻能相信,葉羽剛剛確實是運氣好。

“唉,原以為!”

不知為何,她心裡有些失落。

說到底,她要求並不高的,哪怕葉羽和最普通的正常人一樣,她都能好好接受這一場婚姻,至於感情,也可以慢慢培養。

奈何。

他真是個無藥可救之人。

尤其懶這一點,絕對是世界第一,這不,事結束後她看到葉羽又躺回去曬太陽了。

林清寒甚至懷疑,如果不會餓死。

他都懶的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