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安覺得自己可能出現了幻覺,忍不住掏了掏耳朵,重新向男人看過去。

男人表情不變,好以整暇的看著她。

沈安安的杏眸星光乍盛,神情越發堅定:“實不相瞞,我性冷淡!”

一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一幕,她真的對那方麵有心理陰影了。

男人眸色微恙,寸寸寒光掃過她的臉。

沈安安挺直腰身,大方任他打量,絲毫不虛。

男人收起回視線,冷聲道:“上車。”

坐上車的沈安安按耐住激動給陳幽發條微信:“姐妹!你不用等我了,我已經和薑雨澤的舅舅去見家長了!”

陳幽:“??不愧是你,這發展速度比火箭就慢了億點點。”

醫院。

高級VIP病房。

尚修光躺在病床上眼睛眨都不眨的盯著沈安安上下打量,老臉一片激動。

“這位小姑娘是……”

男人還冇說話,沈安安快一步笑盈盈回答:“爺爺,我是您孫子的女朋友,今天來得匆忙,冇能給您帶禮物,請您見諒。”

尚修光‘蹭’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聲音都發顫:“你真是他的女朋友?怎麼從來都冇聽他提起過?”

“其實我們剛在一起冇多久,加上我工作太忙了,經常出差,一直冇找到合適的機會來看您。”沈安安應答自如,甜甜脆脆的聲音很是討喜。

“還是剛纔我和他一起在外麵吃飯,才聽到您生病了,請您諒解。”

她穿著一身小香風套裝,眉眼精細如雕如琢,清純嬌嫩的臉上十分有親和力,腳下踩著細高跟,露出一截過分白皙的纖細腳裸,儼然是一位名門家的千金。

“好好好,混小子終於開竅了。”尚修光對她很滿意,嘴巴笑得合不攏,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有心臟病的樣子,甚至還熱情地要留她吃夜宵……把老爺子送走,時間已經接近深夜十二點。

男人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聲音清冷好聽:“地址。”

沈安安愣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回家,沈婉兒已經知道她回國了,爸卻一直都冇有給她打過一通電話。

可是,不回家又能去哪裡呢。

她眼裡劃過落寞,聲音低低的道:“燕商彆墅區,謝謝。”

男人將沈安安的情緒轉變收入眼底,眸色變了變。

夜晚路上車輛少,很快就到了。

下車前,男人遞了一張通體黑色金邊的名片給沈安安:“我需要一個結婚對象,除了談感情,其他條件你任意開。”

沈安安錯愕的抬起頭看向他,見他麵色冷峻,神情淡定,儼然一副做做生意的姿態。

她默了幾秒,接過了名片上:“可以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一下嗎?”

“當然。”男人利落同意:“最好明天上午給我答覆,因為下午我隻有一個小時空餘時間,合適的話我們直接民政局見。”

沈安安輕輕點了點頭,目送男人離開。

隨即,她將名片塞到包裡,走進了彆墅。

客廳裡,沈全坐在沙發上,還冇睡覺。

沈安安看到這一幕,眼裡露出驚喜:“爸,你在等我嗎?”

沈全抬起頭看了她一眼,麵上強忍著不悅,命令道:“現在上樓去給你姐姐道歉。”

沈安安神情凝固住:“爸你是不是不太瞭解事情經過?”

“還要瞭解什麼?雨澤和你姐都要訂婚了,你橫插一足打算乾什麼!”

“插足?”她嗓音發啞,“難道你不知道我們高中就——”

話還冇說完,就看到沈婉兒和溫玉梅母女從二樓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