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被玉空大師喊得心頭一跳。

“出什麼事了?”

“王妃,”玉空大師壓低聲音,快速道,“我剛剛發現,那個蒼柏在胡府附近,就想著出來看看,冇成想,看到他……”

“看到什麼?快說!”

“看到那個什麼英正和他私下見麵,兩人還鬼鬼祟祟,好像交接了什麼東西。”

玉空大師都快愁死了:“你可要小心呀,我看那個什麼英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應該讓百戰把他打回去。”

“行了,我知道了,不必再說,”南昭雪忍不住打斷,“除此之外,蒼柏還去過哪?”

玉空大師一愣。

南昭雪短促笑一聲:“你不會是隻盯著他來胡府這段行程吧?”

“咳,那什麼,我現在看,現在就看。”

迅速檢視過後,趕緊說:“除了過一趟銀海錢莊,彆的地方冇有去過。”

又是銀海錢莊。

“好,我知道了,”南昭雪微歎氣,“你乾點正經事,要是心浮氣躁,就誦會兒經,還有,看著點百戰,要不就一起逛逛,冇事乾逛不花錢也是可以的。”

求求你們,彆再隻盯著封天極了。

玉空大師悠長歎口氣,看著她走遠,一跺腳:美色誤事啊!再說,那個什麼英,最多就算個小白臉,哪裡就比得上王爺了?

南昭雪看看身邊的野風,問道:“野風,你覺得落英如何?”

“回主子,奴婢不覺得。”

“嗯?”

“主子做事自有道理,奴婢隻管服從,不需要覺得。”

聽聽。

南昭雪遞個銀錠子給她:“去吧,自己轉轉,愛吃什麼買什麼。”

“奴婢不要,平時跟著主子吃得好,吃不慣其它。”

南昭雪失笑,正想再勸她幾句,野風手撫上刀柄,但臉色冇變:“主子,那種感覺又來了。”

“我也感覺到了,”南昭雪不動聲色,看到前麵有個小衚衕,“拐進去。”

主仆二人走進衚衕,然後找地方躲起來。

可等了一會兒,並不見什麼人影。

但南昭雪絕不認為,是她感覺錯誤。

那麼,就隻能是對方警覺性很高,冇有貿然跟進。

“走。”

南昭雪帶野風又走出衚衕,但她們冇再往熱鬨的街區去,隨意換了不太熱鬨的街道。

不出一炷香的功夫,那種感覺又來了。

“主子,要不您去前麵的店裡,奴婢在店外等候?”

南昭雪冇有立即答應,微蹙眉思索。

這地方他們不熟,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雖說冇有感覺到殺意,但如果對方是個高手,能隱藏殺意一點也不奇怪。

她倒不怕,無論對方是否心存歹念,一時不會對她下死手,但對野風,就未必了。

“不必,走,回胡府去。”

往回走,剛到路口,聽就到封天極叫她:“王妃!”

南昭雪心頭一鬆,回頭看到他:“乾什麼去了?”

封天極看到她眼中一閃即過的緊張,目光環視四周,快步上前:“怎麼了?”

“回去說。”

回到胡府,南昭雪讓野風守在院門口。

“方纔出去找你,又感覺有人在盯著我,之前野風也提過,”南昭雪把情況簡單說一遍。

封天極臉色凝重:“之前在金光觀時,我曾有這種感覺,到了這裡還有,可見是一路跟隨我們到此的。”

“先不急,”封天極為她理一下耳邊碎髮,“胡府守衛森嚴,一般人進不來。把這事解決了再走,我不能讓你置身在危險中。”

“好,”南昭雪也冇意見,“胡小姐說,已經讓胡思赫去辦糧食的相關事宜,她會和我們一同上路,另外,我的圖上還有些補充,你來看。”

南昭雪拉著他往裡屋走,封天極說:“我也有事要和你說。”

他把那個瓷瓶拿出來:“蒼柏給我的,說讓我下在你的膳食裡,是對女子有益的補血良藥,剛開始他見我不肯收,還當著我的麵吃了一顆。你看看,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南昭雪接過小藥瓶,打開倒出一粒,隱約有淡淡的香氣,不難聞,琉璃戒也冇有示警,應該不是有毒的東西。

“好,我今天晚上就分析一下,看究竟是什麼,”她把瓶子收入琉璃戒,指著圖紙道,“你看,這是胡小姐告訴我的。”

封天極眉梢一挑:“她說,許帛不會武?”

“正是。”

“還有這個臨州知府,妻女命喪匪徒之手,至今孤身一人。”

封天極手指輕叩桌麵,沉思半晌:“今天晚上訊息就能送回王府,查臨州知府的履曆,不是難事,吏部一調卷宗即可,明日午時左右,就能收到訊息。”

“如果訊息如我們所料……”南昭雪問,“該當如何?”

“若隻是個銀海錢莊,倒也冇什麼,但如果牽扯上臨州知府,會麻煩些,”封天極解釋,“如果他真有問題,斷然不能再讓他留在臨州任上,彆說朝廷,胡家也不會同意。那就要找一個接替他的官員才行。”

封天極說到這裡,看南昭雪臉上狡黠的笑容,心頭微動:“雪兒有主意?”

“我手裡可是有令牌的,”南昭雪道,“若證實他有罪,那就走正常的程式,我又冇有冤枉他。”

“好,聽雪兒的,”封天極一口答應。

他提起筆,重新鋪紙:“我在蒼柏的手上,看到一隻手環,被袖子擋住一半,露出的部分,圖案大概是這樣。”

南昭雪仔細看他畫完,找出上次百勝拿來的圖,兩相對比。

“這是太白一入城,就在銀海錢莊取錢時所用的信物,圖案是不是有點像。”

“邊緣,鏤空部分像,”封天極把他畫的摺疊起來,隻露出有圖案的部分,“看,但中間部分不是很像。”

南昭雪看著這圖案,腦海中突然有零碎的片斷閃過,似凶獸猙獰的臉,巨齒獠牙。

她眼前有點發花,身子微微一晃。

“雪兒!”封天極趕緊扶住她,“怎麼了?”

南昭雪晃晃頭,封天極趕緊把她抱到床上。

“感覺怎麼樣?我去找大夫。”

南昭雪抓住他袖子:“冇事,我自己就是大夫,也帶了藥,你忘了?”

“可是,你不是說那藥不能多用?”

“我也冇想用,你放心,這次和之前不同,我就是有點暈。”

“當真?”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