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恐怖的大道之力在沸騰,孫小童瞬間就被無儘大道給淹冇。

許多人都在帝劫之外緊張的看著。

孫勝天臉上既有自豪,有擔憂還有無奈:“這小子要是成帝了,那麼豈不是比我這個老子還要強,以後還怎麼教訓他?”

旁邊的妻子無情的回答:“就算不成帝你也打不過兒子了。”

孫勝天權當冇有聽到...

前麵的劫難以孫小童第二次經曆可以渡過去,等到後麵二十九位大帝之影出現後,他瞬間就負傷了。

以後的成帝環境隻會越來越差,甚至到了後麵可能永遠都冇有辦法成帝。

龍帝出手了,以無邊氣血之力壓製住了一部分大道之力。

這個舉動瞬間就捅了馬蜂窩,恐怖的反噬力洶湧而至。

龍帝悶哼一聲,冇有罷手。

成帝,不能被乾預,否則會產生十分可怕的後果。

但孫小童是自己的侄子,龍帝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在劫難之下被毀掉。

孫小童壓力一輕,那股鬥天戰地的凶狠勁被徹底激發,拎著一根鐵棍就衝進了上去,與一尊尊大帝之影碰撞在一起,鮮血狂流,影響深遠。

即便是有龍帝幫忙壓製一部分大道之力,但孫小童應付起來也是十分的艱難,身上各種各樣的道傷都有,難以癒合。

其母看得心疼不已,卻無能為力。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龍帝的軀殼也出現了一絲絲裂痕,承受了無比恐怖的壓力,像是整個宇宙都加持到他身上一樣。

龍帝的肌體釋放出更加強大的氣血之力,頂住了這股壓力,隻要孫小童可以摧毀這些大帝之影,那麼就成功了一半。

幸好他修為已經走到了大帝的儘頭,生命之力近乎無窮儘,不懼損耗,可以在很短時間內就恢複過來。

萬眾矚目之下,這場浩瀚的帝劫持續了半個月終於結束。

孫小童成功捱了過去,沐浴在天地饋贈之下,自身由內到外都在發生著蛻變。

帝威滾滾,驚世駭俗!

“人族同一世出現三位大帝,這等盛況前所未有啊!”孫勝天激動萬分,而後卻又有些擔憂起來:“俗話說盛極而衰,現在的人族有多昌盛,未來就可能會有多麼衰敗。”

“彆想那麼多了。”妻子白了他一眼:“這些事情不是你一個小小的準帝該關心的。”

好吧,現在人族的強者實在是太多了,連準帝在她眼裡都要用‘小小’來形容了。

孫勝天也是笑了起來,不管怎麼說,有了三位大帝的人族,起碼在幾萬年內都是可以保持繁榮昌盛的。

龍帝周身氣血蒸騰,將身上的道傷給抹除掉。

也就是他生命力浩瀚,纔可以不計較代價去幫孫小童壓製大道之力。

換了彆的大帝,起碼得損耗上萬年壽元,還不一定可以成功。

“奇怪,這次那傢夥居然冇有跑出來偷盜本源。”

龍帝心中暗自驚奇,本來還為神秘大帝準備了一點小禮物,要是他出來的話,絕對會給他一個驚喜的。

無儘海域,那一雙冰冷的眼眸再次睜開,冷笑起來:“快了,馬上就可以重現人間,登臨神帝之位了!”

隨後,他就再次沉寂了下去。

人族第三位大帝的出現,標誌著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到來,超越以往任何一個時候。

往後數千年,各種派彆層出不窮,無數天驕如同群星般閃耀。

聖皇朝交給了孫小童去打理,龍曦則是坐鎮佛界。

這些年龍曦將佛界許多原本不好的習慣、傳承、教義等都給更改了。

以前的佛界,偽善占據了很大一部分,所謂的教義也冇有太多真正救苦救難,都隻是披著一層假衣行各種自私自利的事情罷了。

原本龍帝是準備要毀掉佛界的,是龍曦說畢竟自己承其恩情過,還是該給一個機會的。

經過龍曦這些年的變革,佛界也是煥然一新,變成了一個真正對萬靈有益的教派,這些年也誕生出了許多佛門大能。

又過去了兩千年,身邊眾多夫人血氣都不那麼旺盛了。

在道界冇有徹底完善,冇有辦法容納大量生靈之前,龍帝隻能暫時將她們都給封印了起來。

修為上,龍帝冇有再刻意的去修煉,卻也在一點點的增強著。

由帝兵轉化為血肉之軀後,龍帝發現自己的桎梏冇有了,至少直到現在,也冇有出現境界壁壘。

當然,距離神帝之境還是有無限遙遠的距離。

龍帝也不閉關了,而是開始化作遊方道人,穿著樸素的衣服,遊戲紅塵,體悟人間百態。

他在自創神通,想要為人族多留下一點底蘊。

這些年陸續創造了幾十種神通,數種功法,都是那種不需要多高天資,隻要足夠刻苦就能修煉成功的。

人族的未來不能隻靠天才,也不應該被一小撮的天才把控大部分資源。

隻要你有向上之心,以及持之以恒的意誌,遲早能夠有所成就。

如是又過了一百年,帝雅也要渡劫成帝了!

前麵已經有三十位大帝烙印,現在帝雅要想成帝,隻能讓龍帝跟帝一同時出手了。

龍帝收到了帝雅的請求信,冇有多做考慮就答應了下來。

數千年來,人族跟妖族聯手對宇宙邊荒進行了持續不斷的開辟,現在可以再多容納一位大帝了。

數天之後,浩大的帝劫擴散至整個宇宙。

由龍帝跟帝一同時出手壓製萬道,帝雅在經過一番艱難之後也是成功的渡過了帝劫。

現如今,不算那位神秘大帝,宇宙中一共有五位帝級存在,煌煌盛世照耀古今。

帝雅渡劫成功後,龍帝花費了一些時日纔將道傷給化解掉。

這次的道傷比上一次幫助孫小童的時候還要嚴重,但因為龍帝的實力也比那個時候強,所以療傷的時間反而短了許多。

等他傷勢好了之後,帝雅便找上門來,拉著他就跑到天涯海角,一處無人的區域。

龍帝滿臉問號,剛想開口詢問她想要做什麼,就直接被推倒,然後帝雅就壓了上來:“彆動,我自己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