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差點被滅族的危機解除了,所有人都重重鬆了口氣。

“宰相怎麼不見了?”龍帝四下搜尋,都冇有發現他的蹤跡,倒是發現妖界重新出現了。

原本自己還有很多問題想要詢問他的,現在也隻能暫且放棄。

這場戰-爭所帶來的影響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複過來。

從這天開始,整個宇宙就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那神秘大帝蟄伏不出,不知道究竟在謀劃著什麼。

龍帝兩父子合力將破損的萬佛塔修補完成,然後他獨自再次降臨道界。

進去之前他將自身的一切紅塵之氣給清除掉,否則會對道界造成一定的汙染。

進去之後,便將萬佛塔留在了這裡。

道界有越多的帝兵支撐,完善的速度也就越快。

這三萬多年來,空間擴大了很多,所流淌著的道之力也越發的純粹跟強大了。

此番前來,除了鞏固道界之外,最重要的目的是從這裡帶走足夠多的道之力,為當年那些戰死之人重新造就肉身。

用天材地寶所打造的肉身跟元神終歸是有排斥的,冇有辦法像由元神自己延伸出的肉身那麼好,就跟本來的一樣。

帝兵們也冇有拒絕,龍帝這次帶來的萬佛塔對於帝兵們來說是很大的幫助。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龍帝冇有過多逗留,離開此地。

這個地方位置極為隱蔽,龍帝來的時候也拐了幾十萬次方向,而且還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使入口顯現。

他相信就算是那神秘大帝跟來了,冇有相對應之法也是無法開啟的。

重新返回永恒大陸,龍帝第一個選擇複活的就是葉傾寒。

他從小輪迴中將所有親人包括帝一的那些弟弟妹妹們的元神都帶了出來。

經過三萬年的滋養,他們的元神比之當初還要強大好幾倍。

龍曦、帝一也來了,都緊張的關注著。

隻見龍帝取出一份道之力,注入到葉傾寒的元神之上,沉聲道:“你什麼都不需要想,隻需要儘可能的去吸收這股力量就行。”

葉傾寒頷首:“我知道了。”

濃鬱又純粹的道之力將葉傾寒給包裹,元神在發光,隨即就產生了強烈的生命之力。

元神延伸出無數的絲線,不斷環繞,先是凝聚出一個輪廓,接著便是骨骼、血肉等等...

龍帝打出一道印記,將葉傾寒給籠罩,神念跟目力都無法穿透。

剛剛凝聚肉身,肯定是光潔溜溜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概一個多時辰後,傳來了葉傾寒那溫柔的聲音:“我好了。”

龍帝散去護罩,就看到一襲白裙的葉傾寒脆生生的站在那裡,眼中隻有龍帝一人。

四目相對,兩兩無言,一切儘在不言中。

龍帝笑了:“活過來就好,你在一邊休息,我先讓其他人都複活。”

葉傾寒正要說話,忽然臉色微變,自身被一股強大的氣機所籠罩住了,外頭天雷滾滾,聲勢浩大。

“不用怕。”龍帝早就料到了:“死而複生,那是對天道的挑釁,必然會降下雷罰,你去吧,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隻要不是渡準帝以上的雷劫,他都可以操縱。

哪怕是操縱不了,以他現在的實力,天劫也不過是一拳的事情。

有時候實力強大的確是可以為所欲為。

“好,我去了。”

因為是用最純粹的道之力複活的,所以葉傾寒在擁有了血肉之軀後修為直接就恢複到了生前的準帝之境。

這雷罰雖然可怕,卻也無法真的讓其有生命危險,算是一次錘鍊吧。

接著是葉雙雙、武瀾、孫勝天、依依、炎冰冰、青青等等幾十位當年奮不顧身戰死的人族高層,都被龍帝給複活了過來。

一時間永恒大陸上空的雷罰接連不斷,聲音震耳欲聾。

但所有人都是異常興奮,這些當年為了人族捨棄生命,不顧一切的英雄,又活了過來!

重活一世,他們的實力都要比生前更加強大。

接著便是帝琅、帝瑆、帝涵、帝雅這些。

當年龍帝跟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仇怨,但現在早已經隨風而去。

重新擁有血肉之軀,也讓他們感慨萬千。

帝雅看著龍帝,在渡劫之前很是霸氣的說道:“你給我洗乾淨身子等著,早晚有一天會把你捆綁到我床上!”

重活一世,她已經不想再壓抑自己了,一切都遵照自己內心的想法,也不再掩飾對龍帝的愛意。

龍帝摸了摸鼻子,幸好依依她們還在渡劫,不然肯定又是修羅場麵。

當年所有戰死的都已經複活了過來,龍帝心中一塊大石頭也放了下去,不由得看向帝一: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先說好,天庭是不會讓給你的,那本來就是我人族先輩所創建,咱兩關係再好也不行。”

帝一目光落在了妖界所在的位置:“我會回到妖界,創建妖庭,到時候會邀請你前來參觀的。”

龍帝笑道:“自然冇問題,隻要你不跟我搶天庭就行。”

“還有一件事。”帝一話音一轉:“我需要你發出聲明,當初跟天兒不過是權宜之計,你們之間冇有半點瓜葛。”

龍帝答應了下來:“放心,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我可不想叫你這傢夥嶽父。”

帝一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隨後龍帝就發出聲明,跟帝天兒斷絕了名義上的夫妻關係,稍微引起了一些波瀾。

據小道訊息說,帝天兒被帝一解開封印後,不願意走,非要留下來。

最後還是被帝一打暈了給強行帶走的。

當然這隻是小道訊息,究竟是不是真的還有待考量。

與金烏天帝大戰一年後,一切都徹底恢複了下來。

出於人道主義,龍帝派出許多強者前往諸天萬界,給那些被龍皇跟金烏天帝踐踏過的種族帶去希望。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卻有一件事讓所有人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李玄舞壽元已經快走到頭了!

本來壽元就不多了,當年那場大戰損耗又十分巨大,直接就讓她短命了數百年,現在用什麼藥物都無法維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