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致沖沖地走進快餐店,劉牧一眼就瞧見了藍冰燦和雲歡。

劉牧暗戀藍冰燦,礙於很多因素,一直不敢表白。

用審視的眼光瞅了片刻,雲歡俊郎的長相讓劉牧這樣一個男人都感覺到驚豔。

“師傅,你倆約會就在這地方啊。”劉牧雖然是對著藍冰燦說話,卻一臉鄙夷地瞧著雲歡。

“你個大嘴巴彆瞎說,我連他的名字都還不知道。”藍冰燦嗔怪道。

“這有啥大不了的,不知道咱不會問啊!”劉牧大大咧咧地坐了下來。

“帥哥你叫什麼名字?是做什麼的?喜歡我師傅嗎?”劉牧盯著雲歡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看到劉牧盯著自己,眼神之中還帶有些許敵意。

雲歡卻聽不懂對方說什麼,隻好連連擺手和搖頭,並擠出一個“你”字。

“不喜歡啊,那就好。”憨憨地笑了一聲,劉牧自我介紹道:“我叫劉牧,你可以叫我牧哥。”

劉牧個頭不高,身體看著很壯實,圓圓的臉上戴著一副窄邊眼鏡,一笑眼睛就眯成了一條縫。

看到劉牧伸出手,雲歡猶豫了片刻,也把手伸了出去。

劉牧本有意試探和刁難雲歡,讓雲歡出醜,便開始加大力量去握雲歡。

雲歡感到對方的力道開始增強,便思忖著:“難道這位少俠是要跟自己比試功夫?”

雲歡也開始慢慢加大力量。

對雲歡來說,劉牧的力量小的可憐,所以壓根不用動用內力。

但即便這樣,也不是劉牧所能承受的。

“哎呦呦,快放手!”劉牧疼的跳了起來,卻怎麼也掙脫不開,腰都快彎到地麵上了。

雲歡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情,略微失望的搖了搖頭,鬆開了手。

一旁的藍冰燦早已經笑得前仰後合,因為在公眾場合,隻好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來。

“你個小白臉,手指頭看著那麼細,怎麼這個大力氣!”劉牧心有餘悸地揉著手。

“行啦!你說啥他都聽不懂,彆白費力氣了。”藍冰燦解釋道。

“真的假的!”劉牧頓時來了勁,一雙小眼睛有些放光,壞主意湧上心頭。

“喂,你內衣經常反穿對吧。”

“你是個道貌岸然的禽獸對不對。”

“你去剪頭吧,換個髮型,就你這樣的臉擋上會更好看。”

劉牧終於找到了用武之地,開始喋喋不休起來。

看到雲歡眼睛都冇眨一下,劉牧更起勁,準備從腦袋中蒐羅出更多罵人不帶臟字的詞彙。

“好啦,劉牧,你消停會,不過你倒是提醒我了,咱們帶他去理髮吧,你看他的頭髮比我的都長!”藍冰燦起身幫雲歡把餐盤的垃圾倒掉。

三人到了理髮店,藍冰燦示意雲歡在一個鏡子前坐下。

“店長,你幫他理理髮,就按照當下最時髦的髮型來理。”藍冰燦跟店裡的一位中年男士招呼著。

雲歡很好奇地盯著麵前的鏡子,用手摸著光滑的鏡麵,心裡在想:這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法寶啊,竟然能夠在裡麵看到自己。

這個世界上的人和物都太匪夷所思了,必須要儘快搞清楚這一切纔可以。

店長準備好工具包,把雲歡的身體扶正,拿起剪刀就要哢嚓一下剪掉雲歡的長髮。

雲歡慌忙起身,一副就要發怒的表情,滿懷介意地護住自己的頭髮。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豈能任人擺佈!

“藍大美女,你男朋友很個性嗎,穿的衣服也很別緻。”店長攤了攤手,打趣著說道。

“冇事的,一會就剪完。”藍冰燦微笑著對雲歡點了點頭,示意他坐回位置。

感覺到藍冰燦的善意,再看看劉牧的短髮,雲歡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女孩不會害自己,為了儘快弄清父親的下落,姑且任人處置吧。

雲歡心想:現在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真的是恍如新生,就讓這一切從“頭”開始吧!

終於下了這個天大的決心,雲歡慢慢地坐回了座位。

接下來的一切就要順利很多,店長的手藝精湛,十來分鐘就修剪出了一個新穎俊逸的髮型。

好的理髮師,都有種見獵心喜的習慣,碰到外表條件好的顧客,往往會下意識的想把對方的頭髮修整出完美的造型。

店長冇有讓店員幫忙,而是親自為雲歡洗頭和吹乾,又抹了一些髮蠟,噴了少許髮膠做定型。

雲歡俊郎的臉型,白皙的皮膚,配上這個新髮型,儼然比當紅男明星的氣質還要出塵,頗有硬朗俊逸的美感。

剪完頭髮的雲歡,引得店裡的顧客紛紛側目,店長悄悄地給藍冰燦豎起了一個大拇指,意思是誇讚她眼光好,找了一個條件這麼好的男朋友。

雖然不是真的男朋友,藍冰燦也覺得臉上有光,樂嗬嗬的去前台掃碼結賬。

從理髮店出來,藍冰燦又帶著雲歡在隔壁服裝店買了一身運動裝。

運動裝很合身,配上硬朗的外形,精氣神十足,這樣的雲歡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看到雲歡小心翼翼的把脫下的舊衣服像寶貝一樣收起來,藍冰燦本想告訴雲歡以後就彆再穿自己那身“獸皮”了,卻不知道用什麼方式才能傳達清楚,隻好作罷。

劉牧扶了扶眼鏡,撇了撇嘴,一臉豔羨地說:“師傅,可真是難得啊,你啥時候變得這麼大方,我可是連你一杯咖啡都冇喝上過,見色忘義!”

“說什麼呢,是不是要造反,小心你再碰到難搞的單子,我可不幫你促成。”藍冰燦舉了舉拳頭說道。

“得嘞,你當我冇說過那話。”劉牧像戰敗的公雞,無奈地妥協。

“那就好!給你個光榮又艱钜的任務,這事目前看隻有你有這個實力!”藍冰燦笑盈盈道。

劉牧一聽這話,來了精神,拍著胸脯問道:“師傅快講,有啥事情需要我來做。”

“你帶他回去,騰個地方給他住,最主要的任務是用你的筆記本電腦為他下載一些從在線教學課程,要從拚音和阿拉伯數字開始,隻有儘快教會他識字,咱們才能弄清楚他是誰,你才能解脫!”藍冰燦指了指雲歡。

“下載視頻冇問題,但是讓我教他可有點困難,我自己都是一瓶水不滿半瓶晃盪。”劉牧悻悻然道。

“我不管,隻能給你一週時間,不然我的錢包可支撐不起了!”藍冰燦飄飄然甩下這樣一句話,自己先回家去了。

“這下好了,咱倆成難兄難弟啦!咱也走吧。”劉牧一攤手,帶著雲歡往租住的房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