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山海在地上翻來覆去,嘴裡話語含糊不清。

他清晰的感受到舌頭上都長出了一些疙瘩,整個口腔巨癢無比。

渾身上下,就冇一個不癢的地方,彷彿每一個細胞都要炸裂了一般。

他實在忍不住,隻能狼狽求饒!

“我說…我什麼都說…隻求你們能給我一個痛快…”

阮山海眼角流下無儘的淚水。

他已經深刻體驗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陳東睥睨著阮山海道:“說吧,是誰指使你刺殺楚婉秋的!”

阮山海抬起頭望著陳東,強忍住渾身瘙癢說道:“是…是令狐飛龍!”

“令狐飛龍?”

“他是什麼人?”

陳東眉頭微微皺起,他印象中對這個名字很陌生。

能命令八品大宗師替他辦事,又是古老複姓,說明此人身份不簡單。

阮山海艱難開口:“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總之他非常強大…而且非常富有…他承諾隻要我殺了楚婉秋,就給我二十億作為報酬!”

陳東繼續問道:“礦場搶奪靈石,也是他的主意?”

阮山海搖頭:“那是我和我朋友無意中發現的,與任何人都沒關係!”

聞言,陳東稍微鬆了一口氣。

他們無意中發現三角礦的靈石,也隻盜走了靈石,並不知道元素礦的存在。

若是元素礦泄露出去,隻會引起世界性的轟動。

沉默片刻,陳東又問道:“那些靈石藏在了什麼地方?”

阮山海急忙開口:“驕陽小區2單元3棟301房!”

他實在是忍受不了這生不如死的感覺,隻想快點得到解脫。

所以每一句話都千真萬確。

陳東扭頭看向小石和羅泰:“羅司長,麻煩你找個人帶小石去阮山海所說的地方!”

隨後,又對蘇華說道:“蘇長老,先幫他止癢吧!”

蘇華打了個響指,嘴裡模糊不清的唸叨著一些方言。

阮山海渾身一僵,隨即躺在地上大口穿著粗氣。

止癢後,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羅泰找來副司長葛長青帶小石去驕陽小區。

然後掏出手槍說道:“是不是可以處決他了?”

陳東抬手製止:“不急,我拿到東西在處決也不遲…”

瞥了羅泰一眼,繼續說道:“我建議走正規程式,讓那一百多個家庭共同見證處決凶手的場麵!”

羅泰眸子一亮,忙收起槍:“還是欽差大人想的周到!”

隨後,他拿出手機找到一個微信群,在群裡發送了一條訊息。

這個微信群有兩百多人,全是受害者家屬,他要把這個振奮人心的好訊息告訴那些家屬。

“董叔,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

楚婉秋正自責的給董武道歉。

若不是自己任性,董叔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

“楚總您不用自責,是我冇能保護好您!”

董武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陳東走過來說道:“董組長你也不用自責,我也冇想到會有人派出八品大宗師這樣的強者刺殺楚婉秋!”

八品大宗師實在太少了,江州三千多萬人口當中絕對找不出幾個。

這次他們被趙鐵柱所救,屬實是不幸中的萬幸。

楚婉秋看了一眼時間,開口說道:“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得回公司上班!”

董武立即站起身,似要繼續保護楚婉秋。

“董叔你先修養一段時間吧,我這些日子儘量不外出!”

楚婉秋憂心忡忡的看著董武那裹得跟木乃伊似的肩膀說道。

董武穿上衣服,又披上外套,一隻手扣好釦子,拍著胸口說道:“我好歹也是三品大宗師,這點小傷算不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