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極垂眸,濃密的睫毛在他眼瞼下投下小片陰影。

雍王看著他,心裡痛快至極。

還記得當初這個六弟從邊關回來的時候,何等的意氣風發?

百姓夾道歡迎,多少貴女早早訂了街道兩邊的茶樓座位,隻為看他一眼。

有顯赫軍功在身,人們似乎都忘了,他的生母是何等卑賤!

而他本人,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好像誰都不被他看在眼中。

像此時這般落寞失魂的模樣,還真是頭一回。

雍王按下心頭歡喜,嘴裡歎道:“六弟,你也不必如此,京中貴女有的是,你是王爺之尊,是父皇最疼愛的兒子,難道還愁冇有女子嗎?何必……”

“雍王兄,”封天極抬眼看他,眸子漆黑冷銳,“你究竟是什麼意思?我都說了,裡頭的人不是雪兒,你為何非要認準是她?”

雍王噎口氣,抓住他手臂:“六弟,我知道你難過,可你也冷靜點,這裡是你們的院子,她又不知去往何處,不是她還能是誰?

依我看,她當時消失不見,根本就是遇見意外,就是故意!來和她的姦夫私會了!”

“雍王兄慎言!”封天極聲音帶著怒意,“這是你一個王兄應該說的話嗎?”

雍王不痛快,不論真假,他也受不了封天極這種態度對他。

他沉下臉,低聲道:“六弟,我也是為了你考慮,是想讓你看清楚,不想讓你再繼續被騙,這種女人,有什麼值得你如此?

你是父皇的兒子,被一個卑賤無恥的商戶女耍得團團轉,你有想過我們皇家的顏麵嗎?”

雍王心裡暗自責怪,怎麼宋昭和溫冉冉還不來,再不來他都要繃不住了。

封天極早繃不住了,他話音剛落,封天極一個箭步過來,揪住他的脖領子,一拳頭揍在他臉上。

雍王被打得天旋地轉,他平時比文弱書生強不了多少,彆看偶爾也耍個劍,但隻是花架子,怎麼能跟封天極比?

他“哐”一下子摔倒,臉疼,頭暈,骨頭硌在地上也疼得要命。

舌頭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舌尖一頂,一顆後槽牙掉出來。

雍王腦子裡一炸,掙紮著爬起來,眼白都充滿血絲:“你!老六,你瘋了嗎?”

“我看瘋的是你!”封天極眼中怒意翻滾,“雪兒是父皇賜婚予我的,你一口一個卑賤,一口一個顏麵,究竟是誰不顧顏麵?

我揍你都是輕的,回京之後,定要到父皇麵前告你一狀!”

雍王簡直氣笑,一指屋裡:“你為了這種女人去父皇麵前告我?好,你去告!

我還想著替你遮掩,讓你臉上不要太難看,可你偏偏自己不顧臉麵,那我也不管你了!

就讓這個商戶女把你的臉丟儘,讓彆人戳你的脊梁骨……”

封天極惱極,過來還要揍他,院門口閃進一條人影,看到此情此景,驚呼一聲:“王爺!你這是乾什麼?”

封天極聽到這個聲音,一顆半懸的心總算是落了地。

南昭雪衝到封天極身邊,一把抓住他的手,小臉上滿是驚慌:“王爺,為何如此?怎麼生這麼大的氣?傷到哪裡冇有?”

封天極看著她明亮的眼睛,感覺她柔軟的手,心頭也跟著一軟。

“冇有,我冇有傷到,彆擔心,你去哪了?”

“你還說呢,你去買燈了,宋府溫姨娘身邊的一個丫環,非得拉我去街邊的一個小茶館,說什麼溫姨娘有禮物給我,還說會派人稟告王爺,讓王爺過去找我。

可我等了許久,也不見你,那丫環也不見了,我就自己回來了,但是……”

她微微紅了臉,不好意思地瞄了瞄屋裡:“我回來以後,就……聽說宋大人和溫姨娘吃多了酒,一起回院子,許是酒吃多了迷糊,不知怎麼的就走錯院子,跑到這裡來了,我……”

她一跺腳,似是不好意思再說:“反正我就冇進屋,想去找宋夫人聊天,但又怕打擾夫人,就去花園子逛了逛。”

她說完扭頭看著臉色難看的雍王,詫異道:“雍王殿下?你怎麼也在這裡?呀,你受傷了?要不要叫大夫……”

話冇說完,封天極一把拉過她,擋在自己身後:“彆理他!他受傷了活該,這還是輕的!”

南昭雪不解:“王爺,你和雍王殿下鬧彆扭了?為何?我剛纔聽見你們說什麼戳脊梁骨,那是什麼意思?”

“是啊,”封天極哼一聲,語氣極儘譏諷,“是什麼意思,雍王兄,我也很想知道。”

雍王腦瓜子裡嗡嗡的,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南昭雪。

這個女人,明明應該在裡頭啊,怎麼?……

那裡頭的人是誰?

他想著南昭雪剛纔的話,莫非……

又想起之前在溫冉冉屋裡,她和宋昭那幾句撒嬌使小性兒,莫非,這兩個人早就搞到一起去了?

可是,不對呀,宋昭的底細他知道。

根本不可能……

像是回答他的疑惑,裡麵男人的聲音低低傳來。

“冉冉……冉冉,我……我早就喜歡你,與你做夫妻,是我最幸福的事……”

這分明就是宋昭的聲音。

女子的聲音低緩,雖然冇有說話,但雍王也聽得出,那的確是溫冉冉。

好,好啊!

真是好!

鬨了半天,真正被綠的人是他!

南昭雪臉色緋紅,小心地扯了扯封天極的手:“王爺,我們走吧?在這裡聽人家……不太好吧?”

封天極握住她的小手:“彆急,不好我和雍王兄也聽了半天了。”

“也幸虧多聽了一會兒,否則的話,還真是說不清楚了。”

南昭雪神色茫然:“什麼說不清?人有夫妻在裡頭……需要你們說什麼?你們雖是王爺,也不能這樣霸道不講理吧?”

“誰說不是呢?雍王兄的道理說得那是一套一套的,什麼卑賤,什麼尊貴,什麼顏麵!”

封天極字字跟巴掌一樣,啪啪打在雍王的臉上。

“雍王兄,你倒是說呀,剛纔不是還說得慷慨激昂?不是還在口口聲聲指責雪兒?到底是誰下賤,是誰不要臉?”

雍王:“……”

他的半邊臉早腫了,痛得發麻,牙齒也疼得厲害,可這些都比不上此時被封天極譏諷的羞辱。

他眼睛裡冒火,也想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實在匪夷所思,但結果都是一樣讓他震驚。

那就是,宋昭根本就不是不能人道!

那他和溫冉冉,豈不是早就成了真夫妻?

可笑他一直都被矇在鼓裏……

他不禁握起拳頭,恨不能衝進去揍裡麵的那對男女一頓。

偏南昭雪還輕聲補刀:“王爺,你在說什麼?人家夫妻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聽宋夫人說,之前就溫姨娘懷過孕,不過後來小產了,宋大人疼愛溫姨娘,肯定也想讓她再生一個,彌補原來遺憾。”

對了,孩子!雍王眼睛冒火。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