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看向窗外,這裡好像是二樓,前麵燈光明亮,隱約還有說笑聲。

笑聲中……多以女子的笑聲為主,嬌媚婉轉,還時不時有嬌嗔傳來。

空氣中飄著香氣,酒香、肉香,更多的還是脂粉香,摻雜在一起。

她瞬間明白過來:“青樓女支館?”

溫冉冉挑眉:“還真是小看了你,冇錯,你猜對了。”

說著,她又掩唇笑:“差點忘了,你是商戶女,什麼生意不做呀,這種皮肉生意,應該也是知道的,一點不稀奇。”

她每說幾句,都不忘譏諷一番。

南昭雪不為所動,並不放在心上,可笑溫冉冉還自覺得什麼貴女,實則高貴的人哪會說這麼刻薄的話。

“我是商戶女,知道這種地方不稀奇,可你宋夫人,卻是名門望族,貴女典範,嫁給皇子王爺都配得起的女子,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

溫冉冉笑容一收,眼睛迸發冷意:“嗬,真是牙尖嘴利!現在儘管說,但願你以後還能笑說得出來。”

“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以後就要和那些賣皮肉的賤女人一樣,留在這裡,每天伺候不同的男人。”

南昭雪目光微涼:“宋夫人說了算?你和這裡很熟嗎?”

“事到現在,我也不怕告訴你,這裡就是我說了算,我纔是幕後的老闆。”

南昭雪心頭微驚,她知道溫冉冉冇安好心,可冇想到,她竟然有這樣的本事。

溫冉冉盯著南昭雪的臉,想從她臉上看出驚慌和恐懼。

但,什麼也冇有。

溫冉冉咬牙道:“你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該癡心妄想,嫁給天極哥哥,以為就能飛上枝頭做鳳凰了,還對他撒嬌,你也配!”

南昭雪猜想,今天在馬車裡,她和封天極說話的時候,大概是被她聽到了什麼。

“我們是夫妻,我自己的夫君,有什麼不可以?”南昭雪笑得眉眼微彎,“倒是你,做了彆人的妾,心裡還想著彆的男人,這就是那些貴女規矩教給你的嗎?”

溫冉冉聲音陡然一厲:“誰說我給彆人做妾!”

“我家王爺呀,溫家覆滅,你的情郎隻為你求了句情,卻不敢再娶你,他捨不得榮華富貴,你平時看不上的宋家庶子趁機求娶,你就被指為了妾,一輩子不得扶正,不是這樣嗎?”

南昭雪笑容溫婉,字字如刀:“今天我看你都不樂意跟他回家,怎麼,是不是看到你嫁的不如彆人嫁的,又蠢蠢欲動?”

“你!”溫冉冉一拍桌子,“你胡說!你們知道什麼?宋昭他怎麼配得上我?他不過就是一個擺設罷了,我心裡根本冇有他的位置……”

她說到這兒,忽然感覺心口一陣悶痛,這股痛意從心臟蔓延,迅速到全身四肢,力氣彷彿都被抽走。

她震驚的瞪大眼睛,看著南昭雪緩緩收了笑,目光清冷鋒利,似尖刀刺穿她的身體。

“你……”

南昭雪起身,走到小香爐前,拿著夾子在裡麵輕輕攪動。

“宋夫人,你自認為聰明,就覺得彆人都是傻子嗎?你那點迷香,在我這根本不夠看。

你瞧,我不過在你的茶裡加了點東西,和香爐裡的香一遇見,就成了毒。”

溫冉冉臉色蒼白,卻根本動不了,她甚至連抬頭的力氣都冇了,軟軟的趴在桌子上,嘴巴張著,口水都流出來,把她的臉都浸濕。

她心裡在咆哮尖叫,長這麼大,她從來冇有丟過這種臉!

老天爺,這是什麼奇恥大辱!

南昭雪麵無表情地看著她:“這就受不了?溫冉冉,你的戲未免太拙劣,本來本王妃還想著和你玩一玩,但你實在上不了檯麵。”

“你願意和宋昭的正妻鬥,隨你,死了本王妃都不管,可你不該把心思動到我家王爺身上來。

他一和你無舊情,二和你冇新仇,不過就是看見你落水搭了把手,怎麼就要被你狗皮膏藥一樣的粘上?

圍著你,哄著你,你真是好大的臉!”

“本王妃再不配,出身再不好,那也是父皇親賜的,你呢?罪臣之女,你父親通敵賣國,人人唾棄!

父皇留下你一條命,你不知感恩,反而在這種肮臟的地方,意圖謀害本王妃,其罪當誅!”

溫冉冉滿麵通紅,被罵得體無完膚:“你……胡說,你不配做王妃!季瑞安那個賤人,更不配做雍王妃!

隻有我,隻有我才配做雍王妃,將來母儀天下,你們這些賤人,隻配匍匐在我的腳下……”

她紅了眼,似有些癲狂,南昭雪聽她說的這些不禁皺眉。

這女人,真是個瘋子。

她拍了拍手,後窗被推開,封天極大步進來,一臉怒容,渾身殺氣騰騰。

溫冉冉看到他,臉上頓時慌亂又驚愕,她想動,擺出以往端莊貴氣的樣子,卻根本動彈不了。

“溫冉冉,你竟然狠毒至此,看來你以往真是演得太好,不隻本王,全京城的人都被你騙了!”

封天極嫌棄地一眼也不肯多看她,她眼角流出淚,嘴裡含糊喊:“天極……”

“閉嘴!你再敢這樣喊本王,本王定殺了你!”

封天極壓下怒意,看向南昭雪。

“這就是你說的收穫?”

“王爺在外麵不是都聽見了?她說這裡是她的產業,你不覺得奇怪?”

封天極承認,這他的確冇想到,可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他不想要這種莫名其妙的“收穫”,他隻想看著她平安。

天知道,看到她剛纔被人虜走,他的心都跟著一痛。

那種感覺複雜,理不清,說不明。

南昭雪看到他眼裡的怒氣,清清嗓子說:“此事……”

百勝在後窗敲了敲,打斷她的話。

封天極壓著的怒意一下子升騰:“怎麼了!”

百勝嚇了一跳,小心翼翼把窗子推開一條縫隙:“王爺,信鴿。”

封天極抬手,百勝把信筒準確扔進來,落在他手中。

字條展開,上麵字體娟秀,正是溫冉冉的字跡。

看到上麵的內容,封天極短促笑了一聲:“好,真是好啊,本王還真是小看了你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