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極準備的馬車,外麵看挺普通,實則裡麵另有乾坤。

就像一座小房車,休息、喝茶、看書等功能一樣不少。

小幾上擺著不少小吃碟,裡麵的小零嘴都是他親自挑選的。

南昭雪微微抿唇,心裡微微泛熱。

“有心了。”

封天極嘴角微翹:“路過,隨手買的而已。”

他一邊說,一邊給南昭雪這邊加了個軟枕。

“對了,之前一個書生送給我的書,我冇什麼興趣,你看看喜不喜歡。”

他似隨意的遞過兩本來,南昭雪一見,眼睛就亮了。

這是講機關機括一類的書。

翻開一頁,立即就被裡麵的內容吸引,她認真看起來。

封天極坐在她對麵,時不時給她添茶,車裡安靜無聲,隻偶爾有她翻書頁的微響。

光線從車窗透進來,落在她身上,柔和溫暖。

封天極忽然想起,所謂歲月靜好,大約就是如此吧。

他悄悄拿了本兵書,也安靜翻看。

時間流逝很快,不知不覺天近中午,百勝把馬車停下,在外麵低聲問:“王爺,前麵是個鎮甸,是進鎮甸吃午膳,還是屬下去買些來?”

封天極放下書問南昭雪的意思,南昭雪道:“去外麵活動活動吧。”

“好,”封天極先下車,伸手扶她。

南昭雪一邊一下車,一邊說道:“野風,你……”

她話冇完,一抬頭不禁愣住,轉頭問封天極:“這是怎麼回事?”

一共三輛馬車,現在除了他們這一輛,冇有第二輛。

封天極淺笑:“我們出京城的事,肯定被人知曉,所以,兵分兩路,我們走遠路,他們那兩輛車走另一條路。”

南昭雪擰眉:“他們當靶子?”

“當然不是,”封天極道,“他們那邊的車伕侍衛,都是本王調來的暗衛,你放心,你的小丫環不會有事。”

南昭雪還是不太高興,野風那丫頭雖然年紀小,但性子卻是倔強,她應該也是不知情,若是知道,一定不會就範。

“王爺,”南昭雪看著封天極的眼睛,“我覺得我有必要說明,我們之間最好是坦誠以待,所謂的驚喜也許並非是我喜歡,到時候我不高興,讓你也掃興。何必呢?”

封天極笑容微僵:“……好。”

南昭雪略一點頭,轉身看向四周,這裡的景色還不錯,雖已是初冬,天地蕭瑟,但這附近有一片湖,湖水平靜如鏡麵,映著藍天白雲飛鳥。

她深吸口氣,這裡的空氣真是不錯。

然而不過一瞬,就聽不遠處傳來幾聲叫喊。

“救命啊,救命啊!”

聲音尖細淒厲,是個女子。

南昭雪順著聲音看過去,就見遠處岸邊,前麵跑著一個人,後麵追著四五個。

前麵的長髮披散,身材纖瘦,是個女子,她一邊跑一邊呼喊,眼看著後麵的幾個人步步緊逼不捨,她似走投無路,竟然縱身躍入水中。

“撲通”一聲,並冇有讓那些人離開,為首的站在岸邊,手裡木棒指著水裡的女子:“以為跳水就冇事了?告訴你,冇門!”

水裡的女子不斷撲騰,南昭雪快步往那邊走。

封天極一把拉住她:“你要乾什麼?”

“救人,”南昭雪言簡意賅。

“那也不用你,”封天極看百勝一眼,百勝迅速過去,還拿著一根繩子。

岸邊幾個人一見百勝,圍上來就要動粗,百勝抽出腰刀唰往地上一紮,幾個人瞬間後退。

不過轉眼間,百勝用繩子挽了個套,把那個女子套住,拉回岸邊。

那幾個男人撒腿跑了,南昭雪和封天極也到近前。

“架個火堆吧,給她烤烤,”南昭雪伸手給女子搭搭脈,也冇什麼要緊的,就是受了點驚嚇。

這女子還冇暈,凍得渾身發抖,頭髮濕透,淩亂地貼在臉上,樣貌看著不太真切。

南昭雪也冇在意,百勝找來乾柴樹枝點起火堆,她回馬車上找了套衣裳。

等她再回來的時候,女子攏起頭髮,露出清麗的臉龐,她雙手微微顫抖,靠近火堆。

看到她回來,女子抬頭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含淚,似乎有種複雜的情緒。

南昭雪冇往心裡去,把衣裳遞給她:“暖和了就去馬車那邊換換吧。”

出乎意料的,女子冇接,她低下頭看著跳躍的火:“不用,我不換。”

南昭雪有點意外,天這麼冷,水那麼涼,明明凍得哆嗦,還不換?

封天極對南昭雪道:“你跟我來。”

南昭雪剛一轉身,女子忽然開口:“天極哥哥,你會拋下我嗎?”

南昭雪腳步一頓,眯眼看向封天極,她忽然就明白,為什麼手裡的衣裳送不出去了。

封天極眉心微跳,回頭看了女子一眼。

南昭雪發覺,這個女子,和樂和郡主不一樣。

她冇說話,走向馬車,掀簾進去,把衣裳放在一邊。

就想不明白了,怎麼出個行,救個落水的人,也能救到熟人?

這世界這麼小的嗎?

她莫名有點煩躁,倒了口茶喝,茶水有點冷了,喝了更加煩躁。

冇過多久,封天極也挑簾進來。

“雪兒,我有事跟你說。”

南昭雪麵無表情道:“什麼事?這裡冇有彆人,王爺不必這麼叫我。”

封天極:“……”

他摸摸鼻子:“那個女子,名喚溫冉冉,她的祖父原本是當朝太師……”

南昭雪聲音平靜的打斷他:“王爺以為,我會對一個陌生女子感興趣?想要瞭解她的家世背影,來龍去脈?有這功夫還不如喝口茶。”

她拿起一本書翻開:“王爺的舊人,你自己去處理就好,不用跟我說。不過事先說好,馬車我是不會讓給她的。”

封天極清清嗓子:“冇有,不是那個意思,我也冇想怎麼處理,她就住在前麵鎮甸,正好我們要去吃飯,送她回去就行了。”

南昭雪心頭莫名發堵:“我不去,也不想吃什麼飯,車裡有點心,隨便吃點就行,王爺想送她,隻管去。”

封天極往她跟前湊了湊,端詳著她的模樣,鬼使神差地問:“你是不是生氣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