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從小藥房出來的時候,看到封天極站在院子裡等。

她驚訝道:“什麼時候來的?”

“冇多久,剛到一會兒,查到那個竹下散人了。”

“這麼快?”

南昭雪請他進屋,上了茶,這才問:“怎麼說?”

“竹下散人,真名叫辛竹清,他是雍王府的幕僚,但也如你之前所說,此人有才學,但並非無心仕途,入王府就是走捷徑,他選中了雍王。”

“嗯,不意外,那他和太子之間可有什麼來往?”

“並冇有,”封天極語氣篤定,“這一點可以肯定。”

“為何?”南昭雪倒有點好奇。

“這個辛竹清,曾有一個未婚妻,據說是青梅竹馬,感情甚好,就在快要成婚後時候,姑娘上街去買東西,被路過的一位貴公子看中,後來……事後,那姑娘剛烈,自儘身亡。”

南昭雪清潤的眼瞳中泛起冷意:“那個貴公子,是太子?”

“正是,那時正是太子調查靈蛇派的事情,辛竹清的老家就在那一帶。”

南昭雪眉梢微抬:“原來如此。這樣的話,辛竹清的確是不會投靠太子的。”

那就奇了,阮姨娘分明就和太子妃有聯絡,而南運程的前後竟然是雍王。

這倆人搞的什麼鬼?

同床異夢到這種地步?

還是說,兩邊都想吃,都想占隊,哪邊羸了就占哪邊?

世界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見她若有所思,封天極問:“京城裡就讓他們亂去,如你所說,讓他們互相咬,左右冇咱們的事,你想不想出城去?”

南昭雪收回思緒,南家的破事她也不想去管,南運程自己作死,她也樂見其成。

“去哪裡?”

“聽說聖輝村那邊的道觀後山,有一株靈樹,在樹下許願,可心想事成。”

南昭雪短促笑一聲:“王爺還信這個?”

“這不是稀奇的,稀奇的是,聽說他們觀中有一位神人,可知過去,算未來。”

南昭雪心頭微動,會不會……

她當時穿越,到現在都不知是什麼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隻有她自己穿來,如果還有彆人呢?

或許聖輝村會有她回去的方法?就算冇有,能找到一個和她一樣的人,也是不錯的。

“好,什麼時候動身?”

見她同意去,封天極心中歡喜:“我儘快準備,找個由頭,向父皇說明一聲,儘快啟程。”

南昭雪心說真是麻煩,出個門還得三請示五請示。

天色漸晚,封天極命人擺了飯,想好好和她一起吃頓飯。

燭影微晃,菜香酒香四溢,一切恰到好處。

剛坐下還冇動筷子,封天徹卻來了。

不僅他來了,還帶著蔣錦皓。

本來兩個人的晚餐,又多出兩個,還是超級話多的。

封天極都快煩死了。

就在蔣錦皓第七次叫出“六嫂嫂”的時候,他忍無可忍,一拍桌子叫道:“百勝,把他給本王扔出去!”

蔣錦皓一呆,百勝拎上他後脖子就提人。

“哎,不是,六嫂嫂,六嫂嫂!”

“堵上他的嘴!”

蔣錦皓被扔出去,封天極目光掠向封天徹。

封天徹一個激淩站起來,手悄悄摸了一個小包子:“那什麼,六哥,我去看看我手下怎麼樣了,要是能行,我就把他帶回王府休養。”

他說完一溜煙地跑了。

封天極用力歎口氣,南昭雪有點想笑,抿抿嘴唇:“我也吃飽了,你自己慢慢吃。”

“……”

第二天一大早,封天極就動身入宮,向皇帝辭行說明要出京。

皇帝聽他說要帶著南昭雪一同去,樂得他沉浸在新婚裡。

“去吧,好好緩緩心情,你現在新婚,就算是官員也該放假的,彆虧待了人家,畢竟是給你衝了喜的。”

封天極垂眸:“兒臣謹記父皇教誨。”

興沖沖回王府,準備告訴南昭雪這個好訊息,剛走到京兆府附近,就見前麵圍著不少人。

“王爺,馬車走不了,繞路吧!”

封天極往前看看,走這邊可以路過一家小吃鋪子,他記得南昭雪愛吃那家鋪子的小零嘴。

“等等再說。”

他掀車簾往外看,看到趙冬初也在人群裡頭,冇過多久,雍王也從另一個方向來了。

他下馬車走過去,趙冬初抬眼看到他,急忙上前行禮。

“發生何事?”

“王爺,今天一早,又有幾具屍首掛在門前,也寫明瞭是靈蛇派尋仇,不過……”

“不過什麼?”

趙冬初壓低聲音:“不過,傷口卻有所不同,位置還是一樣,但其中一個乃是刀傷。”

封天極微挑眉,雍王過來說:“六弟,我看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想著混淆視聽,掩蓋上一次的事,這一次如若有假,也不代表上一次也是。”

封天極笑了笑:“五哥,這事兒我不便多問,案子的事還是你們商量著辦,我身子不好,也幫不上什麼忙。”

雍王噎了口氣,又問:“對了,古忠的那個兒子……”

“他殺人償命,冇什麼可說的,證據齊全,人證物證移去大理寺,走流程就是。”

“還是說五哥有什麼賜教?”

雍王冇笑意的笑了笑:“冇有,古忠都死了……”

“古忠死不死,和他兒子的案子該怎麼判沒關係,他活著也是如此判,結果不會更改,五哥的那個幕僚,要的不就是這個結果嗎?”

雍王:“……”

“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他轉頭走了,目光掃都冇掃地上的屍首一眼。

這些屍首自然是假的,八成就是太子所為,用來欲蓋彌彰的。

可越是這樣,越代表太子心裡有鬼。

南昭雪說得對,他們已經驚了,隻要動起來,一切就辦。

回府路上買了些小零嘴,又從庫房裡拿出些東西,回院子去找南昭雪。

南昭雪冇想到他動作這麼快,聽他輕描淡寫地說了京兆府那邊的事,和他看法相同。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明日一早,你也準備一下,看都帶些什麼。”

“好。”

次日清晨,南昭雪換上封天極給她的衣裳。

顏色清雅,看似樸素,她又不習慣戴滿頭的首飾,這樣打扮起來,猛一看就是一個小家碧玉。

野風穿了件緊身衣,頭髮束起來,挎著腰刀,宛若一個俊俏小護院。

崔嬤嬤被留下看院子,還要盯著南府那邊,她萬般不捨,拿著包袱不住叮囑。

封天極一共備了三輛馬車,他和南昭雪坐的最後一輛,一路直出京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