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初昇,霞光萬丈,各色雲層堆積在一處,在天空中畫中絢麗的顏色。

然而,這不是最讓他們驚喜的。

最驚奇的是,在雲中似乎飛出一隻鳥,鳥羽鮮豔,昂首拖尾,在初晨的金光時,美得讓人眩暈。

與此同時,還有一股特彆好聞的香氣,似從天邊而來,落在他們中間。

這種香氣,讓他們心曠神怡,再看神鳥,尖嘯一聲,撲展開翅膀往前飛去。

有人喊“跟上神鳥,”眾人就拿著原來準備上的香跟上去。

不隻廟前一處,另外兩處也都是此情景。

神鳥現身,祥瑞降世,看到的人都引以為傲,都自覺得的是有大福氣之人。

三個方向的人,都在朝著同一方向走。

封泰承昨天收到銀子,這回仔細驗看,是真銀子無疑,一顆心總算是放下。

上回銀車押來,餉銀髮下去冇兩天就成了一塊黑疙瘩,那種場景就像是惡夢,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這次驗得格外仔細,以至於司馬道的人都有些不高興。

銀子驗完,司馬道的人立即動身回程,片刻都冇有多留。

封泰承也並冇有放在心上,表麵上對司馬道尊敬,實則心裡無所謂。

江湖中人而已,與他有什麼相乾?

這一晚,可算能睡個安穩覺。

但年幼時睡馴獸園,刻在骨子裡的警覺,讓他天不亮就醒了。

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

起身走出營帳,天邊仍舊漆黑一片,連顆星子也無。

又陰天了?

他慢步往前走,這些私軍,不知何時才能見天日,倒真希望,那幾個皇子,能膽子大一些。

到時候,他就能……

剛想到這裡,忽然看到一個小亮點,出現在夜空中,向著他身後的大帳飛來。

速度極快,而且越來越亮,越來越大,呼嘯著飛過他頭頂。

那是……

他愕然回首,火球落在他身後的營帳,“砰”一聲炸開。

封泰承眸子猛地一縮,扯開嗓子大喊:“快起來,有人攻擊!”

再回頭,天空中飛馳而來的亮點越來越多,火球一個個炸開,散落成無數火星。

營中的士兵們頓時炸了窩,趕緊起來迎戰。

可他們根本連對方在哪都不知道。

封泰承也覺得不可思議,這些究竟是什麼東西,能飛這麼遠,還能不被吹滅。

副將跑過來問:“我們怎麼辦?要殺出去嗎?”

“不行,”封泰承搖頭,“山道還堵死著,殺不出去。”

“去檢視小路,再派一小隊,去檢視,這些火球是從何處來。”

“是。”

副將還冇來得及離開,一名士兵跌跌撞撞跑來:“大帥,小路上,來了好多人。”

“人?什麼人?”

“看樣子像是一些百姓,不知為何,他們都從小路過來,還……”

說話間,百姓們已經跟著神鳥進到山穀中,看到火光,也猛地回神,再看神鳥,頭一栽,落在火海中。

“神鳥指路,莫非是讓我們來救火的?”

“天降祥瑞,這可是大功德!”

“快救火!”

說來也怪,百姓們一加入,火球也不落了,而且原來的火勢也漸漸小了。

但此事的動靜非常大,不隻這些跟著神鳥來的百姓知道,附近村子裡的人們,十裡八村,都知道訊息,烏泱泱來了一大堆。

封泰承本想著下令斬殺百姓,但人越來越多,反而無法下令。

先不說這種令會遭到將士們的質疑,就是動了手,這麼多人也冇辦法處理。

看著漫山遍野的人,封泰承心頭一沉的同時,又隱約有點小希望。

或許,能趁機重現天日,不必再藏在這裡也說不定。

封天極一早去上朝,南昭雪也冇留在王府,和他一同坐著馬車到宮門口,就在車裡等他。

若是有什麼訊息,也能第一時間知道。

能不能把那批私軍掀出來,就看今天。

封天極怕她獨自在車裡胡思亂想地擔心,親手準備了不少東西。

瓜果、點心、茶水、冰塊,還有解悶的醫書等等,一應俱全。

百勝和閆羅刀都在車外,隨時聽她調遣。

南昭雪無比愜意,慢慢等。

封天極進去不到半個時辰,一陣馬蹄聲踏破寂靜而來,直奔宮城。

南昭雪放下書,挑簾往外看,百勝低聲道:“王妃,這是急報軍,應該是成了。”

話音未落,一道白色影子掠來,降在馬車架上。

閆羅刀拿過信筒遞上來。

是時遷寫來的。

南昭雪展開看看,嘴角噙著一抹笑:“一切順利。”

她高興,大殿內卻是一片死氣沉沉。

封天極、封天徹和趙冬初知道皇帝是什麼生氣,彆的官員隱約能猜到,或許與神明傳聞有關,但他們並不知道,神明與齊王相貌相似。

齊王久不在京,官員家中去寺廟的多數是女眷,對齊王並不是特彆熟悉,誰又會把他和神明聯絡到一處?

皇帝臉色陰沉,眼下還有青黑,眼珠子都冷得嚇人。

百官垂眸而立,目光落在自己鞋尖上,哪也不敢看。

此時,卓閣老正在奏請。

他好久冇有上朝,畢竟已經告老,但這次不同,他是執金鐧上朝的。

卓閣老手中有一根金鐧,是先皇所賜,即便離朝,若有重要事件,也能持鐧再見皇帝。

“皇上,老臣這一路行來,看到不少民眾,都在談論什麼神明。

老臣細細打聽,覺得很多事情都不可思議,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老臣以為,多半是百姓被人蠱惑。

可想而知,操控此事之人,用心何其狡詐!

若是有朝一日,信奉他的民眾太多,那他不是神明,也得是神明瞭。”

“皇上,還請皇上定奪,及早查辦此事。”

卓閣老所說的話,正是皇帝心中所想。

正是因為這樣的擔憂,他才生氣惱怒。

皇帝還冇表態,有人站出來道:“閣老此話,未免有點危言聳聽。

一間小小的寺廟,能有什麼神明?

不過就是想著騙些香火錢罷了,百姓們今日信,等明日有了新的神明,也就會轉頭去相信彆的。

他們不懂什麼,隻是看到彆人官位高,他們就生氣。

氣為什麼坐在高位的不是他們,以至於求助神明,僅此而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