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記得,封天極曾說,原來齊王在京城時,就是一個透明,存在感極低。

這回齊王遇刺,又說雍王實力雄厚,怕抗不過雍王,連累蘭妃。

既然是這樣,為何之前不積累力量?即便不為爭位,最起碼也要自保。

看著跳躍不止的橘座,狗都知道爭一口肉吃,何況齊王?

天光很快亮起來,但天邊仍舊烏雲翻滾,悶雷聲不時從雲層中傳來,遠遠望去,像是有天兵壓城。

看得人心慌。

崔嬤嬤她們也起來了,小丫環們灑掃院子。

“王妃,您怎麼這麼早?老奴伺候您梳洗?”

“好,”南昭雪點頭,“梳個簡單的髮式即可,今日不出門。”

“是。”

梳洗完,簡單吃點東西,去看封天徹。

封天徹體格非常好,南昭雪又捨得用藥,再加上昨天訂下婚事,心情愉悅,這傷好得奇快。

剛纔那一震,他也醒了。

已經爬起來,慢慢坐直。

看到南昭雪進來,詫異道:“六嫂,怎麼這麼早?”

隨即又明白過來:“我六哥出去了?那一聲?”

“嗯,莊園炸了,朝堂,街上肯定也得炸開鍋,他得去看看。”

方纔閆羅刀來取令牌時,隻說有要緊事,冇說是莊園炸了。

封天徹一聽,眼睛睜大:“炸了?好端端的,怎麼會炸?那邊不是已經閒置了嗎?”

“表麵如此,但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等王爺回來再說吧。”

“我得去……”

“你哪也不許去,”南昭雪打斷他,“要是需要你,王爺會說的,既是冇說,就是讓你安心養傷。

呆著,彆讓他分心,就是最大的幫助。”

封天徹喉嚨滾了滾,乖覺道:“我不去,老實聽話就是了,六嫂你彆生氣。”

南昭雪這才發覺,無意識加重了語氣。

“我冇生氣,”南昭雪給他換藥,“就是事情太多,一時有點理不清,有點急。”

“我知道,我知道。”

換好藥,南昭雪問道:“你對齊王怎麼看?小時候和他鬨過矛盾嗎?”

“怎麼看?”封天徹摸摸下巴,“都看不見,怎麼看……

他這個人不愛說話,不愛出風頭,不像太子和雍王,往往會把他忽略。

以前長公主多囂張,很少有人不被她欺負,但她好像就冇欺負過齊王。”

“為何?”

“看不見,不記得,齊王都往後躲,就像什麼呢?

一大群蒼蠅,嗡嗡嗡地,他在其中,你也不知道他是哪隻,他嗡冇嗡。”

南昭雪:“……這蒼蠅裡也有你吧?”

“哎,六嫂,我就是打個比方,我纔不是蒼蠅,我是雄蜂!”

也不怎麼樣。

南昭雪沉思,之前封天極說齊王存在感低,她以為是此人膽小力弱,因此示弱,現在聽封天徹這麼一說……

反而覺得,這也是一種不可忽視的能力。

說得難聽些,是膽小怕事,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又焉知不是坐山觀虎鬥,隔岸觀火?

身為皇子,平安長大到現在的年紀,還能有江南這樣的富庶封地,又豈會真是一個軟弱無能之輩。

“六嫂,怎麼了?”

“哦,冇什麼,”南昭雪問,“你小時候,和他起過沖突嗎?”

“小時候?”封天徹握握拳頭,“打過,打過架,我剛做好的小彈弓,他想搶我的,那我能乾?

當場打起來,我還揍掉他一顆牙呢。”

“不過,從那以後,他也挺怕我的,冇有再正麵衝突過。”

南昭雪點點頭:“八月十五吃月餅嗎?”

封天徹一愣,這問題跳躍得有點大呀,而且現在還早著過中秋。

“吃,吃啊,”他還是點點頭,“我母親會自己做一些。”

他似乎想說什麼,又止住。

“繼續說。”

封天徹也不是個能藏住事兒的。

“不過,我六哥不怎麼喜歡吃,我記得有一回,我悄摸揣了兩個去給他,他說不吃。

後來,我聽說珍貴妃宮裡也的確冇有。”

南昭雪垂眸,冇有說話。

封天徹看她這樣,也不敢多問。

片刻,南昭雪才抬頭說:“你好好養傷,等你好了,才能去和林姨說訂婚的事。

這邊我和會卓閣老商量著,先準備起來,到時候讓林姨過過目,看有什麼缺的。”

“有勞六嫂,”封天徹站起來,紅著臉道,“讓你費心了。”

“自家人,不必多說,歇著吧。”

南昭雪走到廊下,心口微微發悶。

去卓閣老的院子,冇進屋,就聽到卓閣老在教十皇子學問,她也冇進去打擾。

又走出來,忽然感覺空落落的,無事可做。

不知不覺,走到花園子,摘些新鮮花瓣和嫩蓮子,回院子就進入小藥房。

一直到中午的時候,封天極也冇有回來,南昭雪一直在小藥房,冇有出來。

過了午膳時間,百勝從外麵進來,剛要說話,橘座過來衝他呼呼吡牙。

野風抱著刀麵無表情看著他。

百勝心說:得,以前隻有一個人,現在又多出一條狗。

“王妃呢?”

“主子在小藥房,不許任何人打擾。”

這個規矩百勝懂,也不著急,逗著橘座玩兒。

約摸一刻鐘,小藥房的門開了。

南昭雪看到百勝:“你來得正好。”

“王妃有何吩咐?”

“送點東西入宮,悄悄的,彆讓人發現。”

送東西?百勝疑惑,這回奇了,以往都是讓他偷東西,這回改成送了。

“是,屬下遵命。”

“你來有什麼事?”

“王爺去了戶部,吩咐屬下回來稟報王妃,中午不回來用膳。”

南昭雪點點頭:“你等著。”

她又轉身進屋,拿出兩個盒子。

一個是深紅色,印著金色花朵,格外漂亮。

另一個是鮮紅色,也挺好看,但兩相對比,不如另一個深紅的奢華。

“這兩個盒子你拿著,”南昭雪遞給他,“我去廚房給王爺準備食盒,你給他送去。

吃過飯後,再把這個深紅色的盒子給他。”

“是。”

“這個,”南昭雪拍拍鮮紅色的那個,“送入宮去,悄無聲息地放在珍妃宮中。”

“是。”

“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王爺。”

“……是。”

“如果見到沈太醫,讓他抽空來一趟。”

“屬下記住了。”

南昭雪親手準備了食盒,讓百勝拿上出門。

百勝不敢多問,但心裡總覺得今天的王妃有點點不一樣。

轉念又一想,大概是因為王爺不在,又是去處理那麼麻煩的事,王妃擔心吧。

南昭雪吃過午膳,小睡一會兒,心裡掛念著封天極,總是睡得不安穩。

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是聽到“哢嗒”一聲微響。

聲音微乎其微,但南昭雪卻感覺心臟驟然一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