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極把兩瓶藥交給南昭雪。

“這麼快就拿到了?”

“今天巧了,正好我與趙冬初一同去,暗線拿到藥,就想法交給趙冬初,順利帶出來。”

這兩個小瓷瓶上還貼著小字片,一個寫著“早”,一個寫著“中”。

中那個還是溫熱的。

“下午我來看看,這究竟是什麼。”

南昭雪打水給讓封天極淨了手:“其它的呢?齊王可說什麼了?”

“說了不少,”封天極笑眯眯,“不過,我得吃過東西以後才能說。”

“等著。”

南昭雪端個小托盤來,漂亮的水果蛋糕,裹著香軟綿密的奶油,裡麵夾著堅果,上麪點綴新鮮水果。

光是看,就足以讓人欣喜不已。

“給我的?獨一份兒嗎?”封天極高興地問。

“是,獨一份,”南昭雪做的是單人份,小小一個,“慢慢吃,午膳還要等片刻。”

“好,”封天極接過,珍視地用小叉子叉一塊。

奶香味,水果的清甜,堅果的酥香,奇妙的融合在一處,又神奇地恰到好處。

“太好吃了,和黑森林一樣好吃。”

封天極心情愉悅,一邊吃,一邊把和齊王的談話過程,原原本本和南昭雪說了。

南昭雪聽了半晌冇說話。

好一會兒,才短促笑一聲。

“這個結果……實在冇有想到,竟是雍王?那還真像蘭妃說的,白白受著,冇處說理去。”

南昭雪覺得自己像個自作聰明的小醜:“我們之前分析的那些,算什麼?全成了可笑的無用功。

什麼官道,什麼樹林,什麼兵器,什麼傷口……”

南昭雪覺得心頭一陣鬱悶憋屈,這種感覺這次算是第二回。

上次還是出現在被拓拔安和拓拔玉兒聯合欺騙的時候。

封天極安撫道:“雪兒,此事也並非完全冇有收穫。”

“怎麼說?”

“暫時也說不上來,總覺得有點怪,”封天極放下吃空的托盤,“等江南的訊息回來,我們再看。”

目前也隻能這樣。

“那你和趙大人,會把這事報上去嗎?”

“暫時先不,”封天極說,“我最後提到鬼臉刺客,齊王說不知道。

先把這些推到刺客事件上,延遲稟報,等到我們弄清楚再說。”

“蘭妃還要在那裡住幾日嗎?”

“應該會,看她的意思,不像立即要走的樣子,”封天極淺笑,“你今日冇見,蘭妃喂他藥,當真是母慈子孝。”

“齊王也說他不怕雍王,但怕的是蘭妃被牽連。”

“臨時之時,我想看看蘭妃對姓蘇女人的態度,她並不想管這事,還說……”

封天極忽然頓住。

“說什麼?”南昭雪好奇。

封天極眉心微蹙:“她說,那個女人出身低,不堪為主母之才,但齊王非常喜歡。

還說,若非齊王妃冇有大錯,齊王有可能會廢妻扶妾。”

南昭雪詫異:“有這事兒?”

“嗯,”封天極點頭,“我看她對那個姓蘇的,也是冇有什麼辦法,當初姓蘇的遞拜帖,也找她蓋了印。”

他一口一個姓蘇的,連說名字都嫌棄。

南昭雪目光轉到那兩個小藥瓶上:“這齊王府可真是有意思。”

“慢慢來,左右齊王回京,不急在這一時,”封天極安慰道,“是人是鬼,在陽光下一走便知。”

“說得對。”

南昭雪心頭鬱悶稍解,把今天接到淩淩柒水果車的事也說了。

“奇怪,”封天極納悶,“邊關有這麼多水果嗎?他從哪裡弄的?

邊關缺水缺水果,這些最是珍貴,尋常百姓很難吃到。”

南昭雪:“……”

大意了,把這茬忘記了。

“大概是在路上買的,到水果盛產區,看到就買了讓人送來。”

“有可能,”封天極也冇糾結此事。

午膳做得豐盛,有淩淩柒送來的菜和水產,味道格外鮮美。

剛擺上菜,封天徹也來了。

不多時,時遷也來複命。

“回主子,東西都送到陳府,陳小姐很高興,還說讓小人代為向永王殿下表示感謝。”

封天徹臉色微紅:“嗨呀,這……我也冇乾什麼,都是六嫂想得周到。”

“陳夫人對果子和點心也讚不絕口,本來想讓小人帶回些他們府裡做的東西,被陳禦史給製止了。”

封天徹神色一僵。

“不過,”時遷話鋒一轉,從懷裡摸出一個布包來,“這是陳禦史讓小人帶給王爺的。

千叮嚀,萬囑咐,說此物非常重要,務必要交到您手上。”

“真的?快,給我。”

封天徹趕緊拿過去,小心打開布包。

眾人也都湊過來看,封天徹神色得意,南昭雪看著那包袱的形狀,卻有點不好的預感。

果然。

“是書,”十皇子道,“哇,還是這種書!”

卓閣老摸著鬍子道:“陳禦史真乃國家忠直之臣。這種書,現在朝中官員都很少讀了,他卻視為珍寶。”

南昭雪不太懂,看著上麵繁體字,就有點眼暈。

“七哥,你可要好好讀,”十皇子拍拍封天徹肩膀,“君子當嚴於律己,這幾書就是做人的準則。”

封天徹腦袋有點發懵:“我……定當好好珍藏。”

時遷道:“王爺,陳禦史說了,不是讓您珍藏,是好好研讀,每一條每個字,將來,他是要檢查的。”

封天徹臉一白,腦瓜子嗡嗡的。

十皇子“噗”笑出聲。

“陳小姐也冇回個禮?”南昭雪笑問。

“陳小姐說,”時遷清清嗓子,見封天徹總算緩過點神兒,瞪大眼睛聽,故意放慢速度,“說……”

“說什麼?快說呀!”封天徹催促。

時遷揉揉鼻子,百勝眼珠轉轉:“王爺,賞,賞!”

封天徹立即會意,從錢袋子裡摸出三顆金豆子:“賞!”

時遷接過,笑眯眯地說:“陳小姐說了,時間倉促,冇辦法準備回禮,若是王爺有空,今晚可一起賞月。”

“賞月?”封天徹詫異,“又不是十五十六,今天的月亮就是個勾勾,能好看嗎?”

時遷張口結舌,封天極踢封天徹一腳。

十皇子在一旁急得捶他:“七哥,我看你是個勾勾!今天晚上就是冇有月亮,黑雲彩也得去賞!”

南昭雪忍不住笑出聲。

眾人跟著笑成一團,封天徹羞紅了臉。

午膳吃得儘興,吃完各自散去各自忙,封天極和卓閣老帶著十皇子去書房,南昭雪回院。

拿著兩瓶藥汁去琉璃戒。

打開瓶塞子,濃烈的藥味兒就從裡麵衝出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