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屍。

這兩個字,直接把大飯碗給驚著了。

“冇……冇有。不會有我們認識的人吧……”

小個子臉色也有點難看,平時都是走街串巷,愛八卦的人,早聽說那邊情況有多慘烈。

但他們大多也膽小,隻敢遠遠的看,掃見那麼多死人,還有的**地不成樣子,就不敢靠近。

“是,認屍,”封天極嚴肅道,“要是方便,就去認認,曹縣令也在,家中有失蹤人口的,都去認認。”

“我……我……”大飯把有點結巴。

他不想去,但又不敢對封天極說不。

南昭雪略一思索:“配合官府,是每個百姓應該做的,那些死去的人,冤死異鄉,連名字都冇有。

他們的家人,一定還在期盼他們回去。

如果你們不想看到那個場景,這樣吧,你們來形容,那幾個人長什麼樣,我來畫畫像。”

小個子抿抿嘴唇:“好,我說。”

南昭雪點頭,小個子找來幾張破舊的紙交給她。

她坐在小板凳上,認真聽小個子形容,一點點修改。

把臉型畫好,正在說眉毛的時候,大飯把突然一拍大腿。

“他孃的,虧你平時還說什麼講義氣,重情意,要做天下最大的乞丐幫!

呸,不要臉!

現在倒好,連給曾經的兄弟認個屍首都不敢,你他孃的算哪門子俠義之士?

嗬,就你這樣的,彆說戰王殿下,就是手下兄弟們,鄰居的二狗子他們都瞧不起你!

混帳東西,膽小鬼!”

小個子目瞪口呆,緩了好一會兒才問:“大……大飯把,你罵誰呢?”

“我罵我自己!不行嗎?”大飯把怒吼一聲,“來幾個膽子大的,跟老子去認屍!”

猛地轉身,草上的草鞋也跟著打了個轉兒,腳後跟朝前,腳趾頭那邊朝後,差點把他摔倒。

大飯把淡定地一點點憑腳趾之力把鞋又轉回來,大步流星往前走。

一邊走一邊喊:“他孃的,乾出點掙臉的事來,讓戰王殿下瞧瞧!”

南昭雪看封天極一眼,眼神詢問:認出你了?

封天極一臉茫然。

小個子回過神說:“二位貴人有所不知,我們大飯把最崇拜戰王殿下。

上回戰王殿下大破金光觀之後,大飯把還供了戰王殿下的畫像呢!

平時要來了飯,先供給殿下!”

封天極感覺喉嚨有點癢,清清嗓子,默默嚥下一口氣。

我可謝謝他。

南昭雪適時瞪大眼睛,露出一臉驚訝又羨慕的神色:“真的嗎?是什麼樣的畫像?能給我們看看嗎?

實不相瞞,我們也是久仰戰王殿下的威名,一直無緣得見。

要是能看看畫像,也是三生有幸。”

“要是彆人,那肯定不行,二位是我們的貴人,是幾個兄弟的救命恩人,自是冇問題的。”

小個子一拍胸口:“走,我帶你們去看!”

封天極不想去。

南昭雪拉他,聲音都憋不住笑的有點顫抖:“走啊,相公。”

封天極不為所動。

“六郎……”

封天極無奈歎氣。

到一個小屋子前,推開破門,果然看到一張三條腿的桌子,斷了腿用碎磚一塊塊疊起來。

桌子麵倒擦得乾淨,上麵果然有一張……畫像。

南昭雪盯著畫像看半晌,舌頭在嘴裡轉好幾個彎兒:“這是……戰王殿下?”

小個子抬著下巴,驕傲道:“那當然,這張畫像,是我們村有名的馬瞎子畫的!”

“……”

封天極忍無可忍:“不是,你先等一下。你說,這畫像是誰畫的?馬什麼?”

“馬瞎子!”

南昭雪覺得他下一句就要問出“什麼瞎子。”

小個子重複道:“馬瞎子。”

封天極差點氣笑,看著畫像上鮮紅袍子,屎黃色盔甲,頭盔上幾根紅毛,還有手裡的大刀片子……

簡直形如惡鬼。

小個子貫口還冇有背完,清清嗓子繼續道:“這戰王殿下,真是神勇無比!

就見他身穿金甲,頭戴金盔,頂上紅纓隨風飄擺,紅豔豔刺人二目!”

“他手裡的拿著一把銀絲流光紫金刀。

就見這刀,紫微微藍汪汪,刀身厚刀刃薄,吹毛即斷,是削鐵如泥!”

“殿下一聲吼,嚇得匪徒當即後退;

殿下二聲吼,嚇得匪徒丟刀求饒;

殿下三聲吼,嚇得匪肝膽俱裂,當場吐血身亡!”

一通背下來,那才叫痛快。

南昭雪肚子悶得痛,咬住嘴唇才能忍住不笑瘋。

拍手叫道:“說得好!”

恰在此時,時遷和小胖子回來了。

尋聲找來,一眼瞧見畫像,時遷驚道:“謔,這鐘魁畫得……真傳神!”

南昭雪實在忍不住,肩膀笑得抽抽。

封天極眯著眼睛,看時遷猶如刀割。

時遷在那眼神中,感覺到殺氣。

小胖子道:“什麼鐘魁,那是戰王殿下的畫像!”

時遷錯愕:“??”

難怪,方纔遭遇跟著主子以來的第一次翻車。

時遷噎了片刻,生硬地岔開話題,對南昭雪道:“主子,小人把水取回來了,您瞧瞧。”

“好,來。”

一個個編了號,時遷在取水人家也悄悄留下記號,方麵對看。

一共取了十一個。

其中有八個被下藥,這八家距離都比較近,根據這個,南昭雪計算出被下藥人家的大概範圍。

就是不知道,其它地方還有冇有。

“看來,還要再分出一些人手,去查訪其它地方,有冇有類似的。”

封天極怒氣翻湧:“這個雍王,不但不幫忙,還給添亂。”

時遷小心湊過來:“王爺,小人可帶著這些人去查訪。”

這倒是個法子。

南昭雪眸子微眯,緩緩搖頭。

“我們的人手少,每個都很珍貴,這些人願意幫忙,自是好事,但也該用在該用的地方。”

“要想知道除了這裡還有哪,有個最簡單有效的法子。”

看她似笑非笑,狡黠如狐狸,封天極瞬間懂了她的意思。

“果然是好主意,我即刻去安排。”

南昭雪把幾瓶有藥的水還給時遷:“這幾戶人家,拿著解藥去幫忙,讓他們不必驚慌,也不必聲張。”

“是,小人明白。”

時遷迅速接過,片刻不停留,趕緊帶著小胖子去辦。

南昭雪輕吐一口氣,到院子門口,看到封天極正在吩咐守著大門的閆羅刀。

“王爺放心,屬下必定辦妥!”

“野風,過去幫忙,”南昭雪道,“雍王那邊的人或許有暗衛,不容小視,你們務必小心。”

“是,主子!”

抬頭看看雨勢,感覺小了些。

南昭雪輕歎道:“也不知道卓尚書那邊的情況怎麼樣,失蹤人口的事,能不能點進展。”

封天極說:“明天就會有訊息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