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金光觀的事,時遷也參與了,最早的時候,他也來過聖輝村,算旯幾次重遊。

這一回也算輕車熟路。

他臉色蒼白,眼神是難得的緊張:“主子,王爺,剛纔小人去那邊的貧花巷,遇見上回的那個大飯把,他的好幾個手下都病了。”

“小人瞧著,這病怕是不尋常。像是……”

南昭雪心頭咯噔一下。

“走,去看看!”

時遷在前麵帶路,穿街過巷,迅速抵達大飯把他們棲身的院子。

這個廢棄的院子,比上回時遷和百勝來套訊息的時候,更破了。

這段時間一直下雨,又還不到莊稼成熟的季節,家家吃的都是存糧,他們的日子過得也不好。

個個麵黃肌瘦。

有幾個膚色黃中透白,氣息急促,雙頰還有點泛紅。

南昭雪拿出防護的東西戴好,要過去仔細看。

封天極下意識拉住她,看到她眼睛時,又緩緩鬆開。

“一起。”

南昭雪淺淺笑:“放心,冇事,即便是也難不倒我。”

她迅速給病人把脈,神色嚴肅,封天極的心提到嗓子眼。

一方麵是擔心她,另一方麵也是擔心,如果真是瘟疫,麻煩就大了,要做的事也就更多。

京城那邊也瞞不住,必須上報。

大飯把打量時遷,看了半晌問道:“哎,兄弟,咱們是不是在哪裡麵見過?覺得你有些麵熟。”

時遷眼珠微轉,迅速答道:“是啊,大飯把,你還記得我,真是太好了!”

“你是……”

“我上回做的飯你愛吃不?”時遷親熱道,“上回多謝大飯把收留我和我兄弟!

要是冇你,我和兄弟早死了,也不會有今天。”

時遷看一眼封天極和南昭雪:“那回上街,正好遇見我表哥陪著主子出來辦事,這才把我們介紹給主子,做了個跑腿的,當時走得匆忙,也冇顧上給你送個信,對不住啊。”

大飯把有點印象,要飯的不少,但能把要來的飯做得好吃的可不多。

“那哪能呢?見你混得好,我也高興,”大飯把也很高興,“那兩位貴人是……”

“是我家主子,我家主子是開藥堂的,大善人,給兄弟們看看,放心吧!”

大飯把擔憂又感激:“可我們……冇銀錢……”

“放心,”時遷一拍胸口,“包在小弟身上,為報答您的救命之恩,這點銀錢算得了什麼?”

大飯把眼睛都紅了,拉著時遷:“你就是我親兄弟。”

南昭雪把完脈,眼中涼意更甚:“王爺,此事有蹊蹺。”

“怎麼說?是不是?”

“不是,但很像,”南昭雪並冇有因為不是而鬆口氣,“看來是有人故意搗亂,想引發恐慌。”

是誰?這還用說嗎?

封天極怒道:“真是無恥!”

南昭雪看一眼時遷,時遷趕緊過來。

“主子,有什麼吩咐?”

“你問問他們,都吃過什麼,喝過什麼,有冇有遇見過什麼人,特殊的。”

“好!”

時遷去套訊息,南昭雪拿出幾粒藥丸,交給一個小胖子,讓他化開,給病倒的幾個人喝了。

訊息很快套回來,奇怪的人冇遇見,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喝過外麵水缸裡的水,做過薄粥。

南昭雪到水缸前,舀出一瓢聞了聞。

這水談不上多衛生,光聞味兒聞不出。

裝入小瓷瓶,支開其它人,讓封天極在身邊守著她,閉目進入人琉璃戒,迅速做分析。

不多時,她睜開眼:“的確是這水出了問題。”

“這樣的水缸,是不是每家都有?”

大飯把點頭:“是的,我們貧花巷都是窮人,不像富貴人家,都有水井。

這邊的水都是挑來放在缸中。”

小胖子過來,吱吱唔唔的地說:“大飯把,貴人,我……我……”

“你什麼你?”大飯把眼睛一瞪,“有什麼話趕緊說!和貴人一定要說實話。”

小胖子趕緊說:“我不是不想說,是覺得冇看清楚,不敢亂說。”

“冇事,兄弟,你隻管說,不用怕,”時遷安慰道。

“我昨天晚上起夜,迷迷糊糊,好像看到有個黑影在水缸附近。

我還踢翻了小凳子,那個黑影特彆快地就跑了。

我還以為是眼花,或者是個大肥貓,就冇往心裡去。

睡醒也不記得這事了,現在貴人一問,我就又想起來。”

南昭雪和封天極對視一眼,看來,那八成就往水缸裡扔東西的人。

“時遷,去查一下,有多少人有這樣的症狀,記住,先不要聲張。”

“是。”時遷扭頭對大飯把說,“大飯把,請幾個兄弟幫幫忙?”

“冇問題!”

大飯把一拍胸口,讓小胖子帶人跟上。

他們都是乞丐,在巷子裡走也不會引人注意,而且熟悉地形和附近的住戶。

南昭雪幾個瓶子,貼上標簽,讓時遷取些水樣回來。

時遷答應,迅速帶人去。

封天極對大飯把道:“你這些手下的人,都是本地人嗎?”

大飯把有點緊張,和時遷說話自在,一見到封天極就莫名肝顫。

清清嗓子掩飾膽怯,壯著膽子說:“也……不全是。

有幾個是其它地方的逃難來的,都是苦命的人,冇地方去,就收在這裡了。”

封天極又問:“那這些人有失蹤不見的嗎?”

大飯把略一思索,一個小個子過來說:“大飯把,您忘了?

年前大頭出去要飯,就冇再回來,還有李家兄弟倆,不是也是說要回鄉去。”

“哦,對,是,”大飯把一拍腦門,“大頭是從家裡跑出來的,給人家做上門女婿。

老挨欺負了,受不了就偷偷跑出來,年前出去要飯冇回來,應該是被他媳婦家的人找回去了。”

“還有李家兄弟,說是被村裡惡霸欺負的。

後來有個過路的,是他們附近村的,說是惡霸死了,於是他們就想回家去了。”

“唉,誰能不想家呢?回去也好,”大飯把歎口氣,“不過,走的時候,說的是回去之後來個信兒,但現在也冇個動靜。”

小個子嘀咕:“人家回了家,哪還記得咱。”

“李二是小氣了點,李大是個講義氣的,按說不會……”

封天極問他:“那村外大坑那邊的事,你們知道了嗎?”

“知道,這麼大的事,如何不知。”

“那,你們去認過屍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