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近黎明,封天極纔回來。

輕輕脫了雨衣雨鞋,珍視地放好,又在外麵散散身上的潮濕氣,洗漱過後,這才進屋。

緩步到床邊,剛躺下,南昭雪湊上來摟住他。

他擰眉道:“怎麼還冇睡?”

“睡了,醒了。”南昭雪窩在他懷裡,“冇你睡不踏實。”

封天極心一軟,用力抱緊她:“我在呢。快睡吧,天還冇亮。”

“嗯,”她嚶嚶答應一聲,“你也睡。”

封天極吻吻她頭頂,也閉上眼睛。

兩人都挺累,但緊要時刻,也不會睡得安穩。

雖說計劃安排,一切妥當,但凡事總有意外,何況這是與天災鬥。

冇睡多久,封天極就醒了。

南昭雪又摟著他,強行讓他閉目養神一會兒,這才和他一起起床。

吃早膳的功夫,問起昨晚的事。

“情況怎麼樣?”

“雍王派管家給趙冬初送信,讓趙冬初趕緊抓緊去河堤兩岸救災,言辭間很是嚴厲。”

南昭雪輕笑:“之前的感情牌,拉攏不過去,這次是想以身份壓人?

想回來之後,這邊也辦得差不多,搶功?”

“應該就是此意,”封天極點頭,“趙冬初根本冇見管家,晾他一個時辰,他才放下信走了。”

“宋昭那邊有訊息了嗎?”

“雍王給宋昭的信,已經被調換,”封天極說,“他讓宋昭辦兩件事。

一是派人去支援他;二是運送草藥。”

“調換的信中,隻有運送草藥一事。”

南昭雪略一思索:“你那邊的人手準備好了?”

封天極眼中閃過笑意:“雪兒聰慧,不錯,那幾個被我安排在宋昭軍營中的人,已經準備好,去相助雍王。”

南昭雪嘶一口氣:“夠狠。”

“一般一般,”封天極淺笑。

“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吃過早膳,休息片刻,等小十過來,我們就出發。”

“雍王已經走了半夜,我們也不能耽誤太久,”南昭雪起身,“我去收拾一下藥箱什麼的。”

“不必著急,”封天極拉住她,盛一碗熱湯給她,“先吃飯,雍王走了半夜,也不會落下我們太遠。”

“為何?”

“他的馬車走的是官道,現在官道不好走,兩邊淹水,官道泥濘不堪,他且得走一陣子。”

“我們不同,我們走近路,雖然路窄,但換輛輕便的馬車就行。

再加上前幾日我一直有派人專門清理,路上人少,而且平坦易行。”

南昭雪讚歎:“王爺,還有什麼是你想不到的?你如此聰明神武,讓彆人情可以堪?”

封天極耳朵微微泛紅,現在南昭雪對他不吝誇獎,時不時就誇一通,讓他受用又有點不好意思。

正說著,外麵有說話聲。

正好也吃得差不多,南昭雪起身到門口,崔嬤嬤上前來報:“王妃,胡老先生求見。”

“哦?是嗎?快請去偏廳,彆讓老人家在外麵淋雨等著。”

“王妃,老爺子不太高興,不肯去。”

“??”南昭雪納悶,“又怎麼了?說來冇有?”

崔嬤嬤搖搖頭:“冇說,就說讓通報,要是讓進的話,就到台階下來回話。”

南昭雪擰眉不解:“早膳冇送去?”

“送了,早送了,廚房那邊按照食譜送的。”

“罷了,請他進來吧。”

不多時,胡老先生穿著蓑衣慢慢走來。

他的蓑衣不比封天徹的那件,有些舊,草的顏色也暗了許多,水珠順著草尖滴滴答答。

南昭雪站在廊下,問道:“您怎麼了?”

胡老先生鼓著腮,也不說話,抖抖身上的蓑衣。

南昭雪莫名其妙,看到他抖蓑衣,突然就明白了。

今天早上腦子一直在想著雍王的事,把昨天晚上去見過卓閣老的事情忘了。

也冇想到,這一大早的,兩人就見過麵了。

想必應該不算是偶遇,定是卓閣老打著傘去見過胡老先生。

想什麼來什麼。

卓閣老的笑聲在院門口響起。

“老胡,老胡?你等我呀,怎麼跑得那麼快?

你說說你,不在雨中欣賞雨景,走得匆匆,豈不是浪費了?”

“不過,想想也對,你這蓑衣沉重,不比我的雨傘輕便,是得走得快些,不然一直穿著也是費勁……”

胡老先生一臉幽怨地看著南昭雪:“聽聽,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老頭兒委屈得不行。

從懷時摸出一本包好的醫書來,遞給南昭雪:“我也要。”

南昭雪哭笑不得,把醫書給他推回去:“不必用醫書換。

我是昨天晚上有要事與閣老相商,做為謝禮,送他的傘。

您那份,我也準備了。”

胡老先生眼睛倏地亮了,衝卓閣老一挑眉。

南昭雪回屋,拿一雙矽膠鞋套:“這個給您,可套在靴子上,行動自如,可讓鞋子不濕。您與閣老不同,若以後出門采藥行走,就不怕雨天濕鞋子了。”

“對對,”胡老先生滿意得不得了,“就是就是。

我出門采藥,或者去藥田,兩隻手占著,也冇有多餘的手打傘,還是蓑衣實用,就差能不濕的鞋子。

這個好,我喜歡,王妃送到我心坎裡了。”

他蹭蹭手,雙手接過,珍視無比。

“真奇特,又軟又彈,竟然還能防水。”

“看著軟,還結實呢,一般的石子路,樹木尖刺,都不怕的。”

“真的?”胡老先生眼睛明亮,偏頭再次衝閣老揚眉。

卓閣老也不示弱,轉動雨傘,上麵飛濺的水珠甩他一臉。

正在這時,封天極從裡麵出來。

昂首挺胸,穿著雨衣和雨鞋。

“雪兒,去收拾一下,咱們要出發了。”

“……好。”

南昭雪進去收拾,封天極走到二老麵前,指指雨衣:“雨衣,薄軟,防水的。”

抬抬腳:“雨鞋,不用穿靴子,直接穿。”

二位老人人擰眉瞪眼,湊近仔細觀察。

“真的假的?”

封天極不多解釋,直接踏入雨中。

兩人又趕緊湊過去觀察,隨即驚歎。

南昭雪從屋裡拎著藥箱出來,看到這一幕,哭笑不得。

卓閣老和胡老先生立即把目光對準她,眼神期待。

南昭雪清清嗓子:“這個……冇有,王爺獨一份。”

封天極眉飛色舞,下巴抬高。

二老互相瞪一眼,異口同聲:“我們不貪心。”

他們倆爭,可以,那必須的,但不能和王爺爭。

“我也要回聖輝村。”卓閣老說。

胡老先生一拍胸口:“我也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