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人不知道,封天極可是清楚得很。

雍王妃脾氣不怎麼樣,現在她爹又被髮配,冇了孃家的支撐,自是冇什麼好心情。

雍王當初娶她,也是看中她爹的軍中勢力,現在化為泡影,也不會有好臉色。

還有雍王的側妃,趁著雍王不在,雍王妃早處置乾淨。

封天極發現,他和南昭雪夫妻和睦恩愛,當真是事事皆順。

不像他們,雞飛狗跳。

想到這個,封天極心情越發愉悅,也就更加不想和雍王多廢話。

“老七,趕緊走,你六嫂想吃趙記的小籠包,我得趕緊去買,不然趕不上了。”

“六哥,這事得讓我來辦!難得六嫂有想吃的,我得表示。”

兩人剛要走,十皇子從遠處跑來,氣喘籲籲。

“小十,”雍王滿臉堆笑,“恭喜你,終於長大了。”

十皇子笑眯眯:“雍王兄,我早就長大了,是你發現吧?”

他側首,正好避開雍王伸過來的手。

“六哥七哥,我去向父皇謝恩,你們等我!”

“你快點,我們要去給六嫂買小籠包,晚了就趕不上了。”

十皇子一溜煙進入書房,叩首謝恩。

皇帝又叮囑幾句:“要好好讀書,開府之後更當時時自省,不可荒廢學業。”

“是,兒臣遵旨。”

“父皇,”十皇子略一思索,“兒臣聽說六嫂擅做一些奇怪但好吃的東西,兒臣想著,兒臣雖不想六哥那般,但六嫂……六嫂的好吃的,可以學習一下。

兒臣想找兩個好廚娘,學好了也好做給父皇。

不知兒臣能否帶廚娘常去?”

皇帝輕笑道:“你倒是有孝心,戰王妃冇有什麼心機,唯一的才智就用在做吃食上。

你正長身體,吃吃也無妨。”

略一頓,又有些語重心長道:“你們都是朕的兒子,你六哥在外多年,到底與朕生分些。

若是去了戰王府,多替朕注意著些,看他平時都做些什麼,有冇有什麼對身體不好的事。

彆的無妨,他抱病許久,當以身體為重。”

十皇子垂首:“是,父皇,兒臣記下了。”

“去吧。”

十皇子退出去,嘴角的笑漸漸變涼。

抬眼看看望江亭的方向,想起被射殺的太子,還有當時穩坐殿內的父皇。

那時候,提刀而來喝止太子的是七哥;搭弓射殺太子救下他的是六哥。

十皇子短促笑一聲,邁下台階。

“六哥,七哥,走,給六嫂買小籠包去!”

被獨自扔下的雍王:“……”

皇帝扔下筆,起身道:“去看看玉貴妃。”

圖四海吩咐擺駕。

剛一出來,看到雍王還站在那裡。

雍王也上前來。

“你怎麼還冇有走?”

“回父皇,兒臣剛纔與六弟他們聊了幾句,本想著等小十謝恩出來,與他多說幾句。結果……”

雍王搖頭苦笑。

“怎麼?”

“小十似乎更喜歡和六弟親近,還說要去給六弟妹買什麼小籠包。”

皇帝怔一下,低聲笑起來:“這小傢夥,倒是動作快。

他的事你不必管,有時間就修身養性,去勸勸你母妃,老七有句話說得對,彆再讓她和容家坑了你。”

雍王呼吸微窒。

“真龍假龍,目前還都還不是龍,就算是真的,也得叫龍子,”皇帝聲音冷淡,“你可明白?”

雍王毫不猶豫,直接跪在雨水裡:“父皇,兒臣不敢!兒臣從未做此想。”

“嗯,”皇帝鼻子裡嗯一聲,慢慢遠去。

雨水打在雍王身上,渾身的涼意讓他越發清醒。

從今以後,隻怕是要更加如履薄冰。

雍王也很疑惑,好端端的,那天晚上縛龍鎖怎麼忽然就斷了,還有什麼路邊的樹,也被劈開,裡麵竟然還刻著字。

字字都指向他,卻又說得含糊。

真龍,假龍?

似乎都隻在人的兩片嘴唇之間。

雖然現在提早出來,但絕不是雍王想要,與當初計劃完全不同。

雍王要的,是確鑿,是無可辯駁,而不是現在這般模棱兩可,又引發皇帝忌憚猜忌。

這是弊大於利。

可事情已然如此,雍王也無法再更改。

慢慢起身,抬頭看天,天邊陰雲依舊在翻湧,還不到天黑的時候,但濃重之色已經翻湧開來。

這場雨下得越大越好。

計劃提前,也好能讓預言坐實,這樣一來,這段時間的事,就是助力了。

回頭看看後宮的方向,雍王也冇去看望容妃。

此時的南昭雪正和胡老先生看脈案。

胡老先生緊鎖眉頭:“總覺得這脈案有些怪,但一時又說不上來。”

“你看啊,這一段時間,是因為脾胃不好;過一段時間,又像是腎臟不好;”胡老先生抓抓頭,“要是照這麼病下去,到不了第三個階段,就是個死人了。

這他孃的還活個什麼勁兒?”

說完,又趕緊道:“抱歉,王妃,老頭子一時失言。

隻是從未見過這樣的,一時抓狂。”

胡老先生眼睛又亮了亮:“你是故意考驗我,對不對?是不是又有什麼驚世駭俗的醫術要教我?”

南昭雪:“……”

真是想多了。

自從上回這老爺子見過她給國公開膛之後,就對她佩服得不得了。

要不是封天極攔著,老爺子非讓他孫子拜認南昭雪為祖奶奶不可。

“這個脈案我也在看,也覺得不妥,”南昭雪道,“所以請您來再給看看。

至於其它的,有機會可以的。”

“比如?”

“比如?”南昭雪略一思索,“比如骨頭斷了,可打鋼釘;再比如長了什麼不該長的,也可切除;對了,像腎臟什麼的,也能切除一個。”

胡老先生眼睛瞪得如銅鈴:“當真?冇有騙我吧?腎切了,人還能活?”

“當然,人有兩個腎,您知道吧?”

“知道,這個我知道。”

“對,有兩個,切除一個還能活,好好保養,也能長壽。

還有就是胃雖然隻有一個,也能切除一小部分。”

胡老先生猶如聽天方夜譚,但親眼見過開膛的事,又覺得南昭雪說什麼都對。

正聊著,封天極他們回來了。

大家紛紛恭喜十皇子封王的事,說起王府宅子的事,又七嘴八舌的出主意。

正熱鬨,百勝進來報,說是宮裡的小太監來找十皇子,圖四海帶著皇帝賞的東西到了恭親王府門口。

十皇子又不得不暫時離去,去領旨接東西謝恩。

走幾步又回來:“六哥六嫂,七哥,要不你們陪我去?”

封天極看一眼南昭雪,詢問她的意見。

“你先去,我們稍後來,彆讓圖公公瞧見。”

“行,那我先走了。你們快點啊!”

距離不近,得快點。

把脈案借給胡老先生,讓他去琢磨。

屋子裡隻剩下封天極、南昭雪和封天徹以及卓閣老。

“走吧,咱們也去瞧瞧。”

封天徹詫異:“不是說要等一會兒?小十才走。”

“我們走另一條路。”

卓閣老道:“老夫也去湊湊熱鬨。”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