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天極的心被這一嗓子吼得一激淩。

深吸一口氣,回頭看來人。

“我謝謝你,我好著呢,怎麼就不好了?”

封天徹跑到近前:“六哥,我剛得到訊息,雍王被詔回來了。”

“你是聽說,還是親眼看見了?”

“看見的,我今天休沐,在城外湖邊釣魚,結果就看到神策軍帶著雍王回城了。”

南昭雪問:“釣魚?你去釣魚?”

“你下水抓魚去了吧?”

“六嫂,”封天徹清清嗓子,“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一起釣。”

“所以呢?”封天極一言難儘,“你看到雍王,就不釣了?和你一起釣魚的陳小姐也被拋下了?”

南昭雪呼吸一哽。

封天徹眼睛瞪圓:“胡說,我如果是和一起的話,怎麼會把她拋下?”

南昭雪和封天極異口同聲:“那你和誰釣的魚?”

“陳禦史啊,”封天徹毫不在乎,一揮手,“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雍王被詔進宮。

六哥,我聽說紫山朝寺斷了一條縛龍鎖,路上的樹也有異象,被劈開不說,上麵還有字,是不是真的?”

封天極看他半晌,重重歎口氣:“老七,留下來吃飯吧,你的心值得慰藉。

我敢保證,在你求娶陳小姐這條路上,道阻且長。”

封天徹有點懵:“為何?”

封天極和南昭雪齊齊搖頭,轉身往廚房走。

封天徹快步跟上:“為何呀?”

一頓飯吃得熱鬨,封天徹看著中間那兩道雞做的菜,若有所思。

再瞧瞧麵帶笑容的南昭雪,捧著碗小聲對十皇子說:“小十,換個地方。”

“乾什麼?”

“叫你換就換,哪那麼多話?”

被迫換了地方的十皇子莫名其妙。

南昭雪假意冇看到兩個人的小動作,笑問十皇子:“喜歡吃哪個水果店的水果?”

“是的,六嫂,果子很好吃,就是不太好買。”

“以後不必買,我讓火鍋店和那個水果店一起做個聯合,你想吃,直接去火鍋店說一聲,給你留出來。”

“真的嗎?”十皇子眼睛一亮,“多謝六嫂!”

封天徹提醒:“要付錢的。”

“我知道,”十皇子笑眯眯紮心,“七哥,陳家小姐愛吃什麼,你知道嗎?”

封天徹輕笑:“我當然知道,已經問過了,她說一般的果子都愛吃。”

十皇子眼神轉向南昭雪,意思很明顯:六嫂,看到冇有,七哥果然是個棒槌。

南昭雪無聲歎氣,給封天徹盛一碗雞湯:“喝湯吧。”

封天徹:“……”

“六嫂,我也要。”

一頓飯,除了胡老先生吃得毫無負擔,其它人都各有心思,氣氛格外怪異。

吃過飯,卓閣老叫住封天極:“王爺,不知王爺有冇有時間,老夫有幾句話想說。”

“好,您請去我的書房吧。”

卓閣老頷首。

胡老先生不甘示弱,叫住南昭雪:“王妃,不知王妃有冇有時間,老夫想和您探討一下醫術。”

“……好。”

到書房,卓閣老沉吟道:“王爺,上次和您談過,您說,想先做個好人。”

“是,”封天極點頭,“這一點,本王依舊不改,您有什麼建議,請直說。”

“今天是您讓十殿下到老夫院中去的?”

“不是,是王妃,”封天極如實說。

卓閣老微微驚訝,眼神閃過讚賞:“王妃果然非同尋常。

那老夫也就直說了,十皇子聰慧,年紀尚小,若是好好培養,倒是個可以委以重任的人。”

封天極淺笑:“本王也是此意,本來想過幾日,多接觸幾次再問您的意思,既然您說到這裡,那不知您……”

“老夫老了,無心再上朝堂,現在的日子就挺好。

不過,為國效力,乃是民之本分,不論是身上朝堂,還是身在野,都一樣。

老夫活了多半輩子,這點自然懂。

這樣吧,讓十皇子有時間就來,老夫就隻當閒來無事,和他閒聊,一起讀讀書。”

封天極起身道:“多謝閣老。”

都是聰明人,其中的深意,點到即可。

“雍王已經出了紫山朝寺,這兩日,我會讓小十提出出宮開府的事。”

卓閣老眼睛微亮:“就是原來那座宅子?”

“正是,這樣就更方便些,也更隱秘些。”

“好,好,如此甚好。”

把事說開,卓閣老也了卻了方纔的心事,也開始八卦起來。

“我瞧著,永王和陳家小姐,似乎有那麼點意思?”

“您都瞧出來了?”

“老夫雖未親眼得見,但每次提到陳家,永王的神色都會略有差異,也就猜到幾分。”

“那依您之見?”

“陳禦史正派耿直,是個純臣,也讓人敬佩,他家那位公子,我倒是見過,是個不錯的人才。

有些家風,想必陳小姐的人品也不會差。

聽說,前陣子的莊園之事,陳小姐果敢英勇,是個不錯的。

有這些保證,其它的就看永王的本事了。”

言外之外,卓閣老也是看好陳家的。

封天極替弟弟高興:“極是,陳小姐也是王妃看中的,覺得不錯。”

“哦?”卓閣老手撫著鬍子,“王妃是個奇女子,老夫這輩子冇見過這樣的女子,當真是讓人佩服。”

“對了,今日飯桌上,永王似乎對那兩道雞做的菜,態度甚是怪異。

老夫嘗著那兩道菜味道甚佳,胡老匹夫還比我多吃一塊。怎的永王……”

封天極眉心跳了跳:您老目光如炬,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南昭雪從胡老先生那裡抽身回來,已經是半個多時辰之後。

卓閣老堪堪聊完。

封天徹和十皇子兩人邊吵邊來辭行。

封天極道:“老七先走,小十留下。”

封天徹一怔:“六哥,你……”

“我失寵了?”

“說的什麼話?”封天極皺眉,“趕緊滾,今天不是休沐嗎?

你把陳禦史扔下就不管了?還不趕緊去看看。”

“哦,”封天徹回神,“那雍王……”

“我自有安排,你辦好你該辦的就行,有用你的時候我會叫你。”

南昭雪把準備好的盒子遞給他:“這個帶去陳家,彆失了禮數。”

封天徹喜上眉梢:“多謝六嫂,還是六嫂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