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極叮囑百勝:“不著急打草驚蛇,讓他們運,記住他們的路線,動用的人手,以及所有與之相關的人。”

“是,屬下明白。”

百勝不敢有絲毫大意,他感覺得到,此時此刻的王爺,猶如迴歸戰場,在帥帳中發號施令,收割性命。

“去吧。”

封天極一夜未眠。

南昭雪睡得也不怎麼安穩,夢中似又顯現那個古怪的夢境,還有一些零碎的片斷。

像是來自原主的記憶,又像是來自她自己。

讓她第一次分辨不清。

醒來時,發現封天極正站在窗下,初晨的陽光落在他身上,像鍍了一層淡淡金光。

“天極?”

她的聲音帶著早晨特有的暗啞和慵懶,封天極回頭。

她手支著頭,懶洋洋的,絲質寢衣的袖子滑落,露出雪白的手臂。

黑髮散著,如絲如綢,腮邊翹起一小撮,調皮的顫動。

封天極心頭一暖,快步過去,輕輕擁住她:“醒了?時間還早,不多睡會兒?”

“你什麼時候起來的?”南昭雪窩在他胸口,聲音悶悶的。

“時間不長,”封天極吻吻她頭頂,“想吃什麼?我命廚房安排。”

南昭雪雙手摟住他脖頸:“不想吃,想讓你陪我再睡會兒。”

“……好。”

封天極順從地在她身側躺下,輕擁著她。

暖暖的,把這一夜微涼的心又暖過來。

南昭雪輕撫著他後背,讓他淺淺睡去。

她的眸子清亮,看著他略帶疲倦的臉。

又怎麼會看不出,他這一夜根本冇睡。

應該也是為了昨夜的事。

南昭雪暗下決心,一定要查明那個人是誰,如果是千機閣的話……

很好,姑奶奶跟你不死不休!

封天極總算小睡近一個時辰。

吃完早膳,南昭雪提出要去街上逛逛,順便聽聽訊息。

龜縮著逃避,不去麵對,不是她的性格。

“好,”封天極命百勝備車。

“不備車,就走著閒逛逛,”南昭雪吩咐,“帶上百勝和閆羅刀,還有野風,一同去。”

“行。”

一行人一起出王府。

果不其然,關於李侍郎身死的訊息,已經傳遍。

不隻街上的百姓在傳,還看到京兆府派了人過去,應該是李府的人報官了。

這也是正常程式,彆說李侍郎有官身,就是普通百勝,不明不白的死了,也是先要報官,讓官府驗明正身。

“到時候再去京兆府看看,死因是不是和我預測的一致。”

“不會差的,”封天極握著她的手慢步往前走,“心臟中針,一擊斃命。”

“那也要看看是什麼針,如此厲害,這暗器可不一般。”

“你是想從暗器上找端倪?”封天極略一搖頭,“若是朝中武將,還好查些。

可江湖之大,會用暗器的人豈止千萬,門派也是五花八門,一枚針,看不出什麼。”

南昭雪想想也對,如果能看得出,對方也不會輕易用。

“那支箭呢?”

“普通的白羽箭。”

“可那把弓很特彆,”南昭雪對那把弓印象深刻。

“已經派人去找,雪兒,我不會放過他。”

南昭雪與封天極十指交握:“我知道。”

走著走著,走到火鍋店附近,客人還是不少,但比起冬日,是少了些。

南昭雪早觀察過火鍋店的房子,想著安裝幾個排風扇,這樣就能涼爽些。

或者,再上些其它的菜品,適合夏天的。

走了一路,也有點累,訊息也聽得差不多,也就進入店裡歇一歇。

時遷給上了涼茶,水果、果子、乾果碟子擺了一桌。

“主子,中午在這兒吃吧,小人準備。”

“也好,”南昭雪點頭同意。

推開窗子,南昭雪目光掠向外麵,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眼神示意,封天極順著望去。

“他果然在有意跟著我們。”

“百勝,”南昭雪吩咐一聲,“一會兒有人來找,讓他們彆攔,讓他上來。”

“是。”

冇多久,樓梯一響,有人敲門。

“進來。”

張列推門而入,他換了身衣裳,但看得出,身上的傷還冇有好利索,走路還是有點受影響。

南昭雪不動聲色,封天極也冇說話。

閆羅刀和野風虎視眈眈。

隨後跟上的百勝手握刀柄。

張列清清嗓子:“王爺,王妃,在下並冇有惡意。

此次的確並非是偶遇,實在是聽聞一件駭人的訊息,想告知王爺。”

他也察覺到,屋內的氣氛不對,他一個人單槍匹馬,彆說這麼多人,光是封天極,他就對付不了。

既然來,就得擺出誠意。

當然,是他以為的誠意。

封天極眉梢都冇有動一下:“什麼駭人的訊息?”

“王爺,”張列上前一步。

野風喝道:“退後!”

張列又退回去。

“王爺,想必已經聽說了李侍郎死去的事吧?”

封天極略一頷首:“自然,全大街都知道。你指的就是這個?”

“一部侍郎,突然身死,這難道不夠駭人嗎?最為關鍵的是,下官知道他是因何而死。”張列壓低聲音說。

封天極眸子微眯:“你知道?”

南昭雪目光由上自下打量他:“不會是你……”

“當然不是,絕不是在下,”張列否認,“在下身上有傷,二位也親眼瞧見,彆說去行凶殺人,就是行動都略有不便。”

“昨日被追殺……”

“說今天的事,李侍郎之死,你的事,我們冇有興趣,”南昭雪打斷他。

“是,”張列噎了口氣,“李侍郎是為人所害,目前,京兆府已經插手。

至於官府能不能查出什麼來,那就不得而知。

不過,在下可以肯定,他是死於歹人之手。”

“你因何如此肯定?”

“親眼看見了?”

張列臉色凝重:“在下雖然冇有親眼看到,但在下已經聽說,據李府的家丁護院所說,凶手乃是兩名刺客。”

“巧的是,在下身上受的傷,也與兩名刺客有關。”

南昭雪狹長的眸子眯起,光芒鋒利:“哦?你也是被兩名刺客追殺?”

“正是!所以,在下肯定,李侍郎的死,與他們脫不了乾係。”

“那你說說,他們是什麼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