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極其實是不信的。

他是從王府一路趕來,路上想了想,又想起南昭雪曾經說,要好好反擊太子妃。

她既然冇有反抗跟去,是不是已然有了對策?

畢竟,依她的性子,如果不想去,太子妃也不能將她如何。

思及此,封天極又半路折回,去東宮請了太子。

太子隻知太子妃為著腹中孩子,要讓戰王妃陪著去祈福,其它的並不知情。

本來也想跟,一想到戰王妃那冷豔的模樣,他就覺得心癢癢。

可太子妃說,這是女子之間的事,不讓他跟著。

他也就作罷。

後來封天極來找,他又欣然前往。

哪料到,一來就是這種事兒。

封天極雖然相信南昭雪聰明冷靜,但總感覺她到底是直了些,這些陰毒的計謀讓人防不勝肪,她身邊又隻帶了一個直愣的丫頭。

萬一,稍一疏忽……

封天極不敢細想。

他看著黑沉沉的屋子,想著智空說的那些,他不信是南昭雪主動,但又擔心,她會不會中了什麼暗算……

越想越氣,手上的力道也收緊,南若晴被掐得臉色變紫,眼前發花,耳朵裡一片嗡鳴,胸口一陣陣刺痛。

太子妃眼見如此,也是心驚。

南若晴可是阮氏的心頭肉,阮氏還有大用,要是南若晴這麼死了……

她抓著太子的衣袖,哀聲道:“殿下,快勸勸戰王啊,這要是出了人命,豈非是對他自己更加無益?”

太子倒是樂得見封天極衝勸殺人,而且還是因為這麼勁爆的事兒,他心裡都要高興死了。

唯一的遺憾,就是戰王妃那麼冷豔的人兒,竟然被一個僧人給……

眼下的表麵功夫還是要做,他拍拍太子妃的手,上前一步道:“六弟,彆衝動,這裡是佛門淨地,切不可殺人性命啊!”

太子妃也抹著淚道:“戰王,本宮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如本宮去把王妃請出來,或許你們當麵說一說……”

“找本王妃說什麼?”

一道清冷的女聲,從院門口傳來。

封天極霍然回首。

南昭雪踏著月色而來,一襲月白色衣裙,烏髮隨意散在腦後,無半點裝飾。

清潤的臉龐光潔如玉,映著跳躍的火光,籠著周圍的影影綽綽,看不分明,隨著她慢慢走近,五官慢慢清晰明朗。

她眼神清冷,眼尾微微揚起,自帶三分淩厲。

她誰都冇看,徑自走到封天極麵前:“王爺怎麼來了?一來就這麼大脾氣?我這不成器的庶妹,又惹到你了?”

封天極一顆心在腔子裡激盪,最初的憤怒、震驚、擔憂此時都儘數退去,隻剩下濃濃的歡喜。

他五指一鬆,指尖退出皮手套,順勢扔在南若晴身上,抓住南昭雪的手:“本王冇事,就是知道你不回府,怕有人欺負你,所以纔來看看。”

南昭雪冷不防被他抓住手,感覺他微潮的掌心,指尖的力度,心裡有點奇怪。

這男人這麼激動乾什麼?

難不成也愛看好戲?

本著演戲到底的精神,南昭雪冇有掙開他的手。

“王爺放心,這裡雖然睡得不如王府,但也是佛門淨地,身心都會安寧,也冇有人欺負我,太子妃對我也算照顧。”

她提到太子妃,太子妃才猛地回神。

“你……你怎麼在這兒?”

南昭雪眼底冷意閃過,微詫異道:“我的確不住這,住在隔壁院子,本來正要歇下,聽到吵吵嚷嚷的,隱約還有我家王爺的聲音,這纔過來,怎麼?我不能來?”

她說著又看看封天極:“王爺,這是怎麼了?”

太子妃胸口起伏,腦子裡一片懵,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她氣得心痛,甚至連小腹也有點隱隱的痛。

南若晴癱在地上又是咳嗽又是喘氣,看到南昭雪出現也是震驚萬分。

從地上爬起來道:“你怎麼會在隔壁,你剛剛明明就在屋裡,與那個僧人在一起,我親眼所見!”

南昭雪的臉色陡然一沉:“南若晴,你在說什麼?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

“我……”

南若晴話冇說完,野風上前,二話不說推開翠兒,掄圓胳膊給南若晴幾個耳光。

“看來本王的確是人微言輕了啊,不論什麼東西都能當著本王的麵兒質問誣衊王妃了。”

封天極語氣幽幽,掃一眼百勝。

百勝走到智空麵前,拎著他過來。

智空被封天極那一腳踢得丟了半條命,嘴角還在淌血,像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太子妃呼吸加快,她此時真有些擔憂,封天極的氣場可不是誰都能扛得住的,若是這傢夥受不住說出什麼不該說的……

她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眼前就紅光一閃。

鮮血飛濺,染紅了她的裙襬。

她嚇得差點尖叫,臉上血色退去,死死咬住嘴唇。

太子也嚇了一跳:“六弟,你!”

封天極長劍上鮮血滾動,語氣如劍般鋒利:“本王從不會審問這種雜碎,想要知道什麼,自己也能查得出。”

太子不悅道:“那也不能說殺就殺,總得聽聽他說什麼。”

封天極嗤笑一聲:“他算個什麼東西?什麼時候他這種人說話,本王也需要聽了?他的嘴太臟,本王嫌耳朵難受。”

他偏頭看看南昭雪:“王妃說是不是?”

“王爺說得是。”南昭雪點頭。

封天極心裡高興。

太子眼神中閃過怨恨,封天極頎長挺拔,墨色錦袍,南昭雪亭亭玉立,月色長裙,一黑一白,明明最樸素的顏色,卻讓其它的豔色華麗都失了光彩。

他眼角的餘光掃到麵如白紙的太子妃,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嫌棄。

封天極提著滴血的劍走向南若晴。

南若晴嚇得腿腳發軟,想動也動不了,嘴唇都在哆嗦。

“你呢?還想說什麼嗎?”

南若晴連連搖頭。

“你剛纔說,親眼看見了什麼?”

南若晴更用力的搖頭,緊閉著嘴巴。

“很好,”封天極回頭看百勝,“去,把裡麵的人拖出來,本王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

“是!”

百勝邁開大步往裡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