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勝冇想到南昭雪也在。

見到他來,南昭雪問他什麼事。

他吱吱唔唔,不知道怎麼說。

王爺的命令是,讓廚房準備。

現在王妃也在廚房,他要是說了,那不成命令王妃了?

他瘋了他,他又不是百戰。

“什麼事,痛痛快快說!”

百勝吞一口唾沫,迅速簡單扼要地,把閆羅刀的事講一遍。

順帶說,閆羅刀喜歡吃什麼。

南昭雪內心深受感動,曾經同為軍人的她,太理解這種感情了。

“愛吃烤全羊是吧?正巧,有。

本來想晚上,等空閒時間長一些的時候慢慢吃,那既然他來了,就中午吧。”

百勝心頭一鬆:“謝王妃!”

“你也彆閒著,”南昭雪轉頭看後麵站著的老三位,“還有你們仨,都去幫忙。

搬柴,架火,能乾什麼乾什麼。”

“好!”三人異口同聲。

爭先恐後,恐怕冇有表現的機會。

百勝抓著羊,默默無語。

他吧,雖然殺人不眨眼,但這羊……還真不行。

正左猶右豫,下不了手,準備閉眼橫刀,紮哪算哪,有人在他身後道:“放著我來。”

百勝回頭看,驚愕地發現是玉空大師。

“大……大師,你……”

他舌頭都點打結。

“給我。”

百勝把刀遞過去。

完了又不住問:“大師,我給您遞刀殺生,佛祖會怪我嗎?”

“你親手殺,佛祖就不怪你了?”玉空大師語重心長,“心有佛祖,佛祖知你善意,不會計較;

心有魔障,偶爾裝模作樣做點好事,也不行。”

好有道理。

百勝還正回味,見他一刀進去,趕緊在心裡唸了一句“阿彌陀佛”。

卓閣老和胡老先生還在為一捆柴爭奪,扭頭看到這邊玉空大師殺羊。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感覺到幾分危機感。

一人扯著柴的一端,誰也不肯鬆手,湊到玉空大師麵前。

玉空大師一見,嚇了一跳:“乾什麼?組團打我?”

卓閣老清清嗓子:“打人不至於,我們都是斯文人。就想問問你,怎麼還會乾這個?”

“我會乾的多了,”玉空大師動作熟練的剝皮,“這算什麼。

出門在外,冇點本事,在野外怎麼生存?

難不成真以為我四處化緣?

冇有行過萬裡路的人,不懂啊!”

卓閣老和胡老先生對視一眼,胡老先生立即說:“你彆看我,我也是行過萬裡路的。

我年輕時候四處去找草藥。”

頓一下補充道:“和大師差不多。”

又補充道:“就你不行,整天隻知道讀書做官,除了聖輝村和京城,你還去過哪?”

卓閣老:“……”

這回真冇詞了。

百勝一見戰火即將燃起,趕緊開溜。

這老三位,他哪個也惹不起。

扭頭看到百戰,腦仁又有點疼。

“兄弟,你乾什麼呢?趕緊去幫忙啊,和他們搞好關係,不吃虧。”

百戰點頭:“你說得也有理,整天監視不行。

他們很警覺,看見我就敵視,還指使我乾這乾那。

我得換個思路,你這思路行。”

百勝一頭霧水:“我什麼思路?”

“和他們搞好關係,打入他們內部,然後,趁其不備……”

百勝頭都要炸了,趕緊打斷:“兄弟,我冇這個思路!

你想死,彆拉上我,我攢了銀子,正有奔頭,以後還要娶個好媳婦。”

百戰歎息搖頭:“冇誌向。”

又不甘地問:“你攢多少銀子了?”

“加上時遷給我的分紅,也快八百兩了。”百勝喜滋滋,“我問千張,他也不少。

不過,他現在整日在火鍋店幫忙,暗衛都成副業了,不如我自在。”

唯一的窮人百戰,摸摸空空如也的錢袋子,無語望天。

百勝逃也似地走了,百戰看著已經把羊收拾好,正往上刷料的玉空大師。

明明是個高僧,卻像個屠夫。

不對勁。

封天極聽到百勝回稟,南昭雪親自準備,趕緊站起來往外就走。

“怎麼不早說?這麼臟累的事,能讓王妃乾嗎?你怎麼回事?”

百勝無比委屈:“王爺,您知道的,屬下連魚和雞都不敢殺,何況是羊。”

“你……”封天極白他一眼,“出息!”

“不過,王爺不必急,玉空大師殺了,還殺的可好了。”

“誰?”封天極震驚。

“玉空大師。”

百勝把廚房的情況詳細說了,封天極感覺無比魔幻。

玉空大師殺羊,還熟練,那老二位爭相乾活,這是什麼詭異的事件?

他還冇來得及去看,卓閣老和胡老先生抱著柴禾去他們小院,正好路過。

“王爺,一會兒來啊!我們先去準備。”

封天極:“……”

玉空大師收拾好羊,抹好料,拿盆去洗手。

正洗著,感覺身後有人盯著他,而且目光不善。

他其實早就注意到了,隻是冇聲張。

端著水盆,又往前走了走,那人也跟上來。

他回頭,對百戰淺笑:“你跟著我乾什麼?”

百戰眼睛一睜一縮。

玉空大師一腦袋問號:“眼睛不舒服?”

“貧僧可不會看病。”

“我這是大聖火眼金睛!”

玉空大師仔細打量他,意味深長道:“你是百戰吧?”

百戰一怔:“你怎麼知道?”

“我還知道,你這火眼金睛,一直冇有練成。”

百戰驚了:“你究竟是何方妖孽!”

玉空大師沉下臉,撿起一旁的一根木棍,快速耍了兩下:“呔,俺老孫在此!”

“百戰,你隻知道俺齊天大聖的火眼金睛,不知道俺有七十二般變化嗎?”

百戰瞪大眼睛,臉微紅,連連點頭:“知道,知道!”

“那不就行了?現在明白了吧!”

百戰激動得不得了:“您是大聖變化的?”

玉空大師清清嗓子,壓低聲音:“不可說,不可說。”

百戰緊抿著嘴,連連點頭。

“我知道,您也懷疑他們倆,對嗎?混在他們中間,想查清楚。”

玉空大師:“……??”

封天極過來找南昭雪,看到百戰和玉空大師在角落裡嘀嘀咕咕,也懶得理他們。

到南昭雪身邊,一邊係圍裙一邊問:“有什麼我能幫忙的?”

“王爺來了?快好了,一會兒幫忙端盤子就行。”

“好。”

封天極嘴角含笑:“讓他們仨搶著乾活,你怎麼做到的?”

“這就是美食的力量啊。”

兩人邊說邊笑,騰騰的煙火氣裡,是最安穩的美好。

然而,不過半刻,百勝慌慌張張又跑來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