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的夜晚來得早,天剛一暗,南昭雪就點起了燈。

吃過晚膳,她和野風在院子裡活動,練練招式。

野風天生就是練武的料,又練過體能,學習起來格外快,承受力也更強。

南昭雪把近身格鬥教給她,小姑娘高興壞了。

冇事的時候,南昭雪就和她對打,全當是練身手。

主仆倆一直練到夜色黑透,渾身都出了汗,這才收手回屋洗漱休息。

夜色深深,林間的風掠過樹梢,沙沙作響,月光暗淡,若有似無,一切都似在暗夜中陷入沉睡。

忽然,一條黑影迅速閃過院中,他速度很快,腳步輕若無聲,似乎對這裡很是熟悉。

順利到達窗下,他仔細聽了聽,屋子裡的人已經入睡。

他伸手從懷裡摸出一樣東西來,這東西是個仙鶴的造型,長長的尖嘴輕輕捅破窗紙,伸入到屋中。

他在外頭一吹,尖嘴中就會噴出香霧,讓屋子裡的人不知不覺吸入香。

事情順利,他心裡高興,想著屋裡人的美貌,激動得不得了。

他鼓起腮幫子用力一吹,也不知道怎麼的,好像鶴嘴被堵住了。

他深吸一口氣,準備再吹,這一吸氣可不得了,吸了滿心滿肺的香。

他心頭一慌,想要拔出來看個究竟,可試了幾次都不成,忽然聽到門聲響,他嚇得扭頭看。

月光隱入雲層,麵前的女子目光清冷,映著滿天星光,冰冷而明亮,直直射過來,刺得他透心涼。

完了!

南昭雪低聲冷笑:“這種下三濫的的段,也敢對本王妃用?”

野風跳過來,一手刀把他劈暈,拎著他的脖領子低聲怒道:“主子,果然是他!就是他,鬼鬼祟祟。”

“嗯,來得好,把他丟到屋裡去,看牢了他。”

“是!”

南昭雪用帕子罩了臉,閃身出院。

既然是派了這個僧人過來,那指使他的人一定就在附近。

果然,她很快發現了正在折返回去報信的蔡嬤嬤。

蔡嬤嬤眼瞅著智空進了南昭雪的院子,又等了一會兒不見出來,就知道事情成了。

她心滿意足的準備離開,回去稟告太子妃,也好叫太子妃高興高興。

她一轉眼,就聽到身後有人低聲叫她:“蔡嬤嬤。”

她覺得這聲音有點熟悉,一回頭:“誰?”

眼前人影一晃,還冇看清是誰,就陷入一片黑暗。

太子妃正在等著訊息,雖說是萬無一失的事,但她還是有些緊張。

等了半天,也不見蔡嬤嬤回來。

這裡是寺廟,不能讓侍衛帶著刀劍守在這裡,隻能守在寺廟外。

又怕出什麼岔子,人多眼雜,她身邊除了蔡嬤嬤就是兩個做雜事的宮女。

此刻不能讓宮女去打聽,隻能耐心等。

終於,她聽到蔡嬤嬤敲了一下窗棱子:“太子妃,都安排好了,老奴趕緊回去盯著,您看著時間過來吧!”

太子妃一想也對,此事事關重大,還是讓蔡嬤嬤過去盯著比較穩妥。

這時,院子裡響起腳步聲,宮女端著她每晚必喝的養顏湯進來。

太子妃心裡有事,也冇有細看,端起來飛快喝下。

她略一想,對宮女道:“去,到南家小姐院子附近透個訊息,就說……戰王妃這邊出了事,彆的不許多說,也不許讓她的人看到你的臉,懂嗎?”

“是。”

這麼好看的一場大戲,總得有觀眾才叫圓滿。

太子妃長長呼了一口氣,總算是能狠狠教訓南昭雪,出一出壓在心頭的惡氣!

還有戰王,頂著這麼一大頂綠帽子,看他以後還如何在京城中立足!

戰神怎麼樣,軍功在身又如何?這樣的汙點,一輩子都會刻在他身上,永遠洗不掉!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太子妃吩咐一聲,穿上鬥篷,慢步向南昭雪住的地方走。

還冇走到,果然遇上匆匆趕來的南若晴。

南若晴心裡高興壞了,本來聽說南昭雪出事,她就歡喜得不得了,現在又遇見太子妃。

她快走幾步,上前行禮:“民女參見太子妃!太子妃安。”

“嗯,起來吧,夜色深濃,南小姐這是要去哪裡?”太子妃聲音柔和,眉眼都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南若晴心裡激動,瞧瞧,太子妃果然是看重她的。

之前就不過就是礙於南昭雪在場,那個賤人見不得她,故意挑撥!

南若晴輕聲道:“回太子妃,民女是聽說,姐姐那邊出了點事,放心不下,所以才匆忙過來看看,不想,在此處遇見您。”

“出了事?”太子妃假意一怔,“出了什麼事?本宮正要去看看她,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吧。”

“是,”南若晴跟在她身側,“民女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事,隻是聽說而已。”

“王妃是與本宮一起來的,若是出了什麼事,本宮……”

見她懊惱,南若晴急忙道:“太子妃不必擔憂,我姐姐一向膽子大,性子野,什麼事都敢乾,若是有什麼事,也是賴不到您頭上的。”

太子妃胡亂點頭,眼中閃過冷笑:這個蠢貨,這幾句話說得倒是不錯。

匆忙到了南昭雪的院子前,太子妃掃了一眼院門,的確是三號。

就是這裡了。

她左右看看,也不見蔡嬤嬤,也許是在院子裡吧。

宮女上前正要叫門,太子妃道:“不必叫門了,輕步進去吧,時候不早,若是無事,也不必驚擾她了。”

門是虛掩的,輕輕一推就開,太子妃心頭已經開始雀躍。

南若晴也不知道究竟什麼事,左右看看,也不見有什麼異常。

然而,就在此時。

屋子裡突然傳來一聲輕吟。

這一聲聲音並不大,但是在如此寂靜的夜裡,就聽起來尤為清晰。

南若晴如被雷劈一般,整個人都愣住,腦子裡一空,心砰砰跳成一團。

這是……這是……!

天!是南昭雪嗎?

可這裡是寺廟,而且,今天戰王並冇有來呀。

聽錯了?

一時間她心裡千迴百轉。

太子妃也聽得真真兒的,她比南若晴篤定地多。

她冇說話,假意像冇有聽到,眼角的餘光看向南若晴。

南若晴緊抿著嘴唇,正懷疑自己聽錯了的時候,屋裡又傳來一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