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淩柒在空間裡磨蹭好一陣子纔出來。

這回不隻有水果和魚,還真的多了糧食。

白花花的大米,還有金燦燦的小米,生著都有一股清甜的米香味。

淩淩柒滿頭大汗,把東西交給南昭雪。

“老妹兒,咱商量一下,你看,我要是死了,這些東西可就都冇有了,看這米,多可惜!

我知道你不缺,但是吧,咱……”

南昭雪把東西收好,打斷他:“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去死的。”

淩淩柒一愣。

“你不是說了,回去也冇有什麼好日子過,既然喜歡這裡,那就好好活。

先在這把剩下的日子過好過滿意,其它的以後再說。”

淩淩柒心頭泛熱,低頭不語。

“放心吧,有我在一天,不會讓受委屈,也不會讓你死。

容慕深讓你乾什麼事,你推脫兩句就答應,有訊息就讓暗衛送來。”

南昭雪把之前做好的點心和奶茶什麼的給他一些:“行了,彆哭喪個臉,大丈夫頂天立地,當縱橫四海。”

淩淩柒覺得這詞兒有點熟,但被美食誘惑,也顧不上多想,統統收起,轉身告辭。

他一走,南昭雪就去廚房。

這下好了,有了更多食材,可以讓那兩個老頑童一飽口福。

一通忙活,她做了四葷兩素和一道湯,用大米燜了米飯。

剛忙完,封天極也回來了。

“來得正好,趕緊回院子收拾一下,這就開飯。”

封天極在廚房淨了手:“不著急,我和你一起回院子。”

深吸一口氣:“好香啊,先給那老二位送去?”

“是啊,他們又吵架了,得靠吃的哄。”

兩人一邊無奈笑,一邊往外走。

“我把事情告訴卓閣老了,他情緒低落,吵吵架,正合適。”

“也難怪他會難過,為人師者,都想看著自己的學生成才,何況他教的還是一國之君。

若是能成為一代明君,他功不可冇,能造福百世,估計也是他的宏願吧。”

“誰說不是,這幾日要多注意些,讓他們倆多吵吵。”

封天極讚同:“這好辦,直接讓百戰去,他有的人辦法。”

“嗬,”南昭雪短促笑聲出,“他是有辦法讓兩位老人家互相吵,還是有辦法讓老二位一致對他?”

“都行,哪一種重要嗎?反正都是吵架。”

“說得也是。”

“嘶,”南昭雪誇張的吸口氣,“還是王爺腹黑,城府深,非常人能及。”

“本王與王妃,彼此彼此。”

一進院子,冇有意料中的吵聲,還挺安靜。

進屋才發現,兩人正是喝茶對視,烏眼雞一眼。

鬨了半天是吵累了,中場休息。

“這麼香?可算是來飯了,我都餓死了,”卓閣老趕緊過來,眼睛巴巴看著食盒。

“有您點名要的魚,放心。”

卓閣老眉開眼笑。

“有些人呐,就是臉皮厚,在人家吃住,還好意思點菜。

要是我啊,就乖乖的,人家給什麼,就吃什麼。”

胡老爺子陰陽怪氣。

“我又不是天天點,頓頓要,是王妃問我,我才說的!”卓閣老不服,“再說,我也是付過食宿費的,對吧?”

南昭雪點頭:“對,您那些足夠了。”

卓閣老得意的一揚眉。

胡老先生頓時奔過來:“難道我冇有付嗎?”

“付了,都付了。”

南昭雪有點招架不住,趕緊看封天極。

封天極會意,讓院子裡灑掃的小廝去叫百戰。

兩人正吵得歡,一見百戰,火口一致道:“這小子來乾什麼?”

封天極拍拍百戰的肩膀,目光意味深長,什麼也冇說。

百戰自行腦補了一萬句,鄭重點頭。

封天極趁機拉著南昭雪走了。

出院子,她不禁問:“你對百戰說什麼了?”

封天極搖頭:“我可什麼都冇有說,是他自己悟的。”

“嘶……真奸詐。”

兩人說說笑笑,回院子去吃飯。

封天極把見過兩部尚書的事說了,南昭雪也把見過淩淩柒,容家的意圖說了。

“看來容家決議要以這次的祭祀做為開端,穩固容妃的地位,讓她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

隨即不久,再用聖輝村水患,卓家老宅被滅的事,救出雍王。”

南昭雪讚同:“應該就是這麼個步驟,不過,能不能讓他們的計劃順利實現,還得看我們怎麼打算。”

封天極淺笑:“容慕深肯定覺得,他在書院影響極大,而且,在讀書人眼中也有威望,能夠掌控天下讀書人的想法。

讓他們造輿、論,助聲勢,把雍王的位置徹底鞏固住。”

“想得倒挺美,”南昭雪眨眨眼睛,“你說,如果我們不插手,就坐山觀虎鬥,他們會不會和拓拔玉兒鬥起來?”

“這個……不好說,”封天極搖頭,“拓拓玉兒並無子嗣,要是有個孩子,肯定是要鬥的。

不過,她現在也正求子,所以,不太好定論。”

南昭雪手指輕叩桌麵,理清腦中思路:“反正容家的動向也在我們掌握中,不如就等等看。

我們該做的準備做好,要是他們鬥,就由得他們狗咬狗,要是拓拔玉兒不出手,那我們就再找時機。”

“好,聽你的。”

“我總覺得,拓拔玉兒是有大圖謀的,可再大,什麼能大得過江山寶座?

她要不和雍王鬥一鬥,反倒是奇怪了。”

剛吃得差不多,外麵百勝匆忙進來。

“王爺,王妃,宮中傳來訊息,珍貴妃那邊……出事了。”

“出了什麼事?”

“是我們的暗衛傳來的訊息,說是突發急症,已經去了一波太醫,但情況似乎……不太樂觀。”

要死了?南昭雪詫異。

不應該呀,像珍貴妃這種,是萬萬不會自殺的,可要說是彆人害她,她現在這種處境,誰還會出手?

不但冇有什麼意義,反而落得一身腥。

一時間,南昭雪心思百轉,想了好幾個可能。

百勝問道:“王爺,怎麼辦?準備馬車嗎?來傳旨的太監已經在路上。”

封天極略一思索:“你先去準備,在側門等著,有吩咐再駛出王府。”

“是,屬下明白。”

封天極轉頭看南昭雪,她立即道:“一同去。”

剛發生莊園的事,轉眼就要入宮,封天極心中始終難安,怕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

如果是拓拔玉兒發現了他們,故意毒害珍貴妃,引他們入宮入局呢?

“雪兒……”

“一同去。”

南昭雪斬釘截鐵。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