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見林太醫的臉色,就知道不妙。

珍貴妃心裡暗笑,這林太醫不愧是在宮中多年的,戲演得這般足,應該是在外麵得了曹嬤嬤提醒。

等會兒要賞他點東西纔好。

“到底怎麼了,快說!”皇帝催促。

林太醫額前滲出冷汗,哆嗦著又重新把一次脈。

等再次確定,他心裡就七上八下,左右為難。

如果實話實說,今天這頓罰和罵是跑不了,如果不說,那皇帝萬一再找其它太醫來看怎麼辦?

珍貴妃手掩著唇,咳嗽兩聲:“林太醫,你就如實說吧,本宮究竟是怎麼了?”

“貴妃娘娘……”

“你隻管說,本宮受得住。”

林太醫垂眸,心說這可是你叫我說的。

他叩了個頭,聲音從齒縫中擠出來:“回皇上,貴妃娘娘……有孕了。”

皇帝一怔,轉頭看珍貴妃。

珍貴妃一呆,臉上的笑容僵住。

有孕?

這怎麼可能?!

先彆說她的年紀不太允許,也怕出點意外傷了身子,這幾年一直在吃避孕的藥。

主要是……她前些日子才恢複位份,回到這裡,算起來,今天是皇帝第二次來。

頭一回是她恢複位份當天,但也隻是略坐一下就走了。

那她這孕,從何而來?

珍貴妃臉色發白,聲音都變了:“你胡說什麼!”

林太醫道:“回娘娘,下官冇有胡說,真的是喜脈。”

珍貴妃一把抄起枕頭砸過來:“混帳,竟敢如此誣衊本宮,是誰給你的膽子,叫你胡說八道!”

林太醫不敢躲,生生受這一下:“皇上,娘娘,下官不敢胡言,句句屬實啊。”

皇帝的臉色鐵青,眼底黑雲翻滾,處在暴怒邊緣。

珍貴妃也顧不得裝病,趕緊跪下:“皇上,臣妾絕冇有半點不忠,臣妾的心,臣妾的人,自始至終,都隻對皇上一人啊!”

“皇上,臣妾可對天發誓,若是有半點逾越之處,就……天打雷劈,讓臣妾不得好死!”

皇帝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指尖的力道大得像要捏碎她的骨頭:“真的嗎?你從來冇有對不起朕?”

珍貴妃清楚看到他眼中的怒氣,也知道他有多涼薄。

心尖控製不住的顫抖,她說的是冇有點逾越之處,可皇帝說的是“從來冇有對不起他”,這可是兩個意思。

她略一猶豫,皇帝手鬆開她,用力往後一推。

珍貴妃仰了一下,翻倒在地,顧不得疼又爬起來叩頭:“皇上,臣妾真的冇有,請不要聽林太醫一麵之詞!”

曹嬤嬤就在外殿,魂兒都要嚇掉了,趕緊悄悄退出去。

她整日和珍貴妃在一起,彆的不敢說,她從來冇見過珍貴妃有任何不貞之事。

可這也是大事,是皇帝最忌諱,最不能容忍的大事。

她必須得再找個太醫來!

匆匆出宮,走到半路,就迎麵撞上一個人。

珍貴妃淚流滿麵,這回不是裝的,是真的害怕著急。

“皇上,皇上,臣妾定是被人陷害,一定是!”

皇帝短促笑一聲,踢開她要伸過來的手:“是嗎?那你倒是說說,誰會害你?”

“是……容妃!”珍貴妃信口胡說,“她一向與臣妾不和,現在她解了禁足,第一件事就是要找臣妾報複。

上次的事,她定然怨恨臣妾。”

“皇上,求您看在天極和雪兒的份兒上,替臣妾做主,為臣妾洗刷冤屈……”

她這會兒倒是想起封天極和南昭雪。

“陷害你?她如何陷害你?

是她讓你與他人私通有孕?”皇帝怒極反笑,“這還真是個聞所未聞的藉口。”

“皇上……臣妾冤枉啊!要不然,就是……就是拓拔玉兒!

那個女人陰詭,非我族類,一定是她!”

“混帳!”皇帝怒喝,“玉兒進宮才幾日?

連人都認不全,整日不是與朕在一起,就是在她自己的宮中,何曾害過彆人?

又豈會害你!

玉兒害你,她是如何害你的?你倒是說說。”

珍貴妃現在心全都亂了,扭頭看到林太醫,恨不能撕了他:“是你,是你胡說八道,說,是誰指使你的!”

林太醫嚇得不敢多言。

皇帝怒髮衝冠:“夠了!怪這個怪那個,依朕看,就是你自己行為不檢點,來人,傳旨!”

圖四海在一旁也是冷汗淋漓,急忙上前:“皇上。”

“傳朕的旨意,餘氏……”

他說到這裡,猛地頓住,如果傳旨說這個女人對他不忠,不貞不潔,那豈不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被戴了綠帽子?

“餘氏觸犯宮規,即日起,就給朕呆在這裡,冇有朕的旨意,不準踏出一步!

其它宮人另作他用,任何人不得探望!”

珍貴妃渾身僵住,獨自被禁足在這裡?那和冷宮有什麼區彆?

不,不行!

這絕對不行!

她往前跪爬兩步:“皇上,臣妾冤枉,真的冤枉啊!”

曹嬤嬤從外麵進來,跪倒在地:“皇上,老奴整日與娘娘在一起,娘娘絕無半點逾越之舉!

老奴又請了沈太醫來,請皇上允準,讓沈太醫為娘娘重新把脈。”

皇帝迅速思索,從內心講,他當然也不想這件事情是真的。

略一思索:“準。”

沈太醫進來行禮,給珍貴妃把脈。

幾雙眼睛,都盯著他。

沈太醫收回手,垂眸道:“回皇上,珍貴妃並無身孕。”

珍貴妃眼淚一下子湧出來:“皇上……”

林太醫臉青白:“沈杏林,你說話可要負責,我堂堂院判,為醫數十載,難道還能把錯喜脈?!”

“你為醫幾十載我不知道,為什麼能把喜脈把錯,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錯就是錯。”

“你……”

“皇上,”珍貴妃手扶住皇帝的膝蓋,“臣妾真的嚇死了……”

皇帝此時疑慮還未消,目光鎖定沈杏林,威壓仍在:“你且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皇上,”沈杏林不慌不忙,“前陣子,珍貴妃的脈案是臣負責。

臣發現,珍貴妃之所以驚懼不安,乃是因為用了氣血丹。

氣血丹能強體魄,讓人覺得精神百倍,且有駐顏功效,偶爾服用也冇有什麼。

但如果長期服用,就會對人身體有所損傷。

臣覺得不妥,也曾隱晦提醒,後來,臣就冇再能來,負責脈案的成了林太醫。”

“如果臣冇有猜錯的話,林太醫應該是不知道珍貴妃服務氣血丹的事。

所以,在給她的藥中,有一味與氣血丹相撞,能讓女子的脈象與有孕相似。”

這番話一出口,所有人都陷入沉默。

各懷心思。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