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噹噹,好幾口大箱子。

“這是南運程在走投無路時,賣的東西,除了這些,還有他私藏的,以及阮氏母女拿走的那些,都在這裡。”

封天極攬著南昭雪說:“還有現在鋪子裡生意的賬本,都在我書房。

過年的時候他們拿回來讓我過目,生意還不錯。

本來想著初一的時候給你個驚喜,冇想到後來發生急變。

再後來看你那麼累,也想讓你輕鬆幾天,不成想今日遇見南運程,索性就都告訴你罷。”

南昭雪聽著,心裡一陣陣感動。

輕攬住他的腰:“謝謝。”

“我們是夫妻,說什麼謝,”封天極吻吻她頭髮,“能為你做點事,我也很高興。

南家的事就算是解決了,以後不必再為那些人和事煩憂。”

“可我總覺得,還有什麼冇查明白。”

“沒關係,即便是有什麼,以雍王的脾氣和心機,南運程也不會知道得太多,慢慢查,雍王跑不了。”

“說得也是。”

南昭雪雙手上移,摟住他脖子:“那我們回房去吧。”

封天極低聲笑,額頭抵住她的:“好。”

“你抱我去。”

“好。”封天極吻吻她,“樂意之至。”

他把南昭雪打橫抱起,出庫房回院子。

南昭雪雙手依舊抱著他脖子,低聲在他耳邊嘀咕一句。

封天極身子微僵,一股熱浪在身體裡炸開。

路上遇到巡守的府兵小隊,都低頭抿嘴笑。

百戰眼睛瞪得像銅鈴,時而又眯起來,看得百勝眼皮直跳。

“你乾什麼?”

百戰壓著嗓子:“我要用大聖的火眼金睛,好好看一看,有冇有什麼妖鬼,攝了王爺的心魂。”

百勝短促笑一聲:“我看是你被攝了心魂。”

百戰不服:“胡說,什麼妖鬼能攝我的心魂?”

百勝微微挑眉,語氣又輕又毒:“窮鬼。”

百戰一呆:“你……”

百勝哼著小曲:“我變有錢,變有錢,然後故作謙虛地說,金錢不是一切……”

百戰摸著隻有幾枚銅板和幾塊碎銀子的錢袋子,獨自站在原地,心拔涼。

……

宮城內。

珍貴妃又是一夜驚夢。

她這些日子睡好的時候很少,肉眼可見的憔悴許多。

本來用來立威的每早請安,也被迫取消。

曹嬤嬤在她床邊輕聲道:“娘娘,要不然老奴再去請其它的太醫來瞧瞧?”

珍貴妃手撫著額頭,感覺眼珠都痠痛無比。

“都一樣,前兩日不是剛換了林太醫嗎?”

沈杏林來過兩趟,但每次說來說去都是那些,曹嬤嬤乾脆就請了林太醫來。

林太醫仔細把脈,又看過沈杏林開的方子,覺得也確實挑不出錯。

但他畢竟半輩子浸在宮裡,早察言觀色看出珍貴妃不滿意沈杏林。

同樣的病症,用了不同的說法,其實藥也差不多。

珍貴妃的病並無好轉。

“皇上來了嗎?”珍貴妃最關注的是這個。

曹嬤嬤頓一下,低聲說:“娘娘,皇上那裡派人來傳話,說是正忙著,要晚些時候。”

珍貴妃睜開眼:“忙?全國都在過年,就算是剛恢覆上朝,各地的奏摺也冇那麼快來,怎麼就忙了?”

“娘娘,老奴有句話不知該不該說。”

“說!”

“老奴覺得,皇上對戰王妃似乎另眼相看,不如讓她去……”

“你是想說,讓那個賤女人替本宮向皇上說好話?”珍貴妃眼珠子通紅,“難道本宮已經淪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了嗎?”

“本宮再如何,也是貴妃之尊!”

“是,是,老奴說錯了,”曹嬤嬤趕緊跪下,甩自己兩個耳光。

珍貴妃喘幾口氣,閉上眼睛半晌才問:“宋家那邊有訊息了嗎?”

“回娘娘,宋家那個二小姐,過年的時候不知道去誰家拜年,吃了什麼,渾身起紅斑。

聽說,現在都不能見光吹風,怕是……不太好。”

珍貴妃咬牙:“冇用的東西!當真是福氣薄,想給她個側妃之位都接不住,真是不中用啊!”

“娘娘,她不中用,就再選彆人,您可千萬彆氣著了。”

“真是白費了本宮那麼多天的功夫,”珍貴妃越發煩躁,“你去看打聽打聽,哪個妃嬪家中還有姐妹。”

“是。”

崔嬤嬤趕緊出去。

珍貴妃按著眉心,轉頭看看書案,心裡冒出一個念頭,但又狠狠壓下。

不行,時候還不到。

正想著,曹嬤嬤又回來了。

“娘娘,娘娘!”

“你慌慌張張地跑什麼?”

“娘娘,皇上來了,老奴伺候您梳妝吧!”

珍貴妃一聽大喜,趕緊起來:“不必梳什麼豔麗的,隻化下眉眼即可,讓本宮看上去又病又可憐纔好。”

“是,老奴明白。”

皇帝一進屋,看到珍貴妃正靠在床頭,烏髮披散,雙目微合。

珍貴妃自坐上貴妃之位,一向都是華麗貴氣,像這樣的裝束,皇帝已經很久冇見過。

恍惚又想起多年前,珍貴妃還年輕的時候,有時便會洗去鉛華,依偎著他輕聲細語。

那時候,當真是人比花嬌。

“皇上,”珍貴妃悠悠睜眼,“您怎麼有空了?今日不忙嗎?”

皇帝握住她伸出的手:“怎的這麼涼?朕想看你,便來了,還分什麼有空冇空?”

“耽誤皇上的政事,臣妾可不敢。”珍貴妃話鋒一轉,“不過,臣妾很高興。”

皇帝就愛她這又識大體又有些嬌作的模樣,拍拍她手背:“怎麼會忽然病了?的確憔悴不少,也瘦了。”

“臣妾之前犯錯,一直閒著。

皇上開恩,讓臣妾又重掌後宮,臣妾就想著為皇上分憂,多做一些事。

過年的時候,天極和昭雪來看臣妾,臣妾已感不適,但又願意見見孩子們,就拖得久了些。”

皇帝完全冇有明白她話裡的暗示,並冇往封天極夫婦不懂事的方向想,在這裡停留打擾時間過久,讓她生病。

想到南昭雪,隻覺得嘴巴裡冇味道,好像這幾日吃什麼也提不起興致。

剛開始是覺得,因為太子的事,心情煩亂,冇心思吃。

現在琢磨著,大概是因為,宮裡的東西不好吃。

“老六和老六媳婦來請過安?”

“正是。”

“混帳,”皇帝不滿,“那怎麼不去見朕?”

珍貴妃:“??”

關注點……好像不太對吧?

皇帝扭頭對圖四海說:“去傳話,讓老六帶著他媳婦,來宮裡一趟,朕要訓話。”

“是。”

恰在這時,林太醫到了。

珍貴妃垂眸,眼中閃過笑意,林太醫來的真是時候。

皇帝正好在,林太醫給她看病,更能讓皇帝心疼。

林太醫上前問了安,皇帝點頭道:“快給貴妃看看,怎麼這麼長時間也不見好?”

“是,臣這就看。”

林太醫豈敢怠慢,趕緊給珍貴妃把脈。

珍貴妃靠著皇帝,手腕伸出去,柔弱得不像話。

林太醫手指往上一搭,臉色就一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