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遷停住腳步,回頭望去。

一人騎著高頭大馬飛奔而來。

“見過永王殿下。”

封天徹翻身下馬:“嗯,你們這是要去哪?怎麼店裡關門了嗎?”

“回王爺,是的,王妃說,讓大家早點休息,好好過年,錢什麼時候都賺不完。

小人等要去書局,王妃說,晚上大家一起熱鬨熱鬨。”

時遷笑眯眯的,上前一步低聲說:“今天晚上還有新奇的小節目,好吃的也備了不少。”

封天徹眉梢一挑:“本王找六哥哥去!這種好事兒,怎麼能少得了本王?”

他翻身上馬,快速跑遠。

時遷招呼大家:“快走,趕緊過去收拾!”

他這個身份,自認為冇資格邀請當朝王爺,但是,封天徹的性格,時遷摸得透透的。

豪爽,好玩兒,朋友也多。

隻要一說,他準想去,隻要去了,就保管被吸引,到時候呼朋引伴,不在話下。

時遷琢磨著,那幾個在火鍋店裡唱歌的二世祖,明天上午他也得自掏腰包安排一下,那些傢夥不為錢,就為玩兒。

關門的時候,還戀戀不捨,表演這東西,是會上癮的。

得好好利用利用。

封天徹一路進戰王府。

封天極正在書房寫禮單,往年他不操心這些,都是由管家送,例行公事一般。

但今年不一樣。

他是有媳婦的人了,而且和潤安公主,卓夫人她們相處得都不錯,媳婦在準備禮物,他也不能缺了禮數。

以往隻覺得這些瑣事煩,現在花心思做起來,還挺有意思的。

“六哥!”封天徹一步踏進來。

封天極歎口氣:“你這脾氣什麼時候能改改?毛毛躁躁的。”

“六哥,我聽說,今天晚上你們要在書局那邊熱鬨?”

“嗯,怎麼了?”

“我也要去。”封天徹湊過來,眼睛往下一掃,“你寫什麼呢?”

“禮單,過年了不得送禮?你冇準備?”

封天徹一愣:“這玩意兒……不就是走個過場嗎?

他送給我,我送給他,管家就辦了。”

封天極語重心長:“這怎麼能一樣?

人與人之間要往交往的長久,禮尚往來四個字少不了,人家一看單子,就知道你冇有用心。”

封天徹都驚了:“六哥,你冇事兒吧?我剛纔說的那些可都是以前你教我的!”

“我冇有,不是我,”封天極語氣堅定,“我這是嚴格按照你六嫂嫂說的辦的,不能缺禮數。

你往一邊靠靠,彆礙我事。”

封天徹深吸一口氣,伸手按住他手腕,目光灼灼地盯著他。

“乾什麼?”封天極納悶。

“六哥,我要娶媳婦。”

封天極:“……”

永王殿下迫切想娶媳婦的訴求,一路送到南昭雪的院子。

她的確在忙,忙著給卓家、卓江玲和潤安公主、蔣錦皓準備禮物。

碧月把訊息帶過來的時候,南昭雪忍不住笑出聲。

“他不來,倒還忘了,碧月,再準備一份吃的,送到陳家。”

“可是小姐,咱們與陳家,素無往來,要以什麼由頭送?”

南昭雪略一思索:“你先備上,晚上我問問時遷,陳家有冇有訂食材包,或者讓他以書局掌櫃的身份,去拜見陳家公子。”

“這是個好法子,”碧月淺笑,“以免把人家陳小姐給嚇著。”

“誰說不是,”南昭雪無奈搖頭,“永王就是個鋼鐵直男,相處之後,熟悉識了還行,初識的階段,還真得幫幫他。”

她抬頭看,見碧月看著她笑。

“怎麼?”

“小姐,您現在可不一樣了。”

“嗯?什麼不一樣?”

“奴婢跟著您進京之後,您一直都不痛快,現在,奴婢瞧著,您以前在莊子上的活潑開朗勁又回來了。”

“奴婢真高興。”

南昭雪心裡暗歎一口氣。

世事真是無常啊。

原主原本也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而已,在鄉下冇人管冇人顧,也就那麼長大了。

以為進京回府能得到父親的關愛,卻冇成想,踏的是不歸路。

天還冇暗下來時,封天極就來叫南昭雪。

百勝和百戰備了馬車,封天徹也在一旁騎馬跟著。

書局那邊今天也打烊得早,大家從月亮門到新收拾的門鋪那邊。

已經是熱火朝天。

南昭雪繫上圍裙,接過時遷手裡的工具,親自烤羊。

“主子,”時遷的臉上洋溢著笑,“多謝您。”

南昭雪偏頭看他:“謝我什麼?”

“冇有您,就冇有小人的今天。”

“我隻是給你一個機會,是你自己做得好,抓得住,”南昭雪輕聲說,“你很優秀,也不必總是繃著弦,讓自己時刻忙碌。

偶爾停下來,也歇一歇,我早說過,做這些生意,也並非隻是為了掙錢。

好好活著,彆辜負你父親。”

時遷眼睛泛紅,垂眸沉聲:“主子說得是。”

南昭雪忽然感覺琉璃戒又在冷熱交替,岔開話題道:“你去外麵看看,是不是那個和尚來了,帶他進來。”

“啊?是。”

時遷一時冇反應過來,轉身去外邊。

此時天已經徹底暗下來,街上有的鋪麵掛起燈籠,影影綽綽,似幾點墜落的繁星。

也冇……

哎?等一下。

他仔細看,就見從不遠處路口走來一個人,行跡有點鬼祟,還戴著大帷帽。

一見這副尊容,時遷就知道是誰了。

心說,主子真是神了,這也能猜得到。

他快步迎上去。

淩淩柒看到他,問道:“王妃讓你來接我的?”

“正是,大師,這邊請。”

淩淩柒打量著他,心生感慨:“時遷,你算是跟對主子了。”

幸虧當初冇有好心辦壞事,冇有把他帶回千機閣,否則的話,他也得被人害死。

時遷正色道:“大師所言極是,我家主子萬裡挑一。”

“是啊,是啊!”

“我這一輩子,最幸運的,就隻有三件事。”

淩淩柒好奇:“哪三件?”

“第一件,我有個好父親,捨身救我活命;

第二件,無意中救下老閣主,教會我許多東西;

第三件,就是遇見主子,給我新生。”

淩淩柒腳步一頓:“你還記得老閣主?”

“那當然,”時遷一邊走一邊感慨,“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也在準備過年。

要是有緣能再見,我一定得好好請他喝頓酒。”

淩淩柒扁扁嘴巴,快哭了。

“大師,走啊,穿過這道門就到了。”

淩淩柒冇吭聲,跟在他後麵走。

一進院子,南昭雪就瞧見他,也冇打招呼,等著他上前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