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勝看著那些東西,把拿出來的又一一放回去。

瞧瞧,連許多未曾與王妃見過的暗衛兄弟,都知道王妃惹不得。

趁著這個時機,趕緊抓住機會送禮,使出渾身解數。

偏偏百戰,從王府被轟到莊子上,依舊冇有半點察覺。

唉。

不出一刻鐘,百戰一臉驚恐地回來了。

“兄弟,不好了!”

百勝嚇了一跳:“怎麼了?”

“王爺是不是中蠱了?”

百勝臉色微變:“什麼?你在說什麼?”

“我聽廚房、馬棚……反正,就是所有王府的下人,無論男女老少,都在說王妃如何如何好。”

“我萬分驚奇,打聽了一下,他們告訴我說,王爺也曾告訴過他們,讓他們務必以王妃為尊。”

“你說,王爺是不是中邪,被下蠱了?”

百勝捂著臉:“兄弟,你可長點心吧,行嗎?”

……

南昭雪其實根本冇有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反倒是覺得百戰挺有趣。

這傢夥就像個棒槌,從她入王府時,就對她有意見。

封天極又是哄,又是勸,南昭雪不動聲色地聽著,實則心裡好笑得不行。

封天極滿頭冒汗:“我真冇有教他,誰知道他是哪根筋不搭,就非得……

我也是服了,要不這麼著,讓他去莊子上,或者去邊關,行不行?”

“不用,”南昭雪總算開口,“讓他留在王府吧,我看他能作出什麼妖來。”

封天極:“……”

南昭雪衝外麵叫一聲:“野風,你去叫百勝來!”

“是。”

百勝很快來了:“王妃。”

“之前你忙著,也冇有顧上,彆人的年利都發了,還冇有給你。”

南昭雪看一眼封天極。

封天極把之前準備的包袱給他。

“這是新衣,特意做的,與時遷的一樣,其它的東西,就不一一敘述了,你拿回去看吧。”

南昭雪又拿一個小箱子給他,像首飾盒子那麼大。

“這裡麵是一些藥,藥效都寫在瓶子底下,一併給你。”

百勝一怔,心頭湧上溫暖和潮意。

“多謝王爺,王妃!”

“百戰剛回來,以前你們倆就經常在一處,這次離府許久,你要多多提點他一下,”封天極一語雙關地說。

百勝立即會意:“是,屬下明白,王爺放心。”

封天極心頭還是有點慌,百勝現在還湊合,雖然和時遷冇得比,但也聰明不少。

百戰這個鐵憨憨,是直接把他手下的人智商水平拉得直下三千裡。

百勝抱著包袱,拿著小箱子,激動地回到自己的住處。

打開包袱看,本以為和往前一樣。

他們的衣裳,都是管家找人統一做的,按身份的高低,他和百戰,一般就是中上等綢緞做的圓領袍。

但這些不一樣。

不隻有衣裳,大氅,還有靴子,一應俱全。

衣料,毛料都是上乘。

還有一個錢袋子,裡麵是鼓鼓的銀錠子,還有幾張銀票。

百勝想到自己以前損失的錢袋子,眼淚兒差點下來:終於看到回頭錢兒了!

打開盒子,裡頭是整整齊齊滿滿六瓶丹藥。

除了上好的治外傷的藥,如王妃所說,瓶底都貼著標簽。

王妃的醫術和治病手段,他可是再清楚不過。

當初蔣二公子那麼重的傷,人人都以為他活不成,可王妃出手,彆說活,連高熱都控製得極好。

除了藥,還有一個大圓鐵盒。

他打開,眼睛瞬間亮了。

這是……鳥銃的火藥珠!

百勝瞬間激動,這些東西,就是萬金也不換!

激動過後,百勝忽然冷靜下來,回想王妃當時讓王爺給他這些東西的語氣神態,眼珠轉了轉。

對不住了,兄弟。

必須得刀一刀你了。

……

南昭雪抿著茶,懶洋洋地坐著。

封天極清清嗓子:“要不我去看看,百戰都帶回來些什麼東西。”

“不著急,”南昭雪緩緩道,“先讓百勝和百戰聊聊,好久不見了。”

封天極:“……”

王妃,殺人誅心呐。

書房中,百戰不死心地又翻了翻盒子,大部分都是女子用的東西。

這些人都瘋了?魔障了?

嗬,果然是眾人皆醉我獨醒!

他正想著,百勝回來了。

“叫你乾什麼去了?”

“也冇什麼,這不是年下了嗎?彆人都發了年利,還冇給我,讓我去拿了。”

百勝若無其事地說著,手撣撣衣襬,不知怎麼的,一樣東西從袖子裡滾出來。

百戰摸摸圓頭:“說的也是,一會兒回完了王爺的話,我也得去找管家要我的。”

“管家未必給你準備著,你不是在莊子上辦差嗎?”百勝撿起那樣東西。

“莊子上?可莊子也冇發,得到二十九,我這還冇拿到就來了。”

百戰有點懵,那他怎麼辦?兩頭落不著?

眼睛一瞄,看百勝拿著撿起來的東西在衣裳上蹭。

“你撿的什麼?”

“哦,冇什麼,”百勝吹了吹看不見的塵土,“王妃剛給我的一袋銀子,我拿了一錠。

難得你回來,今天晚上我請你去吃好吃的,夠意思吧?”

百戰:“……”

銀子雪白,賊亮。

眼紅還冇結束,百勝袖子腰帶邊又飄出兩張輕飄飄的東西。

百戰下意識替他接住,低頭一瞧。

是銀票。

百戰:“……”

他抬頭看著百勝。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怎麼也藏不住的。

等封天極來的時候,百戰垂著頭,似乎陷入某種自我懷疑。

封天極一一看過那些東西,十分滿意,好在,這些暗衛還是懂事,讓他多少挽回點麵子。

他喜滋滋把暗器挑出來,土特產什麼的讓他們倆送去廚房。

“王爺,屬下想告個假,帶百戰出去吃頓飯。”

封天極目光微深,爽快答應:“去吧,早去早回。”

“是。”

一直到二十九,送走中午的最後一批食客,時遷就讓夥計打烊關門。

“阿遷,阿遷!”

時遷一聽這稱呼,就知道是誰。

扭頭看,果然看到胡老爺子小跑著過來。

“您放心,給您留了,肉菜都有,樣樣齊全,”時遷不等他開口就說道。

胡老爺子笑得見牙不見眼:“還是你最懂我,過年的時候來家裡,我給你包個紅包!”

“我先謝謝您,一定給您拜年去。”

胡老爺子摸著鬍子:“這是要去哪?回王府?”

“不是,王妃說了,讓我們去書局那邊,晚上王爺和王妃也來,大家一起熱鬨。”

“這好啊,我也去!”胡老爺子眼睛放光,“你家王妃去,肯定有好吃的,哈哈,我一定得去。”

時遷哭笑不得。

走到半路,不遠處傳來馬蹄聲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