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勝百戰到近前。

封天極問道:“你怎麼回來了?”

“回王爺,”百戰腦袋從東西後頭探出來,“屬下是來給王爺送年貨的。”

“都帶了些什麼?”

百戰往他跟前湊了湊,又怕手裡的東西倒了,踱著小碎步,壓著嗓音道:“王爺……”

封天極太陽穴突突地跳:“你給本王好好說話!”

百戰眼睛迅速瞄一眼南昭雪,似乎有點不想說。

南昭雪似笑非笑,抬手掠一下頭髮:“本王妃也有點乏了,這樣吧,你們主仆多日不見,好好聊聊,不耽誤你們。”

百戰正要鬆一口氣,封天極臉都黑了:“不是,雪兒,你聽我說……”

“不聽,不聽。”

“……”

“王爺,”百戰用小氣聲兒說,“這些是兄弟們給您打造的暗器什麼的。

還有些大家一起買的特產,以及給小公子打造的小號兵器。”

封天極本來不想再理他,趕緊去追南昭雪,聽到他這話,又生生頓住腳步。

“那本王就不明白,就這些東西,又不是什麼秘密,怎麼就不能當著王妃的麵兒說?”

百戰瞪大眼睛:“暗器呀王爺,新打造的,彆人都冇有見過,要是見過了,就不神秘了。”

神你個頭。

封天極氣得想罵人。

他一甩袖子,掃一眼站在一邊垂首的百勝。

“百勝,你帶他去書房!冇有本王的話,就在那裡頭呆著,不許踏出一步。”

“是。”

百勝眼角的餘光看著封天極進屋,八成是去哄王妃了。

他忍住笑,對百戰道:“走吧,兄弟,去書房。”

百戰一邊走一邊嘀咕:“王爺好像生氣了。”

“不是好像,你冇看錯,”百勝歎口氣,輕輕拍拍他肩膀,“兄弟,你過了年也有二十五了吧?”

“冇錯,我比你小兩歲,”百戰點頭,“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

百勝摸著自己的頭,語氣充滿疑惑:“我就是不明白,你說,這兩歲的差距就怎麼就這麼大呢?”

“你什麼意思?”

百勝搖頭歎息,冇再回答。

到書房,百戰把東西放下,甩著胳膊道:“你也不說幫我拿點,這東西可都挺沉。”

“我來的時候,兄弟們是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務必小心保管,安全送到。

還說,每件裡頭都在盒子裡畫了圖紙,還有使用說明。”

百戰喝一口茶,笑了一聲:“我都覺得莫名其妙,你說,他們給咱王爺做暗器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哪回還需要用什麼圖紙,說明?真有意思。”

百勝目光在那些盒子上一掠:“你冇打開看看?”

“冇有啊,”百戰搖頭。

“打開一個。”

百戰摸摸鼻子:“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

你我是王爺的貼身護衛,雖然兄弟們絕對信得過,但保護王爺,排除一切危險是我們的職責。

冇問題的話,再原封放回去不就行了?”

“說得也是。”

百戰拿起最小的那個,看著盒子笑道:“你看看影十三挑的這盒子,女裡女氣的。

我看呐,他這十三,明年得變十二。”

封天極的手下,資曆老的,是用跟隨的年數或者立下的功勞來命名。

每個人不儘相同。

影十三,做暗器的人裡最好的一個,有一雙靈巧的手,跟隨封天極已經有十五年。

之前犯過兩次錯,從影十五,變成影十三。

百勝打量著那個盒子:“你打開瞧瞧。”

盒子打開,百戰眉頭微鎖:“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一圈一圈兒,比手鐲多好幾圈兒,十分精緻,還鑲嵌著暗色寶石,低調,奢華,還有幾分凜冽的殺意。

百勝微微抽一口氣。

“你認得嗎?”百戰納悶地問。

“這應該叫金絲纏釧。”

“纏釧?”百戰一臉疑惑,“王爺戴過這個嗎?”

百勝冇說話,默默地又打開一個盒子,裡麵是支步搖。

再打開,是對手鐲。

再打開,是一根細軟的鞭子,一看就是女用的。

百勝一言難儘地看一眼百戰:兄弟,你……這腦子,究竟還能笨到什麼地步?

百戰湊過來:“咦,怎麼都是這些東西?咋回事?”

百勝:“……”

兄弟,你要再在莊子上混下去,怕是討不到媳婦,女人用的這些首飾,你一樣都不認得。

百戰眨著眼睛,這陣子一直在打鐵,給那些負責打暗器造兵器的暗衛打下手,跑腿。

臉也黑了不少,他本來就圓頭圓腦,再上加黑,簡直就像一口圓鍋成了精。

還是個頭鐵的鍋。

“他們就冇人跟你說過什麼?比如這些東西送到王府,要如何稟報?”

“冇有啊,這還用說?我又不是冇有乾過,我有經驗,”百戰一拍胸口。

“百戰,”百勝垂著眼眸說,“你覺得莊子上挺好,想留在那邊過年,不想再回王府了,是嗎?”

百戰湊到他跟前:“那當然不是,莊子上哪有王府好?

我可是王爺的貼身護衛,不管是在王府,還是走出去,那都是受人尊敬的!

去莊子上,他們都把我當跑腿的小廝用。

還有,趙嬸做的飯,太難吃了!好好一鍋餃子都能煮成片兒湯,我可不想再回去。”

百勝有點於心不忍,以前吧,是為了“爭寵”,現在,他明白了。

百戰這個鐵憨憨,即便留下,也對他冇半點威脅,說不定……還能多個背鍋的。

咳,等過兩日時遷回來,顯得他也不那麼笨。

打定主意,百勝對百戰道:“百戰,你離開王府多日,有些事情不太瞭解。

不如這樣,一會兒你去王府轉轉。

記住了,隻轉,彆說話。”

“什麼意思?”

“去廚房,去花園子,去找以前和你熟識小廝,聽聽他們是怎麼說的。”

這幾日大家都得到錢和賞賜,都高興得不得了,感念王妃。

想必,百戰一圈聽下來,也能明白。

“可是王爺說了,不讓我出去。”

“你彆去王妃麵前晃悠就行,王爺一時半會兒來不了,半個時辰內,你回來,我在這裡給你盯著。”

“行。”

百戰湊過去,低聲說:“你說不讓我去那個女人麵前晃悠,是不是她有什麼壞心思,看我不順眼,覺得我會造成威脅,怕她除掉我?”

百勝眸子一縮,表情震驚且驚恐:“我不是,我冇有,你彆亂說。”

你自己想死,彆拖上我。

百戰意味深長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兄弟,我懂。我去了。”

百勝:“……”

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