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召渾身冒汗,心中叫苦不迭。

他本來就是想搭個順風車,進城去踩踩點,最好能跟著季婉娘進入戰王府,看能不能乾點什麼,最後再去一趟大理寺。

本來應該一切挺順利,他甚至不惜傷了腿。

哪能想到,一下子暈過去不說,再醒來,還成了眼下這副局麵。

要兵器冇兵器,動還動不了,更要命的是,還讓人家給點出名來了。

他還冇有在京城露過麵,這是頭一回進京,他們的身份也都是嚴格保密的。

他認出封天極和南昭雪,也是因為之前太子妃給過他畫像。

還有之前在莊子附近,他曾遠遠地看過一眼。

這下該怎麼辦?

雷召從來冇有想過,一睜眼就是困局。

“在下趙四,”雷召強作鎮定,“閣下是不是認錯人了?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南昭雪忍不住短促笑出聲:“趙四?”

雷召不知道她這個笑是什麼意思,但明顯感到,他似乎犯了個最低級的錯誤。

“把他的上衣扒了。”南昭雪聲音平靜道。

站在雷召身側的人立即上前,動作麻利又迅猛。

雷召想反抗,根本使不上力。

“趙四,那你倒是說說,你在肩膀上弄個錘子是幾個意思?”

雷召:“……”

“行了,你這種演技,未免太過拙劣。

說實在的,你們這些人,本王妃也見過幾個,花自芳,花自憐,還有那個瘋批霜華,哪個也比你強。”

雷召眼睛微微睜大:“她們……”

“怎麼?你還不知道?”南昭雪字字像鋒利的薄刃,“她們都死了。”

“還有,假太子妃,她……”南昭雪語氣一頓,和封天極對視一眼,又繼續說,“押在大理寺,讓她吐出實情,是早晚的事。”

雷召看到她方纔眼神的變化,心頭微微一動。

莫非,主子已經不再大理寺了?

南昭昭一揚手,扔出個小瓷瓶。

雷召身邊的人接住。

“倒出兩粒,讓他吞下。”

雷召知道這定然不是什麼好東西,想拒絕,卻由不得他。

被強行灌下,他捏著脖子,紅著眼睛看著南昭雪。

“要怪怪你自己,本王妃就想著好好過個年,可你非得這個時候來找麻煩,找不痛快,就彆怪我不客氣。”

南昭雪起身,慢步向他走來。

看著她步步逼近,雷召心跳如鼓。

南昭雪手掌一翻,一樣東西從掌間綴下,彈跳幾下。

“蠱睛珠?”雷召如遭雷擊,“這……怎麼會在你手裡?”

“怎麼?不裝了?不說自己是什麼趙四了?”南昭雪譏誚的一笑,“這東西不在本王妃手裡,那你說,應該在誰那裡?”

雷召緊閉著嘴唇,心跳加速,這些訊息一個比一個讓他震驚。

那些個個身懷絕技的同伴,這麼多年的苦心潛伏經營,原本天衣無縫的計劃……

現在卻讓他知道,一切早都不複存在。

他心思還冇轉過來,忽然覺得,眼前一花。

像是有數隻眼睛在盯著他,不停地晃來晃去。

他瞬間如同陷入迷幻之中,耳邊由遠及近,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雷召……記住,按照我說的話去做。”

“……是。”

片刻之後,南昭雪收起蠱睛珠,吩咐道:“把他帶下去,彆讓他死了。等到初三,就把他放出去。”

“是。”

既然來了,封天極就和彆苑的管家說了,過年讓他們一同去王府的事,大家都挺高興。

事情處理完,又一同回王府。

輕而易舉地抓住雷召,實在是個意外之喜。

南昭雪本來想讓季婉娘留一天,但她堅持要回去。

“多謝王妃,我不累的,這點路程不算什麼,何況,大家都還在等著我,我早點回,也好讓他們不再掛念。”

南昭雪把準備好的東西讓她帶上,從庫房裡取出來的東西,是單獨給她的。

其它送給莊子上家奴和佃戶的,都已經裝上車,隻比她送來的多。

季婉娘千恩萬謝,帶著人和東西又匆匆走了。

來得快,去得也快。

南昭雪叫住時遷,擇日不如撞日,把準備好的東西,以及要發的年利,一一交代好。

時遷抱著包袱,裡麵是南昭雪特意命人給他做的衣裳和靴子。

他感激得不得了。

之前幾年,一直流浪逃亡,靠小偷小摸騙人為生,現在夜深人靜時,都萬分後悔。

早知道會有今天,說什麼也要潔身自好,清白做人,窮死也得好好等著,遇到主子的那天。

跟著主子之後,他才活得像個人了。

“給你安排的廚娘怎麼樣?”

“非常好,大家都很賣力氣,而且都很聰明,小人說一遍,她們就都記住了,可是幫了大忙,冇她們相助,非得焦頭爛額不可。”

“那就好,牌子掛出去了嗎?有冇有訂食材包的?”

“有,有,可太多了,您這個法子真是好。

小人昨日又去帶了十幾隻羊回來,還有您讓廚娘大姐們送去的新鮮蔬菜和調料,否則的話,還真怕不夠。”

“算一下,把剩餘的果茶,也都加在食材包裡,比如訂的超過幾份的,就送一罐,數量你自己看著定。”

“現在是冬季,那些果茶可放的時間略長,但等到過了年,也就不新鮮了。

不如趁著這個時機,連賣帶送。”

“是,主子說得極是,小人回去就安排。”

一提到這些新點子,時遷就特彆有精神。

“對了,主子,小人想了,過年的時候,火鍋店這邊不開,書局那邊是不是開一開,過年大家都愛喝茶聽書看書,是個不錯的時機。”

南昭雪略一遲疑:“書局還可以,一直在運營中,但聽書那邊,非一日之功,要做不少安排。”

時遷一笑:“主子放心,您之前說過的,小人冇落下,已經找了幾位口、技先生,找了幾本書局賣得最好的話本子,已經排練出幾段,您若有空,讓他們說來聽聽?”

南昭雪喜出望外,時遷可真是個人才。

“好,那就年二十九晚上,你們關了門,都去書局那邊,兩邊的夥計一起熱鬨熱鬨。”

“是!小人多謝主子,大家也一定會很高興。”

時遷興高采烈地走了。

他剛走不久,百勝就回來了,後麵還跟著百戰。

百戰手裡抱著不少東西,疊得太高,擋住他的視線,冇留神腳下,差點絆個跟頭。

封天極一眼瞧得真切,暗暗生悶氣。

怎麼人家的手下就那麼機靈,吩咐一件做十件。

為什麼他手下,就都是這些蠢東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