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說一句廢話,就紮你一下。”

南昭雪忍無可忍:“太後宮中生的是什麼異象?

容妃因何暈倒?當時有什麼表現?

皇帝的反應是什麼?

是誰提議讓她回到自己宮中?”

“先把這幾個問題說清楚。”

淩淩柒緩緩睜大眼:“你神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南昭雪手中暗器一拋,他立即道:“太後宮中的正殿內,子夜時分,在容妃抄寫佛經的時候,忽然升起一個佛象光影,還有低低的誦經聲。”

“容妃當時被又驚又怕,而且突然身上像是被鍍了一層金光,也不知道是嚇的,還是因為這金光,反正就是暈死過去了。”

“皇帝聽說稟報,也匆忙趕來,他簡直都驚呆了,他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那裡,親眼看到他的臉,漂白漂白的。”

“還有什麼問題來著?哦,是誰提議讓她回自己宮中的,當然是容慕深。

他說,大概是因為容妃在那裡抄經的時間長了,心又誠,所以感動佛祖,這算是功德。

一方麵是為太後積了福,另一方麵她自己也結了佛緣。

不過,那座宮殿得暫時封閉一陣子,以免被人破壞,散了福氣。

容妃佛緣已經結下,就該離開此處。

他倒是冇說回原來的宮中,但你想啊,又是功德,又是佛緣的,皇帝能讓她去什麼破地兒嗎?

當然是回原來的地方。”

南昭雪聽完他的話,彆的倒冇什麼,關鍵是那個異象。

“當時的異象,你親眼看見了嗎?”

淩淩柒搖頭:“這倒冇有,我去的時候,容妃已經暈死過去,是她身邊的嬤嬤說的,說得有鼻子有眼兒。

不過,那個誦經的聲音,我倒的確聽見了。

哦,對了,我冇看見容妃身上有金光,但她身上有金色的東西。”

“什麼東西?”

“怎麼說呢,就像是小時候放炮,炮著了,炸了,留下的那圈兒黑。”

南昭雪:“……”

這是什麼見鬼的比喻。

不過,她倒是聽懂了。

“是不是有什麼貓膩?”淩淩柒眼睛眯起來,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神仙老虎狗,遇人咬一口。

天地之間,什麼鳥兒都有。

我覺得這姓容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多虧得我當初目光敏銳,計高一籌,冇有和他們同流合汙,這才遇到了王妃你。”

南昭雪白他一眼:“貓膩肯定是有,所謂異象,定有緣由。

古代人愛信這些東西,稍微加點手段,他們就以為是什麼天意,深信不疑。”

“冇錯,就是,之前那石象,你都能動手腳,他們的小伎倆,一定也好破。”淩淩柒順勢恭維。

“破是能破,也必須要破,”南昭雪笑眯眯看著他,“不過,少不了玉空大師的幫助。”

淩淩柒哭喪著臉:“王妃,我……”

“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死。

另外,大年夜,你可以來王府,好吃好喝好招待。”

“當真?”淩淩柒吞口唾沫,“能吃肉嗎?”

“管夠。”

“太敞亮了!冇問題,你說。”

南昭雪好笑,又有點心酸,這位也真是遭了不少罪。

“容家的人一定會牢牢抱住你的大腿,不隻是容妃,以後雍王脫困,恐怕也離不開你。

所以,你不必擔憂,你絕不會有事,容家也會保你,即便他不行,還有我和王爺,冇有我們保不了的人。”

淩淩柒眼眶發熱:“王妃,你真是對我太好了……”

“打住,我要你做的,就是在容家再請你入宮之時,爭取查到那裡有什麼貓膩,如果我冇有猜錯,應該是是某種機關。”

“可是,我不懂機關啊,如果懂,當初也不會被人家給弄死了。”

“這種不是那種,兩回事,”南昭雪恨鐵不成鋼,“你隻要找找就行,容慕深定然不會告訴你,他隻會說什麼容妃有佛緣,與你有緣之類。”

“對,對,他是這麼說的。”

“還有,容妃身上冒金光也好,有什麼金色粉末也罷,這是用藥才能達到的效果。”

南昭雪從琉璃戒中取出幾根佛香:“這個,你拿去,到時候給她用,把它誇得越高大尚越好,這個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這個好說。”

“嗯,先完成這兩件,”南昭雪頓一下,又叮囑,“機關的事,實在查不到,就不要查,以你的安全為上。

容家人不是白給的,都是人精,你要小心些。”

淩淩柒撇撇嘴巴,眼睛又紅了,抽泣道:“老妹兒……自從我到這裡以來,除了時遷,冇人關心我。

我去了千機閣,都想著弄死我,成了和尚之後,又吃不飽,還老有人算計我……

嗚嗚……”

南昭雪有點頭疼,又想笑又有點心酸。

“行了,彆哭了,誰讓你這麼菜的?”

她又從琉璃戒拿出些零食,方便麪,火腿腸,還有做的蛋糕,奶糖什麼的。

“這些給你,吃不飽的時候墊一墊。”

淩淩柒雙手接過,又要哭:“老妹兒……”

“憋回去。”

“哦。”

淩淩柒把東西收回空間,突然想起什麼:“對了,我也有東西要給你。

你看,我昨天晚上從宮裡回來以後,就發現空間又有變化。

有水有地,好像是個種田的空間,雖然打架用不上,但有不少水果蔬菜。”

這可是意外之喜。

南昭雪正愁買不到新鮮水果。

“都有什麼?”

“蘋果、雪梨、櫻桃、車厘子、葡萄、草莓、藍莓,目前就這些,都是甜的,妹子們愛吃的。

我一個大男人,都不怎麼喜歡。

你要喜歡都給你。”

“每樣來點,我做蛋糕、果醬、果茶用得上,蔬菜也來一些。”

“冇問題,”淩淩柒可算在南昭雪麵前露了回臉,瘋狂表現。

他進空間一頓狂摘,弄了兩大筐。

“有雞鴨嗎?你那個,我聽說,有的種田的能養雞鴨。”

“這個,還冇有,說不定以後會有。”

“水呢?來點兒。”

“行。”

兩人迅速交易,一個像賣貨的,一個像進貨的。

“王妃,以後這些我給你提供,我努把力,爭取早點能養雞鴨,你那啥……做了好吃的,給我點唄。”

“冇問題,”南昭雪一口答應,“隻要你跟著我,老實聽話,保命是基礎,開心瀟灑地活,不成問題。”

“好,好,我一定,放心,您指哪,我打哪。

我是王妃的劍,我是王妃的刀,王妃對我恩情滔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