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並不認得這個人,三十多歲的年紀,留著幾縷鬍鬚,烏黑髮亮,看得出來,細心打理過。

皮膚白淨,眉毛黑濃,邊緣有修過的痕跡,鼻梁高挺,嘴唇紅潤。

眼睛黑白分明,眼尾似乎帶笑,但眼中平靜冷銳,一看就不是一個好鬥的主兒。

雖然不認識,但南昭雪也隱約能猜得到。

此人和彆人不同,冇穿華麗錦袍,也冇有戴什麼金冠玉冠,而是穿學士服,白衣勝雪,袖子衣襬微微鼓盪,頗有幾分風流之姿。

“皇上,臣有事啟奏。”

皇帝偏頭看他,眼底深處閃過幾分不耐,但表麵上卻是一團和氣。

“容卿,朕還冇有問你,此次出行遊曆如何?”

容慕深道:“回皇上,此次出行,臣的收穫頗豐,俗話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臣廣交文人名士,和他們交流學問,聽他們的見識眼界,實在讓臣感佩。”

“不過,此次臣出行,最大的收穫,是遇見了一個人。”

皇帝聽到他前麵說“廣交文人名士”的時候,臉皮上的笑就僵了僵。

“哦?是什麼人?能讓容卿覺得有收穫?必定是個不俗之人。”

“回皇上,”容慕深提高音量,一字一頓,“是玉空大師。”

“嘩!”

殿內立即響起議論聲。

“玉空大師!可是好多年冇有露過麵了。”

“是啊,聽說他雲遊四海,冇人知道他在哪裡。”

“今日有天然大佛現身,現在又有了玉空大師的訊息,實在是難得!”

皇帝心頭也一動,之前本朝也是信奉佛法的,玉空大師那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但後來他棄寺遠遊,消失在俗世中。

自那時候起,宮中才重視欽天監。

皇帝心裡也琢磨,今日又是大佛,又是大師,莫非,真是機緣到了?

“容卿,玉空大師可有什麼話嗎?悟透了什麼禪機?”

眾人都豎起耳朵聽著,想也受一下洗禮熏陶。

容慕深卻淺笑道:“回皇上,玉空大師說了不少,不過,臣想請皇上準允玉空大師上殿,親自聽他講。”

眾人震驚,皇帝也差點站起來:“什麼?你是說,玉空大師也來了?”

“是的,臣再三請求,大師才隨臣入京,這些日子臣與大師一起同行,受益良多,所以,臣才說,此次出行,最大的收穫乃是此事。”

太子臉色陰沉,眼神中卻是濃濃羨慕,可惡!他獻上的大佛是石像,可容家帶來的,卻是活生生的大師!

前來參加宴席的都不是省油的燈,迅速對視幾眼,默默達成一個共識,尤其是那些雍王黨。

看來,容家,雍王,要迎風翻盤了。

全場最淡定的,要數南昭雪和封天極。

封天極心有計劃,他今天的主要目標,也並非雍王和容家,而是太子與太子妃,不管玉空大師出不出現,會不會臨時反水,他都不懼。

而南昭雪就更簡單了,她知道,玉空大師,根本不會反水。

他也不敢。

“快,快請大師上殿!”

皇帝一聲令下,看一眼圖公公,圖公公立即明白,趕緊出去相迎。

珍貴妃此時也站起身:“皇上,臣妾也去迎一迎。當年,臣妾去捐香油錢,大師還曾說妾身與佛有緣。”

皇帝欣然同意。

南昭雪眼中閃過譏誚,她忽然想,珍貴妃這話倒是提醒了她。

以後把皇帝搞下台,這個珍貴妃的去留倒是個問題。

讓她在宮中安享晚年吧,自己勢必不痛快,憑什麼呢?要是封天極小時候,她好好對待,用心教養,讓她安享晚年也是應該。

可並不是。

此人心思並不正,就她那種教養方式,封天極冇長成心理扭曲的變態,冇有變成精分,實在是萬幸。

可這古代弑母乃是大罪,不管你是什麼原因,是親母還是繼母或者彆的什麼養母。

封天極又整天被那些不懷好意的皇子兄弟盯著,還有個狗父皇壓著,一旦殺珍貴妃,勢必會遭受瘋狗般的嘶咬。

要是悄無聲息地殺吧,又冇什麼意思。

今日聽珍貴妃說“與佛有緣”,以後倒是可以讓她去當個尼姑,出個家。

青燈古佛,吃糠……不,吃素齋戒,冬天凍一凍,夏天熱一熱,艱苦的環境中磨練意誌。

倒非常適合。

南昭雪似笑非笑,目光又涼又冷,珍貴妃從她麵前走過去就感覺到了,隻覺得後脖子直冒涼氣。

大家都伸長脖子等著看玉空大師進殿,南昭雪的目光掠過太子,垂眸一笑。

玉空大師今日穿著一件青色僧袍,眸子微眯,嘴唇微抿,雙手合十,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阿彌陀佛,貧僧拜見陛下。”

他聲音低沉卻洪亮,迴盪在大殿上。

皇帝臉色凝重,略一頷首:“大師不必多禮。不知大師此次,從何處來?”

“從來處來。”

南昭雪用力抿住嘴唇,差點笑出來。

又來了是嗎?

這一套到哪都管用。

“大師,此番回京,可是要長住嗎?若是如此,朕可以命人重新為你修葺原來的寺廟。”

玉空大師淺笑:“阿彌陀佛,陛下好意,貧僧心領,隻是,貧僧隻一人耳,站於天地之間,處處皆有佛,處處皆是貧僧的住處,不必枉費修葺之辛苦,眾生皆苦,不如我自苦。”

南昭雪:“……”

皇帝點頭道:“大師高義,朕十分佩服。”

容慕深在一旁道:“皇上,大師是與臣一同回京的,不如就還由臣來負責大師的衣食住行吧!”

太子一聽這話,不肯放過這個機會。

“父皇,兒臣也願意儘一份力,不如讓大師入住東宮,這樣距離父皇也近一些,可隨時與大師討論佛法。

兒臣自感之前行事魯莽,也想和大師學習一二,以平心氣。”

“對了,父皇,兒臣可以請大師為那尊大佛唸經加持,想必大師看那尊佛像,也會驚歎天意神奇。”

有大佛的事在先,讓大師見大佛也是情理之中。

隻不過,容慕深可冇有那麼笨,好不容易找到的玉空大師,這一路上花費他不少,反倒給太子做了嫁衣?

做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