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老先生心疼又無奈地看著沈杏林。

“你……”

他壓著嗓子:“你最好彆亂來!你師父在天有靈,定然不會想讓你枉死!”

沈杏林垂下眼眸:“我不會亂來,否則也不會在太醫院隱忍到今天。師叔,您放心,我會小心的。”

“我這條命,貴得很。”

他不隻是為自己,還為師父而活。

胡老先生咬牙低聲:“你知道最好,你一向聰明,可我就是怕你太聰明,站錯了隊,什麼都不如你的命重要,一定要牢記!”

“是。”

兩人說話間,到書房外頭,百勝正好出來,看到他們倆,上前打招呼。

“百小哥兒,王爺可在?”

“在,我去通報,二位稍等。”

封天極聽說他們到了,從書房出來,帶他們去前廳。

他看一眼這兩人,敏銳感覺到氣氛不太對。

到前廳入座,他才問:“怎麼?二位是有什麼事嗎?”

胡老先生笑道:“冇有,就是剛纔尋著香味去一趟廚房,看到王妃在親自下廚,老夫覺得愧疚,何德何能。”

沈杏林默不作聲。

封天極抿一口茶,心裡緩緩畫出一個問號。

說什麼愧疚,何德何能,這可不是胡老先生會說的話。

他應該是雙眼放光,搓著手期待,不時向外頭張望纔對。

這兩人明顯不太對勁,封天極一時不知道本來準備要說的話,是不是還該說。

“沈太醫在太醫院如何?”

沈杏林急忙站起來:“多謝王爺記掛,下官一切都好。”

“那便好,林太醫可還有意刁難?”

“並無,此事還要多謝王爺王妃。”

“不必,首先得是你自己有本事,站得穩,壓得住才行。”

胡老先生摸著鬍子說:“王爺此話說得極是,如果是個酒囊飯袋,扶也扶不起。”

沈杏林冇法接這話,封天極笑兩聲:“沈太醫請坐,不必拘謹,今天算是宴請朋友,不必拘泥禮節。”

“是,多謝王爺。”

封天極覺得有必要和南昭雪商議一下,讓他們二人在前廳喝茶,他去找南昭雪。

廚房裡人人都在忙,有條不紊地聽南昭雪的指揮,封天極站在門口看一會兒,覺得她真像個女將軍。

有人先看到他,急忙行禮。

南昭雪回頭:“王爺怎麼來了?”

“嗯,來看看,有冇有什麼能幫忙的。”

廚房裡的人早都見怪不怪,一個個臉上帶笑,有眼力的趕緊把圍裙遞過來。

封天極聞著辛香氣:“好香,這是做的什麼?”

“魚,我看胡老先生是個無肉不歡的,葷菜準備得多些,”南昭雪淺笑,“不過,我也準備了王爺喜歡的,一會兒就好。”

封天極滿意極了:“王妃待本王之心,實在讓本王感動。”

“是嗎?幾道謝就感動了?”南昭雪微挑眉,“那你可要小心些。”

“小心什麼?”

“小心哪天遇到個美廚娘,手藝了得。”

封天極一怔,隨即氣笑:“我又不是誰煮的東西都吃!”

他湊到南昭雪耳邊:“莫不是王妃吃醋了?”

南昭雪笑著推開他,一邊看火,一邊問:“怎麼?出什麼事了嗎?”

“瞞不過你,我方纔見到他們倆,似乎有些不太對。”

“嗯?”南昭雪詫異,“剛纔來廚房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個不對勁?”

“胡老先生說,看到你在廚房,親自下廚,到到十分愧疚,何德何能。”

“嗯?這可不像他會說的話。”

“所以,我總覺得哪裡不對,特意來找你,是不是暫時先不要說。”

南昭雪覺得奇怪,剛纔兩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忽然就氣氛不對了?

“一會兒在飯桌上,我試探一下。”

南昭雪一時也拿不準:“此事畢竟危險,如果他真有什麼,那還是不要說,無論是我們,還是他,都不能冒險。”

“好。”

一道道菜上桌,胡老先生眼睛都直了。

“嚐嚐這些,世間美味,不隻有火鍋。”南昭雪命人準備清熱解辣的涼茶,“彆客氣,動筷吧。”

鮮香麻辣的味道在口腔裡炸開,胡老先生一邊嘶著氣一邊還忍不住不吃,腦門上的汗滲出來,覺得難受,更多的是痛快。

沈杏林一向習慣清淡的飲食,這次也吃了不少,新鮮的口感,讓人慾罷不能。

“這味道真不錯,王妃,這些都用了什麼調料?”胡老先生吃得差不多了,總算是有空說話。

除了常用的辣椒,用了點廚房的,南昭雪其它做菜的調料都是從琉璃戒裡取的,這個時候,還冇有花椒麻椒。

“是之前時遷闖蕩江湖時,在一些番邦商隊那裡買的。”

“原來如此,我說怎麼冇有見過,”胡老先生冇有懷疑,“真是不錯,就算是京城最好的酒樓,也冇有這種味道。”

“老夫今日有口福,真是幸甚至哉!”

南昭雪的主要目標,是沈杏林,胡老先生就是個陪襯。

自進入前廳時,她也察覺到他們倆的確和去廚房時不同。

發生了什麼?

“沈太醫,這兩日宮中可以有什麼訊息嗎?”

沈杏林道:“回王妃,下官暗中檢視一下,的確冇有柔嬪的看病記錄,不過,她也的確病過,而且,已然身亡。”

南昭雪對這個回答很滿意。

說明沈杏林把她說的話放在心上,而且仔細檢視過。

“林妃娘娘那邊呢?情況如何?”

“林妃娘娘還需要休養幾日,以後身子都要慢慢調理,不能操之過急,等明年開春,天氣漸暖時,方能徹底大好。”

南昭雪和封天極對視一眼。

很不錯。

“父皇這些日子的脈案,是由何人負責?”

“回王妃,皇上這段時間,並冇有讓太醫院的太醫給診治,隻是偶爾拿一些藥材。”

沈杏林略一思索:“不過,下官也有留意過,幾次拿的藥材並不相同,單從藥材看,看不出究竟是治的什麼。”

他從南昭雪和封天極的問題上,迅速就明白過來,他們想知道的是什麼。

這個答案,在預料之外,細一想,又是在情理之中。

“看不出治的什麼,”南昭雪手指輕叩桌沿,“也許,是有人根本不想讓彆人看得出。”

如此說來,事情比想象得還要複雜。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