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眼睛眯著,看著南昭雪,表麵神色平靜。

但他實則內心慌得一匹。

南昭雪把那畫拿在手中,目光平靜地看著他:“你從何處而來?”

“從來處來。”

“到何處去?”

“到去處去。”

南昭雪似笑非笑:“大師,到此時,還要打玄機?這畫,是有人教你,還是你自己畫的?”

玉空大師不答反問:“青桔,好漢,還有伍佰,與你有何相關?”

南昭雪漆黑的眸子一閃:“門外的時遷,與你有何相關?”

玉空大師嘴唇用力抿住,像是在壓抑著某種情緒:“如果你能說出這張畫的玄機,我就告訴你。”

南昭雪把畫放在他麵前:“五環,奧運。”

玉空大師呼吸一窒,鬍子微微顫抖:“那你再說,這五個環,顏色是怎麼排列的?”

南昭雪嗤笑:“用你的手,摸著你的良心,你自己知道答案嗎?”

玉空大師呆了呆,又想了想,好像……也的確不是很清楚。

他歎口氣,目光轉向窗外,語氣幽幽:“我大抵是陷在這裡了,橫豎都無法出去。

這種遭遇冇來由的,我思索不出究竟有何因果。

那個老頭子是我,這個老頭子也是我。

我是向來不想找什麼同伴的,而如今卻在這個奇幻的地方,遇到這樣奇幻的事。

也罷,大抵是要有個共同進退的人了。”

封天極聽他說這一大段,簡直一頭霧水,完全不知所謂。

而南昭雪眼皮都重重跳了兩下。

“行了,你彆糟塌魯迅先生了。”

玉空大師閉上嘴,眼神幽怨。

“兩個重點,一,你陷住了,二,你說的那個老頭子,是不是與時遷有關。”

玉空大師眼睛瞬間亮了:“真聰明,不錯。”

“先彆急著誇獎我,”南昭雪音色中涼意儘顯,“先說清楚,與容家人一同進京的人,是不是你?”

玉空大師點頭:“冇錯,是我。不過,這事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跟你細說。”

他看一眼封天極,有點猶豫,有封天極在,還是不能說得太暢快。

南昭雪對封天極道:“王爺,你能不能讓時遷去準備點吃的?我晚上冇吃好,有點餓了。”

封天極掃一下玉空大師:“好。”

他一出去,玉空大師挺直的腰背垮了一些:“哎?你這個男人不錯啊,看來你混得挺好。”

南昭雪覺得他這說話的腔調,配上玉空大師的臉,實在違和。

“廢話少說吧,你究竟怎麼回事?”

“我叫淩淩柒,彆問我真名,我就隻知道這個,就是一個快穿使者,在各個世界穿梭,收集情報。

不過,這次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就出現bug了。

我之前突然掉落,冇去到定好的世界,來到這裡,做了個千機閣老閣主,被時遷給救了。

估計你也知道了,時遷那小子跟著你混得也不錯。

我去飯店了,味道真不錯,嘎嘎香,老妹兒,你之前是美食博主嗎?”

“不是,”南昭雪乾脆道,“我是殺人者。”

淩淩柒:“……”

“我和時遷相處了一段時間,教會他不少,本來還以為就那麼過下去,冇想到,還是被接回去了。”

淩淩柒歎氣,手捂著胸口,擠出幾滴淚:“老妹兒,你是不知道我那日子是怎麼過的,千機閣裡的陰謀詭計可太深了,那個少閣主,簡直就……”

南昭雪打斷他:“你是什麼都不會,讓人家察覺出來你是個棒槌吧?”

淩淩柒一抹眼睛,眼淚也不見了:“這話說的,那玩意兒我能會嗎?我也不是魯班大師呀。

即便是接收了記憶,我也會不了啊,何況還是個橫死的,根本冇多少記憶可接收。”

“所以,你不久就被人害死了?”

“倒也不至於,”淩淩柒訕訕疲乏,“也過了挺久的。”

南昭雪又問:“之後呢?”

“之後,我再醒了就是現在這樣,我還以為到了個其它的世界,仔細一打聽,還是這,我就意識到不對勁了。

成了個和尚,又不能明目張膽地開葷,我饑一頓飽一頓,真是美強慘。

前些日子,我遇到一個自稱姓容的人,說與我有交情,尊我敬我仰慕我……想讓我一同回京。

我在其它世界穿來穿去的我見得多了,這一世好歹也是個高僧,又在這個世界活了兩回,眼睛一搭,就知道這姓容的冇安什麼好心。

於是,我假意答應跟他進京,一邊接收這老和尚的記憶,一邊打聽。

這一打聽不得了,才知道容家那個什麼雍王,早被幽禁。

我跟他一起,那不是找死嗎?”

南昭雪上下打量他:“你,美強慘?”

淩淩柒清清嗓子,岔開話題,繼續說:“我還打聽到,這個世界六皇子戰王名望比較高,還有戰功,我就想認識認識。

本來想著先吃頓飽飯,結果運氣真不錯,就遇上時遷了。”

“我說完了。”

南昭雪笑得輕蔑:“說了半天,你是來抱大腿的?”

淩淩柒一噎:“也……也不能這麼說嘛,你看,我這個高僧的身份,還是有點用的,而且,容家對我也挺信任。”

“實不相瞞,”南昭雪不所所動,“我們已經知道,容家和一個僧人入京,已經想好對策。

所以,不管這個僧人是不是你,我都不懼。

不是你,照計劃進行,是你,也可以照計劃進行,如果有半點威脅,照殺不誤。”

淩淩柒臉色一白:“老妹兒,你看你……怎麼還急眼了呢?

我真冇有惡意,我叭叭說這麼多,咱們彆說茫茫人海了,這都出宇宙了,咱能遇見多不容易啊!

還有時遷,時遷可是跟我學的,他現在是你的得力助手,咱們的緣分早就註定了!”

他心頭砰砰跳,感覺到南昭雪的確不是好惹的。

“那你就說實話。”

“說,說,我說的都是實話!”

“你有係統嗎?”南昭雪問。

“冇有,真冇有。”

“空間呢?”

淩淩柒摸摸光頭:“有……還是冇有啊?”

“我也不知道,真不知道,我的確能到個地方去,但裡麵什麼也冇有,白茫茫一片,但我能聽到水聲,試過好多回,一直冇有變化。”

“你一共穿過多少回了?”

淩淩柒猶豫著豎起一根手指。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