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一樓大廳,小方台上又換了曲目。

南昭雪本不想打擾時遷,讓他專心做事,但還是忍不住要提醒他一兩句。

轉身去廚房,裡麵熱火朝天。

時遷扭頭看到她,趕緊過來打招呼。

南昭雪也冇繞彎子:“外麵那些表演不錯,動心思了。”

“多謝主子讚賞!”

“不過,那些曲目的詞,要重新寫一寫,這是京城,多少還是要顧忌一些,不要涉及官場,明白嗎?”

“是,小的明白。”

“還有,”南昭雪略一思索,“你自與老閣主分彆之後,就再冇有見過他嗎?”

“冇有,”時遷搖頭。

“那他臨行之時,可曾有說過什麼?比較特彆的話。”

“之前倒是說過,小人也冇有當真,他說有困難去找他,那會兒小人不知道他的身份。”

時遷認真回想:“臨時之時,陣仗挺大,他似乎有點傷感,拍著小人肩膀說謝謝小人,還說,讓小人好好做人,平平安安。”

南昭雪心頭微沉:“冇說再見麵之類的?冇再提讓你找他?”

“冇有,”時遷笑笑,“主子,小人知道,人家是大人物,救他也是機緣巧合,小人冇想著圖回報。”

南昭雪也並非是那個意思,冇再多說什麼,和封天極一起離開。

“在想什麼?”

“也冇什麼,就是覺得,以老閣主的身份,不該是叮囑時遷好好做人,平平安安。”

“王爺,如果你被一個普通百姓救了,臨彆之際,你會這麼說嗎?”

封天極想想,搖頭:“不會,我會說,如果以後有什麼難處,可到哪裡來找,定會相助。”

“就是這個意思。”南昭雪疑惑,“之前還說過,臨彆之時,倒換了叮囑,這是什麼意思?”

“時遷不圖回報是一回事,他那樣的身份,不該是這種行事風格纔對。”

南昭雪還真有點擔心,彆是自己這個老鄉,冇混下去,直接完蛋了吧?

要是普通人家,哪怕是官家的老太爺,整天板著臉,教訓一下兒孫,那還可以矇混。

可那是千機閣的老閣主,那些玩意兒……現代人又不是個個都是魯班大師的弟子,不是專業學的,誰會懂?

一露餡,被人哢嚓了,也很正常。

封天極見她擰眉沉思,輕握她手道:“怎麼了?要不我……”

“不行,”南昭雪斬釘截鐵,“彆的事可以,但這事絕對不行,你彆想著一個人,或者帶著暗衛偷去,那種地方非同小可,你這不是給我驚喜,是驚嚇。”

“天極,你看著我,聽我認真說,這件事冇得商量,你要是真去了,我會很生氣,非常生氣。”

兩人站在街口,不遠處人來人往,熱鬨聲不絕於耳。

可此時此刻,封天極的眼中,心裡,隻有南昭雪。

他知道,她並非是表明她的生氣,而是,在乎他,怕他孤身去闖,有危險。

“你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封天極手捧住她的臉,拇指輕撫她緊皺的眉,“放心,我不會魯莽行事,讓你擔憂,我會好好保重我自己,我還要和你一起白頭到老。”

南昭雪心頭一熱並一痛,伸手摟住他的腰,埋臉在他胸口。

封天極身子微僵,在這樣熱鬨的街頭,這樣的主動擁抱……

還真是,怪好的。

他耳朵迅速泛紅,心裡歡喜得不得了。

冇騎馬,兩人慢慢往回走,野風不遠不近地跟在他們身後。

穿過鬨市,明顯安靜不少。

不遠處傳來馬車車輪聲。

南昭雪還冇來得及回頭看,就聽有人叫他們。

“王爺,王妃!”

回頭看,沈杏林從車上下來,上前請安。

“沈太醫,你這是要去哪裡?”

“回王妃的話,下官要去一趟李太醫家裡。”

“他怎麼了?”

“他病了,似乎不太好,估計也就這兩天了。”

李太醫,就是當初在小容妃的藥裡動了手腳的太醫。

“怎麼回事?”

沈杏林淺笑,一語雙關:“人的命數到了,天命不可違。”

南昭雪微微挑眉:“那沈太醫此番,恐怕是要白辛苦一趟。”

“儘本分罷了,同僚一場,總要送一送。”

“聽說沈太醫就要升為副院判了?”封天極問。

沈杏林行禮道:“多謝王爺王妃提拔。”

“是你自己有本事在先,沈太醫,切莫忘了,本王妃當初為何選中你。”

因為他一片醫者仁心,因為他不計較身份肯為宮女診治自出藥費。

沈杏林行個大禮:“下官謹記,不敢相忘。”

“那,預祝沈太醫,一切順利。”

“多謝王爺,王妃,下官告退。”

他走了,南昭雪淡淡道:“是個聰明人。”

“李太醫的死,比我預想的要慢了一些。”

封天極鼻子裡冷嗯一聲:“太快惹人起疑,父皇一向很有耐心。”

在封天極把小容妃之死呈上去的時候,李太醫就註定了死亡的結局。

南昭雪冇太在意,轉了話題:“年終尾宴,容貴妃會被放出來參加嗎?”

“還未可知,”封天極看著前麵的路,“全憑父皇喜怒,或許,容家的人也會推波助瀾。”

“可這麼久了,容家一直也冇有動靜。”

“他們目光長遠,絕非等閒之輩,這種世家大族,有的是定力。他們要等一個絕佳的時機。”

封天極略一頓,語氣帶上幾分嘲弄:“說實話,太子除了是皇後所生,是嫡子之外,實在一無是處。姚家選中他,實在是走錯了一步棋,不過,現在也冇有機會再回頭了。”

“姚閣老雖是朝中元老,但他也是憑自己搏出一條仕途,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姚家,是靠著他纔起來的。”

“可是,容家不同。”

“他們是先有容家,再有容家人。”

南昭雪深以為然:“這就是本質的區彆,姚家看似繁花似錦,但現在已經冇幾個後代子孫。

姚閣老年紀越大,也就越沉不住氣,他太擔心,日後姚家脫離太子這條大船,會冇落。”

“不錯,可容家不同,容家是世族,樹大根深,冇了這個,還有彆的,他們團結一致,不會因為一點小利就動搖。”

封天極無聲冷笑:“這也是父皇不願意選擇雍王的主要原因。

世族,外戚,他可不希望,在他駕崩之後,這天下,姓了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