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部尚書丁銳進正忙得焦頭爛額,手下人匆忙進來。

“丁大人,有客來訪。”

“客什麼客?”丁銳進頭也不抬,“冇看我正忙著?現在什麼人也不見。”

“可是……”

“可什麼可?天王老子……”

“大人,”手下人趕緊打斷,壓低聲音,“老子的兒子來了。”

“??”

“是戰王殿下來了。”

丁銳進手一哆嗦:“你廢什麼話?不早說!快,快。”

他哪敢怠慢這位爺,在京城中,人人都知道,小霸王封天徹不能惹,但他們這些朝中大員心裡更清楚,得罪了小霸王還好說,得罪戰王,那就可以和閻王爺談談心了。

“丁尚書,忙得很吧?”

丁銳進不知道封天極這話是真心,還是在諷刺他,一時不敢接話。

“王爺,不知您來是——”

“本王無意打擾,是有一事想請丁尚書幫忙。”

“不敢,不敢,王爺請吩咐。”

封天極點頭道:“丁尚書,請摒退左右。”

……

拓拔安在驛館靜靜喝茶,牧仁鬆坐在他對麵,擰眉沉著臉。

“中原人就愛這些花哩呼哨的東西!杯子如此小,還不夠一口,也不知道喝個什麼勁兒,”他重重吐一口氣,“哪比得上我們大碗喝酒。”

拓拔安抿一口,慢悠悠地說:“你何必如此心急?”

“我怎能不急?”牧仁鬆咬牙,“一想到公主正和那個老皇帝在一起,我就心頭冒火!”

拓拔安臉色微沉,目光掠向外麵:“少主,您還是小聲些,若是讓其它人聽見,恐怕不妙。”

牧仁鬆冷哼:“誰能聽見?他們那麼蠢,又能知道什麼?”

“他們可不蠢,”拓拔安放下茶盞,“尤其是那對夫婦。”

“哪對?”牧仁鬆疑惑。

當時宴會上那麼多人,他哪知道究竟是哪對。

“戰王,還有他的王妃,”拓拔安長眸微眯,目光狡詐如狐,“戰王的威名,如同我們部落高空盤旋的雄鷹。”

牧仁鬆握緊拳頭,關節發出輕微的聲響:“我早就想會會他了!”

“還有他的王妃,那個女子……”拓拔安語氣微頓,“和彆的中原女子可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牧仁鬆嗤之以鼻,“還不都是嬌滴滴?中原女子整天就知道附在男人身上,耍心機。

哪像公主……聰明,還擅騎射,是我心裡的幸福之花。”

拓拔安不著痕跡的垂下眼眸:“公主想要不戰而取下中原,少主你可要好好配合,彆壞了她的計劃。”

牧仁鬆哼一聲,悶悶出口氣:“剛纔那三個人來,還冇來得及說什麼要緊的訊息,就被那箇中原人給帶走了,也不知現在情況如何,實在可恨!”

拓拔安看著杯中飄浮的茶葉,冇再說話——和牧仁鬆說話,無異於對牛彈琴。

外麵傳來腳步聲,他立即提高警惕,看一眼牧仁鬆。

牧仁鬆撇撇嘴,站起來走到他身側,擺出恭敬的樣子。

“喲,二王子,將軍,你們都在,那可太好了,”丁銳進笑眯眯地拱拱手,“本官乃禮部尚書丁銳進,使團此次進京的行程安排事宜,都有本官來安排。”

“二位,不知在這裡住得可還習慣嗎?”

“很好,多謝丁尚書。”拓拔安淺笑。

“那就好,”丁銳進看一眼桌上的茶杯,“茶葉還合口味嗎?我們中原盛產茶葉,品種眾多,品質都是上乘,若是二位喝不慣,可知會一聲。”

“無妨,丁尚書費心了。”

拓拔安客氣,牧仁鬆卻不想這麼順當,他冷然道:“這些茶葉還是上乘嗎?冇有什麼味道,若是在我們那裡,吃了肉,這種茶可解不了膩!”

他們以牛羊肉為主食,茶葉也算是必須品,用以克化肉食,彆的法子也有,但自從通商,他們見識到了茶葉,也就離不開。

丁銳進也不惱,摸著鬍子笑容回深:“哦?大將軍是這樣以為的?那恐怕就是有所誤解了。”

牧仁鬆大圓眼一瞪:“什麼誤解?”

丁銳進笑著解釋說:“本官方纔說了,我中原地大物博,茶葉品種眾多,給諸位準備的也都是上乘,天子腳下,繁華都城,即便百姓家也都差不多喝這種品質。”

“茶葉金貴,以新鮮為最佳,因產茶之地距離邊關萬裡之遙,所以,新鮮的不宜儲存,就大多用另一種工藝,發酵,製成茶餅或是茶磚,這種的,就是年頭越久的越好。”

“當然,這種製起來也就不是非得用茶尖了,畢竟也不能隨意浪費不是?

這時候,就要講究三六九等,大將軍所說的,該是用茶梗粗葉什麼的製成的那種,看似濃厚,實則不然。

當然,個人口味不同,這個也無可厚非,在將軍若喜歡那種,倒也不難,本官可令人去小縣城中的百姓家買上幾麻袋,大將軍可喝個夠。”

“你……”

拓拔安抬手打斷牧仁鬆,似笑非笑地看著丁銳進。

能坐上一部尚書之位,必不是簡單的人物,麵前這位小老頭兒,五十多歲,一小把山羊鬍,小眼睛含笑,看著和氣,實則話裡藏刀。

剛纔看似介紹茶葉,實則就一箇中心意思:山豬吃不來細糠。

這山豬是誰?還用說嗎?

拓拔安問:“丁尚書,難得能聽您講講這茶葉的來曆,我等也是受益匪淺,隻是不知丁尚書今日來,不會隻為給我們講這個吧?”

“當然不是,”丁銳進摸著鬍子說,“本官是來請二王子和大將軍吃飯的。”

“吃飯?”牧仁鬆冇好氣地問,“吃什麼飯?”

“我們這裡新開一家火鍋店,味道極佳,本官想儘地主之宜,請二位嘗一嘗。”

“尚書大人盛情,不敢不從,如此,我們就隨大人走一趟。”

拓拔安也想到街上轉轉,但他還不熟悉這裡,目標又太過明顯。

之前那三個人現在如何,也還不清楚,正好藉機檢視一番。

丁銳進早都準備好,帶著他們上馬車。

拓拔安挑車簾往外看,街道整潔寬敞,店鋪中人來人往,百姓們臉上帶著喜色,叫買的,叫賣的,不絕於耳。

大國國都氣象,果然不同尋常。

這一路走來,也去過不少大城池,江南水鄉也去過,當時也震撼,但自從來到京城,那些就都被比下去。

火鍋店裡都已經準備就緒。

丁銳進帶著他們直接上二樓備好的包間。

空氣中香氣瀰漫,是各種香氣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牧仁鬆緊繃陰沉的臉緩和幾分,踏上樓梯時眼角餘光好奇往下張望。

這種吃法,他以前也用過,行軍之時為了方便省事,扔到銅盆裡一起煮。

好吃倒不覺得,至少能填飽肚子。

就這?!

他心裡不以為然。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