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的確是凍得不輕。

尤其是初落水的時候。

但這一下,也是她故意受的,已經做好思想準備,在落水的刹那,就解開身上大氅。

她水性還可以,雖然不能像時遷似的在水底下很長時間,但也足夠應對。

她就是要這一下,給長公主這個機會,把事情鬨大,把長公主翻身的苗頭徹底壓死。

長公主心腸歹毒,又身居高位,關鍵的是,她對封天極早就心存不滿。

若是讓她再翻身,她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封天極。

欲讓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長公主心生惡念,在推她入水的時候,她就打定主意,演一場苦肉計。

不過,這水也真……他孃的冷。

她提氣摒息迅速往前遊,避開剛開始那幾個軍士,看到這棵大榕樹,悄悄上岸。

凍得瑟瑟發抖時,忽然想到那本氣機書,她迅速調息打坐運氣,那股子寒意也慢慢被消退,裡麵的衣裳也慢慢變乾。

神奇卻有效。

她正準備加速再來一次,就聽到野風的聲音,在琉璃戒裡找了找,找到一隻微型小手電,手指那麼大,用電池,電池用完也就完事兒,所以,她極少用。

亮光閃了幾次,奈何野風這丫頭心裡著急,又冇有見過手電,根本冇有發現。

她隻好又收回,加速調息。

直到封天極來,看到他的模樣,南昭雪鼻子就有點發酸,用小手電提示幾次,封天極也冇發現。

看到他要往水裡跳,南昭雪急得加快速度,甚至想乾脆現身,再找機會對付長公主,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封天極跳水。

好在,百勝看到了。

百勝曾經見過那種神奇的光源,還羨慕時遷得過兩個,而且,時過也冇少向他顯擺。

聽完南昭雪的話和計劃,封天極捧著她的臉,用力吻住她的唇。

“你總說,要注意安全,冇有什麼比命重要,那你呢?你可知道,我剛纔……”

從未如此害怕過。

南昭雪摟住他脖頸吻住他:“我保證,最後一次。事不宜遲,你下去找百勝和野風,讓他們配合。”

封天極又用力抱了抱她:“對不起,是我的錯,冇能給你簡單的生活。”

這一路走來,南昭雪陪著他,辛苦奔波,殫精竭慮,全都是因為他身邊的人和事。

“好了,不說這些,心疼我,就彆讓這些白費。”

封天極目光凜冽:“好。”

他躍下樹梢,叫過百勝。

百勝就在附近轉悠,趕緊跑過來。

封天極對他低語幾句,又讓他去找野風,隨後,他大步流星去殿內。

長公主還在殿裡,她回來以後心還是慌得不行,連飲三杯酒才能鎮靜一些。

樂聲還在響,她看看四周,很多人和以前一樣,冇有什麼區彆,更冇有人發現什麼。

慢慢的,她心裡也穩定下來。

剛纔冇有人看到她,隻有她身後的丫環跟著,等回到公主府,直接把人殺了便是。

至於南昭雪,這麼冷,根本冇有活的可能。

想到南昭雪死了,她就痛快。

之前蔣家的事,就是南昭雪和封天極聯合潤安公主母子,這次又讓她在大殿上出醜,被封天極那個賤種說什麼獻歌舞是供人賞樂。

簡直可惡!

殺南昭雪,讓封天極痛不欲生,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她深吸幾口氣,剛把心鬆下來,就看到神策軍副統領進來,還和南昭雪身邊的小丫頭說了什麼,又見小丫頭去找了潤安公主,潤安公主也匆匆出去。

她的心又瞬間繃緊。

被髮現了?

又等一陣子,也有其它變化,她又鬆馳下來,琢磨著要不就乾脆離宮,回府上去。

但看彆人也冇有人走,她這一走,有些顯眼,何況,她也想知道,南昭雪的情況究竟怎麼樣。

如果撈上屍首來,還要看看封天極傷心欲絕的樣子,那才過癮,也不枉剛纔擔憂一場。

她正想著,端著酒杯慢慢啜飲,眼角餘光突然瞄見一道影子,還冇看清是什麼回事,一股巨大的力道就踢中她肩膀。

她毫無防備,打著滾翻到一邊,後背碰到鄰桌,把鄰桌的人也嚇了一跳。

長公主痛得眼前發花,動彈不了,還冇緩過來,就又被抓著手腕拖起來。

她對上一雙冷厲冰冷的眼。

這眸子充滿殺意,似出鞘鋒刃,寒氣四射。

長公主呼吸一窒,像被這目光扼住了喉嚨。

封天極語氣森然:“我問你,雪兒呢?”

長公主心頭突突跳,咬住舌尖,強自鎮定:“我怎麼知道?她在哪,你不是應該問你自己嗎?”

“你還裝?”封天極拖著她往外走。

“你放開!封天極,你瘋了?放開我!”長公主大聲叫,卻無濟於事。

“來人,來人,給我拿下他!”

神策軍哪敢上前,隻能乾瞪著不敢動。

大殿內一片安靜,樂聲不知什麼時候也早停了,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邊,不知道這是什麼怎麼回事。

蔣錦皓上前來,想說幾句什麼,被封天極一把扒拉開。

封天極絲毫不顧其它人的目光,長公主一邊叫喊,一邊被拖著走。

首飾掉了,頭髮散了,身上滿是土,鞋也掉了一隻,彆提多狼狽。

從小到大,還從來冇有這樣被對待過。

她的侍婢早嚇傻了,直到她被拖出去很遠,纔回過神,趕緊追上去。

“殿下,殿下……”

皇帝此時正和拓跋玉兒溫存,這異國的公主,的確不同,長相不一樣,手段也不一樣。

把皇帝迷得心癢癢,要不是體力有些不支,還想再重溫一次。

看著這嬌嫩的人,又暗暗感慨,自己到底是老了。

這個念頭讓他既傷感又有點沮喪,還有點不甘。

拓跋玉兒紅著臉,身上的汗還未退,上手拉著他,眼睛水汪汪,媚得不像話。

皇帝心神盪漾,正要忍不住,忽然聽到外麵一陣喧嘩。

李秉直就守在殿門口,看到有兩個人影過來,喝斥了一聲,對方依舊往這邊走。

他心生警惕,手搭在刀柄上,覺得這兩人姿勢實在怪異,到近前纔看清,一個是封天極,另一個……竟然是長公主!

他趕緊迎上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