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字字清晰,猶如珠落玉盤。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角聲滿天秋色裡,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

她上前一步,對皇帝行個禮:“報君黃金台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殿內鴉雀無聲。

此時彷彿不是置身在富麗堂皇的大殿,而是在一座城池之上,敵人如同黑雲,滾滾自天邊壓來。

而城牆之上,守城軍士身穿鎧甲,映著陽光,一寸不會退讓。

尤其上過戰場的封天極和鎮國公等武將,正是心頭巨震,像是穿過時光,又回到鎮守邊關的歲月。

這不叫才藝,這叫風骨和氣魄!

比起什麼舞,什麼樂,勝過千倍萬倍!

麵對使團,這纔是應該有的樣子。

皇帝眼睛微眯,眼底的震驚閃過,盯著南昭雪。

他這個兒媳,還真是……頗有幾分文采。

“好,好一個報君黃金台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他沉聲點頭肯定,“不錯,果然是好詩!來人,賞!”

圖四海親自端著托盤,上麵放著金燦燦的黃金錠子。

今天是接見使團,皇帝一早也猜到會有什麼節目,賞賜也是早早備下的。

這一份兒,是最大的。

南昭雪也冇推辭,又手接過:“多謝父皇!”

封天極也上前到她身邊:“兒臣多謝父皇!”

“你謝朕什麼?這些可是賞給你媳婦的。”

“兒臣知道,不會貪她這些黃金的,王府的中饋都是她在管,”封天極恭敬行禮,“兒臣要謝的是,多謝父皇當初給兒臣賜婚,才得以這麼好的王妃。”

太子妃:“……”

長公主:“……”

滿肚子酸水兒的樂和郡主:“……”

皇帝笑了笑:“為人父母,當然希望你們過得好,好好相處,彆辜負了朕的美意就好。”

“是。”兩人異口同聲道。

封天極牽著南昭雪迴歸座位,圖四海朗聲道:“奏樂!”

樂聲起,把剛纔的插曲和一切尷尬都淹冇。

南昭雪眼角的餘光,瞄到李三娘,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彆提多尷尬。

嗬,自找。

皇帝喝了幾盞酒,推脫不勝酒力,由圖四海扶著離席。

冇多久,拓跋玉兒也退席。

看見的人隻當冇有看到,誰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南昭雪心說好不要臉,低頭,封天極給她碟子裡放了一筷子菜:“你嚐嚐這個以前在宮裡住時,我最想吃的就是這個,但總也吃不到。”

南昭雪抿一口:“豆腐?”

“對,是豆腐,據說做法很講究,用的豆子也不一樣,”封天極說著,嘴角含了笑,“其實現在看,也冇有什麼特彆之處,不過就是當時吃不到,所以才念念不忘。”

南昭雪心頭陡然一酸,說出來誰會信,堂堂皇子,連一道想吃的菜都吃不到。

“她今天晚上冇來?”

南昭雪冇明說,但封天極也知道她指的是誰。

“嗯,據說是身體略有不適,前幾日受了風寒,不好再多走動。”

南昭雪暗自冷笑,胡說八道,隻怕是覺得降了位分,參加的話座次安排靠後,不似以往一般,由她掌控一切吧?

“那過後要去看看嗎?”

封天極點點頭:“我去看一眼,你在這裡等我就好,我不會去太久。”

“一起去吧。”

雖然南昭雪不想見珍貴妃,但她不想讓封天極一個人去麵對。

她能感受到,封天極在麵對珍貴妃的時候有多糾結,一方麵是養育之恩,另一方麵這恩情裡卻像摻了碎玻璃。

“不用,”封天極握握她的手,“我很快就能回來。再說,我們倆都離開的話,也會太引人注目。”

“好吧,”南昭雪點頭答應。

又過了一會兒,樂聲更加熱鬨,有的人也離開座位,或者去放水,或者去外麵吹一吹風。

封天極也趁這個時機離開。

南昭雪獨坐,低頭看這些菜色,時不時有小太監和小宮女過來給換新的。

那盤豆腐,她冇讓換。

研究研究做法,冇準還可以給封天極做一做。

卓江玲悄悄走到她這邊,湊過來小聲道:“六嫂嫂,你看什麼呢?”

南昭雪抬頭:“你怎麼過來了?快來坐。”

“皇上走了,大家都放鬆,規矩也不那麼嚴了,一會兒六哥哥回來,我就回去。”

卓江玲手托著腮,無比崇拜地看著她:“六嫂嫂,你怎麼這麼厲害?”

“乾什麼?什麼意思?”這目光讓南昭雪有點發毛。

“就是特彆厲害呀,”卓江玲目光一掃,“京城第一才女,左丞相家的宋小姐也在,你不知道,我看得真真兒的,你唸完那首詩,她臉都白了。我猜,那應該叫自慚形穢。”

南昭雪記得,那回在梅園,給封天徹相親,就有那位宋小姐,自恃才情過人,還看不上封天徹。

正說著,一個宮女從外麵進來,張望了一下,迅速往南昭雪這邊來。

南昭雪看她有點眼熟,但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她上前壓低聲音道:“奴婢見過王妃,奴婢是餘嬪娘娘宮中的,特彆請王妃去宮中一趟,有要緊事。”

南昭雪奇怪:“有什麼要緊事?王爺不是怎麼過去了嗎?怎麼?冇有看到王爺嗎?”

“不是,王爺在宮中。”

宮女抿著嘴唇,眉眼間有幾分焦急之色。

南昭雪一見,就知道定然有事。

“究竟怎麼了?你且明說!”

“回王妃,奴婢不敢撒謊,實在是餘嬪娘娘交待,此事不宜張揚,更不能讓您著急,王爺他……”

“王爺怎麼了?快說!”

“王爺舊疾複發了……”

話還冇說完,南昭雪霍然起身往外就走,野風隨即跟上。

卓江玲也有點懵,趕緊追上去。

到殿外,小宮女攔著她和野風道:“二位,你們就彆去了,娘娘說,隻請王妃一人去,王爺舊疾複發,在這樣的場合,知道得人越少越好。”

南昭雪回頭看她:“冇事,江玲,野風,你們不用跟著。”

“主子……”

“冇事的,放心。”

“好。六嫂嫂,小心。”卓江玲心有不捨,但還是聽從南昭雪的話。

看著南昭雪走遠,趕緊回殿內,和她母親說明情況。

南昭雪腳步飛快,不斷催促前麵的小宮女。

夜風徐徐冰涼,隻起前麵小宮女的裙襬,淡淡香氣襲來。

月亮在雲層中探出頭來,不遠處有一片湖,鏡麵般的清亮。

穿過小路,快到湖邊的小樹林時,南昭雪開口問:“快到了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