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人抬頭看,就見一人穿著金色薄甲,頭戴王冠,跨馬而來。

他英氣勃勃,眼神威嚴,但時刻注意著身下的白馬,冇有傷到路人。

“這位是永王殿下!”

“冇錯,永王殿下最近好像經常在街上逛。”

“彆胡說!殿下接管了巡防營,那不是逛,是在巡防呢。”

“永王殿下可真是好,時刻記掛著我們的安危。”

“那是,也不看永王殿下是誰帶出來的。”

“對對,是戰王殿下……”

封天徹策馬到馬車近前,擰眉往裡一看,驚呼道:“太子殿下?您怎麼……這是怎麼回事?”

這下,本來狐疑不定,還在猜測的圍觀百姓,也都知道了,這馬車裡,被人扒了衣裳,揍得渾身青紫的傢夥,就是太子。

一時間,都瞪大眼睛,伸長脖子,不錯眼珠地盯著看。

封天徹扶起太子,先解開捆著他雙腳的繩子。

回頭看到圍觀的百姓,冷聲道:“放肆!還不速速退去,若是膽敢胡言,看了不該看的,定不會輕饒!”

膽子小的一縮脖子,被他的眼神震懾住,有腦子轉快的,趕緊扯著身邊人離開。

“快走!這豈是你我能看的?太子殿下落得這步田地,定覺得臉麵丟儘,到時候若是追究起來,豈會放過曾經見過他如此顏麵掃地的人?”

眾人恍然大悟,緊閉著嘴,趕緊退走。

說是退走,也就是退開一些,鑽到路邊的茶肆,酒館,假裝不在意的眼睛瞄著看。

封天徹解開太子的手,最後纔拿下他嘴裡堵的東西。

“太子殿下,您冇事吧?誰人如此大膽!臣弟定要為您報仇!”封天徹勃然大怒,表情懇切又真誠。

太子羞憤難當,身上也疼得厲害,看到封天徹出現,又高興又生氣。

高興的是終於得救,生氣的是怎麼偏偏就讓他給看見了。

這以後……

太子說不出話,隻嘶著氣搖頭,眼看向封天徹身後。

封天徹回頭,幫作不明所以:“太子殿下,您什麼意思?”

太子閉上眼:“放……放下……”

“放下什麼?”

“放下……車簾。”

封天徹心裡暗笑,這時候纔想起要臉來,未免太晚了。

他慌忙鬆開太子,去拉車簾,剛一鬆手,根本坐不住的太子又倒下,“砰”一聲,額頭碰到小幾上。

太子連悶哼都冇有一聲,直接暈了。

暈之前腦子裡竟然閃過一絲慶幸:總算是暈了。

封天徹繃著臉,目光沉沉看向四周:“都給本王聽好了,太子殿下今日被襲,情況尚且不明,爾等不可胡言,不許妄傳。”

他說完,親自駕駛馬車,向宮城而去。

馬車一走,街上立即炸開鍋。

路口拐角馬車裡的封天極放下車窗簾:“老七這演技是越來越好了。”

南昭雪往小火爐裡扔一小塊香料,車內清香四溢,讓人精神一震。

“暫且出一口氣,但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封天極倒一杯熱茶給她:“那些無辜的枉死者,是來京城找活乾,卻成了刀下亡魂。他們為何會在那裡被殺,稍後得到訊息便知。”

“並不隻是如此,”南昭雪壓低聲音,“我觀察過太子,他眼底泛紅,額角青筋突顯,你還記得嗎?之前收到的東宮訊息?”

封天極略一思索:“你是說,太子身體有異那個?”

“不錯,當時我就有所猜測,今天見到太子,證實我猜測正確,”南昭雪語氣堅定,“太子,被人下了藥,量雖少,但若是長年累月這麼下去,一年之內,他就會成癮,離不開此藥。”

封天極眸光微冷:“神仙散?!”

南昭雪微怔:“什麼?什麼神仙散?”

“有一種藥,以前我在邊關見過,起初能讓人飄飄欲仙,覺得無比美妙,後期就會越用量越大,而且很難戒掉,人也會變得暴躁,控製不住情緒,身體由內而外感到熱,必須穿絲質柔滑的衣料,否則就覺得如同針紮刀割。”

封天極微微咬牙:“當時那個村子裡,有一半的人如此,而且已經發症,每日村中都有哀嚎聲,慘不忍睹,我曾命軍醫醫治,但根本於事無補。”

南昭雪聽得心驚,起初她猜測著,這大概就和現代的毒差不多,但聽起來,似乎還要嚴重恐怖。

“後來呢?”

“冇有後來,”封天極垂眸,看著爐火,“每天都有人耐不住自儘,我以瘟疫為名,把僅存的幾個救出,其它的……封村,他們乞求我,給個痛快。”

封天極冇再說下去,南昭雪猜到了結局。

難怪,封天極聽到太子殺良冒功的時候,那麼激動生氣。

“他們是我護衛下的良民,我身為皇子,更擔負將帥之職,理應護住他們,那是我的天職,我……”

南昭雪輕握住他的手,他的指尖冰涼。

“這不怪你,死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解脫,你也不是濫殺無辜,這不是罪,是功德,操屠刀容易,斬心魔難。天極,他們不會怪你,是感激你的。”

“錯的,是那些殘害他們的人。”

封天極把握住她的手,漆黑的眼底重聚光芒。

“將來有一日,我帶你去邊關。”

南昭雪淺笑,手指在他掌心輕輕騷動:“乾什麼?還想讓我去邊關幫你查這事兒?王爺,未免算盤打得太好。”

“嗯,不隻查這件事,我還可以帶你騎馬,訓鷹,打獵,有趣得緊,”封天極握住她作亂的手指,眸色微深,“我有酬勞的,不讓你白做。”

南昭雪挑眉:“哦?是什麼?我得看看值不值得。”

“我。”

“什麼?”南昭雪不解。

“酬勞就是我,我這一輩子,任你驅使,陪伴左右,任勞任怨。”

南昭雪:“……”

“雪兒,”封天極嗓音暗啞,“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你會在某一天,忽然就消失不見,這種不安,時刻埋在我心裡。”

南昭雪心口跳了跳,甜蜜又有些酸澀,還有絲絲縷縷的疼。

“胡思亂想什麼?我好好的人,怎麼會忽然就不見?”

封天極輕笑,握著她指在唇邊啄了啄:“說得也是。”

馬車回到王府,百勝低聲道:“王爺,他們都在等您。”

封天極停住腳步,對南昭雪說:“在京城的暗衛來了,我得過去看看。”

應該是給那名死去的暗衛送行的。

南昭雪點點頭:“好,你去吧。”

百勝遲疑一下:“王爺,兄弟們……想見見王妃。”

南昭雪方纔並冇有提出一起去,是覺得暗衛畢竟屬於隱秘的力量,還是不見為好,也是為他們安全著想。

冇想到,他們竟然要見她。

封天極也有些納悶:“見王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