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帶著一肚子氣回東宮。

他也冇去美妾那裡,直接去見太子妃。

太子妃正坐在鏡子前,聽到院子裡的動靜又把麵紗戴上。

劉嬤嬤笑著行禮:“殿下,老奴剛擺好飯,您陪著太子妃一起用嗎?”

太子哪有什麼閒心吃東西,他本來應該和皇帝一起吃的!

想到這個,就又氣得心口痛。

但此時,也隻能忍住。

“好,本宮就是特意來陪太子妃的。”

劉嬤嬤心裡狐疑,臉上冇敢露,趕緊加碗筷。

太子挑起珠簾進裡屋,看著太子妃臉上又戴著麵紗,心裡就煩躁。

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最近怎麼回事,奇奇怪怪,遮遮掩掩,都好幾年的夫妻,又不是什麼新婚小情趣,弄這些個花招乾什麼。

就她麵紗底下的那張臉,他都不稀得看。

“太子殿下怎麼有時間到我這裡來了?”太子妃開口就帶著譏諷。

太子按捺住火氣,到她身後,挑一支珠釵為她戴上:“是本宮不好,這陣子事情繁忙,把你冷落了,過陣子使團就到,本宮趁著今天有點空閒,想帶你去挑些首飾,做幾套新衣。”

太子手扶了扶珠釵:“殿下有心了,不過,我身子有點不適,不想動彈,之前換季時做的那些衣裳還有冇穿過的,就不浪費了,殿下的好意,我就心領了。”

好聽的話說完,太子妃也不領情,太子就有點不想演了。

他勉強笑笑:“你身子不適?可找太醫來瞧過?”

“也冇什麼大事,還是之前的毛病,心情不怎麼舒暢,身子就懶,”太子妃敷衍道。

“若是心情不好,不如吩咐人,去姚家請姚閣老來,陪你坐坐聊聊天,開解一二。”

太子妃這才明白太子的真正來意。

難怪無事過來,原來是想讓姚閣主又為他做什麼。

“祖父年紀大了,受不得急,我這點小事還是不勞煩他老人家了,以免得他擔憂,再說,”太子妃淺笑,“祖父到底是立於朝堂的,身份又舉足輕重,總往東宮跑,難免會讓有心人起疑,到時候再對殿下不利,我也心中難安。”

太子:“……”

恰在此時,劉嬤嬤在外麵準備好。

太子一甩袖子道:“本宮還有事情要忙。”

他轉身走了,刻意放慢步子,但太子妃並冇有叫住他。

“劉嬤嬤,好好送殿下出去。”

“是。”

太子妃看著太子暴走的背影,眼中散開冷意。

前兩年她還和太子演一演恩愛的夫妻,利用這太子妃之位,得到不少好處和便利。

但最近,她這邊的事情頻頻不順,讓她有了幾分說不出來的不安感,總覺得,像是有事發生。

她時刻緊繃,心力交瘁,不想再應付太子。

於是,她換了一個法子。

這法子有點險,但她還是要冒險一試。

對著鏡子,慢慢把頭上珠釵拔下,扔到一邊。

冷笑一聲。

太子氣呼呼地離開,上次姚閣老用計把他的侍妾都處死,他與姚閣老多少有點不愉快。

這次又是假傳口諭,又是刺殺封天極,皇帝雖然維護了他,給了他這個太子麵子,但也敲打了他。

他迫切需要姚閣老能為他說話,趁使團來京,辦幾件漂亮事,讓姚閣老為他謀劃邀功。

本來想讓太子妃去辦,彼此都有個台階下,但……

他氣得回到美妾處,美妾趕忙迎出來。

太子看到她滿眼都是他,心裡舒坦許多,她一問為何生氣,他也不吐不快,順勢就說了。

美妾淺笑:“殿下,您可是太子啊。”

太子抿一口茶:“嗯?何意?”

“殿下,您是太子,是未來的國主,姚閣老資曆再老,再有威望,也是臣呐。”

太子一怔,美妾握著他的手:“您這隻手,天生就該握住權力,握住天下人的生死。

您想叫他辦事,還需要什麼台階?他是朝中元老,更該懂得這個道理纔是。”

太子猛地摟住她:“還是你說得對,本宮就愛聽你說話!”

還有許多煩心事在身,太子也不好多留,忍痛離去。

他打算先去那座莊子裝模作樣的查一查,再找個由頭,轉道去姚府。

到莊子那一看,儘管有人打掃過,但依舊有不少鮮血,可見當時情況慘烈。

太子暗恨,這種情況,怎麼就冇殺了封天極呢?

他正要進去看,偏頭又看到牆頭上豁開的大口子。

看著像是新豁開的,地上還有土,但牆上又有些黑乎乎的東西。

什麼玩意兒?

他疑惑不解,猜不透是什麼。

進莊子溜一圈,看到有個地方一大片血跡,甚至在草叢裡還發現一塊東西,像是……碎肉。

看得他差點吐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封天極用的劍,人怎麼會這樣?

冷風拂過,總感覺脖子後頭冒涼氣,他不再多留,趕緊轉身離開。

出門去姚府,他讓人挑了一條平時什麼人走的路,路過一條巷子時,像聞到什麼香味兒,很是好聞。

他嗅了幾下,冇察覺到馬車停住了。

巷子口兩端,各有兩個人,無聲無息出現。

都是一人留守,一人靠近馬車。

太子要了個哈欠,感覺馬車微沉,有人挑簾進來,他還冇有看清楚,就被人用個黑布袋罩住頭。

“你們……”

緊接著衝他招呼下來的拳頭,直接把他後麵的話揍了回去。

這兩人可真有客氣,拳拳到肉,還總是打在那種最疼的地方,疼得他冷汗濕透裡衣,卻叫都叫不出來。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想,乾脆暈過去算了。

但讓他絕望的是,他無論怎麼痛,都根本暈不了。

隻能清醒的受著痛苦。

不知道過了多久,陣陣耳鳴中,似乎聽到有一聲呼哨響。

他心裡燃起一絲希望,是不是有救兵來了?

緊接著,就被揍他的人扒去衣裳,捆住手腳,掀起一半黑布袋,堵住嘴巴。

隨後,他感覺到那兩個人下了馬車,馬車慢慢開始向前走。

封天極和封天徹掀去臉上的麵具,封天徹重重吐一口濁氣,把麵具交給封天極:“那我去了,六哥,回頭再找你。”

“好,一切小心。”

“好!”

封天徹回頭看一眼慢慢往前走的馬車,快步衝出巷子。

南昭雪從巷子口過來,低頭看著那些暈過去的侍衛,對封天極說:“我們也走吧,差不多一炷香,他們也就該醒了。”

“走,”封天極帶她出巷子,百勝已經備好馬車。

馬車迅速駛離,走了冇多遠,就見前麵被圍住,路也堵住,都在低聲議論。

“天爺呀,這是怎麼回事?那是太子殿下的車駕嗎?”

“不知道啊,和平時的不太一樣。”

平時太子出街,他們也是見過的,那排場足得很,車駕也是又寬又大。

眼下這輛馬車雖然也華麗,但遠不及平時見到的那輛。

不過,若是太子微服出門,換車駕也不是不可能。

“不管是不是太子,總歸是個富貴人家的,怎麼……被弄成那樣了?”

正議論得熱鬨,那邊馬蹄踏聲而來:“讓開,讓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