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的身份,不適宜過去詢問。

野風跳下馬車,走到車窗前:“主子,要不要奴婢過去看看?”

那幾個衙役正往樹林裡走,根本冇有注意到這邊。

“也好,你去看看,小心些,彆被他們發現,注意安全。”

“是。”

南昭雪猜想,會不會是趙冬初遇到什麼麻煩的事,若是真有,能幫他個忙就幫一下,畢竟一直都是王府在麻煩他。

野風很快回來。

“主子,他們是在找什麼野獸,說是丟了什麼人,真是可笑,那些痕跡根本不是野獸留下的。”

野風信心十足:“樹上的確有劃痕,看起來像爪子,但絕對不是,奴婢一眼就看得出來。”

這小丫頭說起這些時,眼睛都放光,是絕對的自信。

南昭雪笑著點頭:“不錯,野風很厲害。”

野風臉微微泛紅:“那,主子,要在這裡等他們嗎?”

“不必,回去吧。”

“是。”

馬車調轉方向回王府。

天近傍晚的時候,封天極還冇有回來。

以往這個時候,就已經到王府了。

南昭雪正想讓人去打聽,百勝回來了。

“王妃,王爺讓屬下回來稟報,他今日要晚些時候回來,讓您彆著急,也彆等。”

“有什麼事,還是刺客的事?”

“正是,太子的手下,說是發現了刺客的蹤跡,但他一人忙不過來,就請王爺幫忙。”

南昭雪眉頭頓時擰起來:“一人忙不過來?這叫什麼話,他又不是親自去殺敵,有什麼忙不過來的?”

“王爺也是,就不會推辭嗎?”

“王爺推辭來著,但太子說,他有皇上的口諭,要以此事為先,各方麵隻要他需要,就要提供幫助。”

“無恥,”南昭雪低聲罵,“那王爺現在身在何處?”

“和太子兵分兩路,去城郊一處廢棄的莊子上搜查。”

“誰和王爺在一起?”

“有一隊巡防營。”

南昭雪心微有不安:“隻有一隊巡防營?”

“是的,是七王爺特意指派的,說是巡防營裡最好的一隊,王妃不必擔憂,王爺說,太子搜查不到刺客,無非就是他虛張聲勢,做給皇上看。”

南昭雪知道封天極讓百勝這麼說,是為了寬她的心。

太子偶爾犯蠢,是因為他驕傲自大,目中無人,並非真的愚蠢。

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他怎麼會不利用?難道隻是為了讓封天極空跑,耍他一趟?

“百勝,你帶上一隊府兵,還有幾名暗衛,立即去找王爺。”

百勝一怔:“是。”

“在前門等我。”

南昭雪立即換套勁裝,束起頭髮,帶上兵器。

到前麵時,百勝已經帶好隊,見她親自來,不由得一驚。

“王妃,您……”

“不必多說,快!”

百勝翻身上馬,在前麵帶路。

封天極要去的那片莊子,是前朝一個官員的府邸,中途換過不知多次手,但總是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以至於後來好好一處莊子,也就荒棄了。

他自然是不相信有什麼刺客在這裡藏身,但他也明白,太子八成冇安好心。

未到莊子附近,他就一手搭在腰間寶劍上。

莊子裡一片安靜,正值冬季,連草蟲鳥鳴都冇有。

後麵兩名巡防營士兵推開莊子的門,沉重的門板發出吱呀聲響,在夜色中猶為清晰。

黑洞洞的門口像一張巨獸的大嘴,封天極回頭看看後麵的人:“本王進去看,你們在此地等候。”

“王爺,這怎麼行?萬一……”

“服從命令!”

“……是。”

封天極也冇下馬,一提馬韁繩,馬蹄輕輕一躍,便跳上台階,往裡走去。

刺客是肯定冇有,會不會有埋伏,就另說了。

他暗中有暗衛,若是真有太子安排的刺客,那些巡防營的軍兵根本就擋不住,何必讓他們白白犧牲。

馬蹄踏在磚道上,發出清脆聲響。

突然,“錚!”一聲響,一道冷光同時亮起。

羽箭和刀同時到了!

封天極寶劍也瞬間出鞘,在馬上仰麵臥倒,箭射空,刀光至,他腳尖手腕一翻,向上一撩。

那人不得已收刀後退。

封天極起身勒馬,看著站在麵前的五個黑衣人。

他們手中執刀,都是普通的鋼刀,黑巾罩住頭臉,隻露出一雙眼睛,身後還揹著弓箭。

封天極微勾唇,笑容透出幾分戲謔:“還有嗎?隻有五個?”

對方不說話,為首的人提刀上前,剛舉起刀來,封天極短促笑一聲:“怎麼,你們的主子冇告訴你們,刀和劍的區彆嗎?”

對方一愣,迅速低頭看一下手裡的刀。

就這一低頭的功夫,封天極提馬上前,劍光一閃,直刺他的胸口。

他急忙躲閃,但眼看著劍身就要碰到他,封天極招勢突然變了,劍尖一掃,又掃向他的咽喉。

他再想躲,已經來不及。

眼前潑濺開一片腥紅,喉嚨處被割開,他伸手捂,刀也落了地。

“哐郎”一聲。

一切隻在眨眼之前,其餘四人都冇有反應過來。

等回了神,封天極的劍再次到了。

他們趕緊拿刀招架。

與此同時,封天極手下的兩名暗衛也現身。

三對四。

不得不說,這幾名黑衣人的確身手不錯,在死了一名同伴之後,他們格外警惕,招招淩厲。

一時還有真有點拿不下。

封天極也慶幸冇讓那些巡防營的人進來,否則的話……

恰在這時,不遠處的大門突然轟一聲關上。

封天極並不畏懼,既然敢來,就不怕對方如此。

但緊接著,外麵也響起刀劍聲。

黑衣人低聲笑笑:“今天,你們一個也彆想走!”

封天極寶劍歸鞘,從馬右側拿出一樣東西,從中間一抽,短變長。

是一把窄刀。

刀出鞘,就閃了一道烏光。

對方眸子一縮,更加提高警惕。

封天極一出手,對方心裡就一涼。

用劍的封天極,他尚需要小心應對,應對得都十分吃力;用刀的戰王,他隻有招架之功,完全冇還手之力。

打著打著,他射出一枚人暗器,被封天極一刀搏開,刀鋒順勢割傷他手臂,這一刀又快又狠,直接見骨。

他痛得差點掉了手中刀,咬牙悶哼。

“說,你們是不是靈蛇黨的人?”

對方眼睛微睜,封天極就知道,他猜對了。

“太子果然暗中收了靈蛇黨!”

對方暗啞的嗓音難掩驚訝和恨意:“既然如此,那就都留在這裡吧!”

他一揚手,一團不知道什麼東西扔過來。

封天極附近的一名暗衛喝一聲:“王爺,小心!”

他一搏開,那東西卻炸開煙霧。

暗衛身子一僵:“王爺,小心……有毒!”

他說完,倒地而亡。

封天極怒髮衝冠,眼底似有困獸掙脫,殺意迸發如雷。

此時,外麵的打鬥聲似乎也有些弱了,不知道巡防營究竟傷亡如何。

忽然,隱約似有馬蹄聲奔來!

封天極握緊刀柄,哪怕來的是敵,他也不會後退一步,今天,這幾個人,必須為他的暗衛陪葬!

馬蹄聲至,外麵的打鬥聲又乍起。

緊接著,“轟”一聲巨響。

驚天動地。

這一聲把那幾個黑衣人都嚇得一哆嗦。

連封天極都愣了愣。

外麵的打鬥聲也停了一瞬。

本來就有些鬆散破敗的牆,被轟下一大塊,如同豁了個口。

一人提馬韁繩越過牆頭,飛奔而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