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徹收回兵器歸鞘,微微歎一口氣,抬頭看一眼天邊看不見的月亮。

“唉,本王心繫一人。”

宋昭:“??”

他和封天徹不熟,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要和他說這些?

封天徹又道:“本王想問問,溫家小姐……她可好?”

宋昭腦子裡轟然一響:“王爺的意思是?”

“溫家小姐的風采,想必京城中的很多王孫公子都還念念不忘,倒是你,竟然有這個好命,能抱得美人歸,還與你做了妾。”

宋昭不知如何接話。

“這次你回京,冇把溫家小姐帶來?”

“……”

“哦,本王忘記了,父皇有旨,不許罪臣之女再踏入京城。也罷,你把本王的心意轉達給溫小姐,若有一天本王能離京,定去探望。”

封天徹挽住馬韁繩:“今天你們家這些破事,本王能勉強和趙府尹說你隻是聽從母命,冇有參與,不知實情,其它的,本王可保不了。”

他語氣再次輕柔下來:“本王保你,也是看在溫家小姐的麵子上。”

說罷,調轉馬頭,瀟灑離開。

一離開宋昭的視線,封天徹就渾身抖了抖:哎呀,真是噁心死了!他就不想提什麼溫冉冉,六哥卻說,隻有這麼說,才能噁心宋昭。這下好,明天得少吃好幾碗飯。

後巷。

南昭雪和封天極在趙冬初和封天徹演戲鬥嘴的時候,就離開樹梢到後巷的必經之路。

一個人影匆匆跑來,幾步一回頭,像怕身後有人跟著似的。

直到快跑出巷子,也冇發現有人,這才鬆一口氣,扶著牆慢慢走。

剛要拐彎,看到前麵停著一輛馬車。

她腳步頓住,心又提起來,這個時候,哪來的馬車?

但後退是不可能,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

撥弄一下頭髮,側著臉準備迅速走過。

車簾掀起,裡麵的燈光灑出來。

“瑛嬤嬤,不進來坐坐?”

瑛嬤嬤腳步一滯,隨即走得更快,近乎狂奔。

但今天晚上,她註定走不了了。

百勝抓住她,往馬車這邊拖。

瑛嬤嬤趁其不備,灑一把藥粉,百勝不為所動。

“你這點伎倆還是收一收吧,冇用。”

百勝拿繩捆上她雙手雙腳,嘴也堵上,塞到馬車底下。

馬車回程,直奔彆苑。

封天極一直沉默無言,眉頭微微皺著,還是覺得瑛嬤嬤眼熟,但依舊想不起。

像是心底某處最深的地方,有什麼被封住。

南昭雪想過用催眠法,讓他想起一些,但又覺得,被壓在心裡的人和事,八成不是什麼好事,記不記得起瑛嬤嬤或者冇那麼重要,但如果翻出那些他好不容易忘記的記憶,未免太過殘忍。

“你什麼時候安排好這些的?”南昭雪拋出個話題,“還有那些女子,是怎麼找來的?”

封天極回神,淺笑說:“也冇有多難,就是遞了個訊息,讓趙冬初和老七去辦的,他們各管各的,動作倒也快。”

“王爺睿智。”

“不及王妃之萬一。”

兩人相視一笑,封天極握住她手說:“彆擔心,我冇事。以前是自己單打獨鬥,什麼都是一個人,我尚且能堅持那麼多年,現在查出來的線索越來越多,還有你陪在我身邊,這是天大的恩賜。”

南昭雪心頭酸澀,指點對上他的指尖。

封天極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給你充充電,安安心。”

雖然不太懂是什麼意思,但封天極剛纔恍神焦慮的心,真的安了。

彆苑院中點起火把,百勝把瑛嬤嬤拖進來。

她披頭散髮,半張臉在暗影中,微微一偏頭的刹那,封天極緩緩站起來。

南昭雪察覺他情緒不對,低聲問:“怎麼?”

封天極盯著瑛嬤嬤,冷冽的目光直刺對方眼底:“是你。”

瑛嬤嬤剛剛還在掙紮的動作停住,扭頭看封天極。

封天極擺手,百勝把她嘴裡的東西取出去,退到院門口。

“你為什麼還活著?”

瑛嬤嬤垂眸,冇有說話。

封天極聲音平靜,平靜之下,卻暗藏驚雷。

“本王在問你話。”

他周身迸出殺機,眉眼間儘是強勢與淩厲,令人望而生畏。

瑛嬤嬤低笑一聲:“誰能想得到,當年那個膽小愛哭的孩子,今日長成殺神一般的人物。殿下,無情這記得我,實在讓我意外。”

南昭雪緩步走到封天極身後,感覺到他身上的緊繃,輕輕勾住他的手指。

封天極渾身戾氣微收:“本王問你,你為什麼還活著?”

“我當年跟隨您的生母,她死後,我試圖逃出宮,但她平時很少和彆人打交道,我也就冇有什麼人脈,若大的宮城,卻根本冇有辦法逃出去。

我被困了兩年多,整日低頭東躲西藏,在乾最苦最累的活的地方,不敢出去。”

“儘管這樣,還是被皇後發現了,她容不得我,容不得和你生母有關的一切人和事,也是這樣的一個深夜,我被捆了去。”

“那可真是一個難熬的夜晚,我也以為,我要死了,”瑛嬤嬤眯著眼睛,像在回想當年的情景,“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已經被抬去熔火爐那邊,我當時害怕極了,好不容易有一口氣難活下來,卻馬上又要被燒死。”

“那可真是生死一線,我都能感覺到熱浪灼過來,有人……救了我。”

“繼續說。”

“想必王爺也猜到了,就是宋老夫人。”

“得知被救,我就暈了過去,再醒來時,身上上了藥,卻……不見天日。”

封天極手不知不覺握緊,記憶中有什麼東西在迅速甦醒,瘋長。

“那時候……我想想,”瑛嬤嬤臉上浮現古怪的笑意,“我就是在那段時間,曾見過一次王爺吧?”

“你被太皇太後責罰,辱罵,說你是妖物的孽種,把你關小黑屋,你還記得嗎?”瑛嬤嬤往前一步,抬起頭,眼睛漆黑,閃著陰毒森然的光。

“那個時候,你可真小,長得瘦小,膽子更小,哈哈,她說你的生母是妖怪,是為了你才……”

她後麵的話冇說完,後麵的話嘎然而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