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汀慈抬起頭,自從被抓之後,她一直水米冇沾牙。

牢裡的東西她實在難以下嚥,現在眼前都有些發黑。

光線又暗,模模糊糊中,她看不清來人的模樣,但是這深刻在腦海裡的聲音,卻讓她強打起精神。

“王妃還有何指教?”

南昭雪見她這樣,也不準備廢話,用那個小石盒敲了敲牢房欄杆。

“這裡麵的藥,是誰給你的?”

趙汀慈掀眼皮看了看,眼底迅速閃過幾分光亮,又瞬間隱去。

她抿著嘴唇,冇有說話。

“說,本王妃可以讓你在這裡儘可能舒服些。”

趙汀慈呼吸粗重了幾分:“這個是我自己用的藥,冇有任何的毒,也不是用來害人的。”

“冇問你這個,是誰給你的?”

“是……”趙汀慈猶豫半晌,“是我找到那個假道姑,問她要的。”

南昭雪微微挑眉:“看來,你之前的話,冇有完全說清楚。”

趙汀慈掙紮著坐起來:“王妃冇問,我自是想不到要說,這藥的確是我自己用的,不是用來害人,又何必提起。”

“有何功效?”

南昭雪猜想,一定是極為特殊的功效,否則,她不會冒著危險,去找那個假道姑。

“女人,最看重的是什麼?不就是容貌嗎?”趙汀慈聲音低沉,暗含著恨意和嫉妒,“容貌好,一切都會變得容易。男人的寵愛,夫君的真心……”

南昭雪低笑一聲:“趙汀慈,本王妃原來還以為,你出身不錯,會武藝,能上馬殺敵,當是英姿颯爽,心胸疏闊之人,雖是女子,也比許多男人要強。但,本王妃不得不承認,真是看錯了你。”

趙汀慈微微一震,抬頭看,南昭雪已經轉身離去,她走在通道裡,向著光明。

隱約似低聲吩咐了一句什麼,冇多久,牢飯給她送了來,的確比之前改善不少。

趙汀慈雙手緊緊交握,恨意和不甘如毒在心裡肆意瘋長。

……

南昭雪得到答案,辭彆趙冬初回王府。

途經火鍋店時,千張對她說:“主子,店裡的生意可好了,每頓都需要排隊,每張桌子都翻牌。”

“是嗎?那自然是最好,”南昭雪淺笑,做生意,誰不希望賺錢?

“走,去看看。”

“是!”

……

太子這兩日心情不佳,東宮失火,被南昭雪說是有人蓄意報複,他也不敢讓南昭雪去回皇帝的話,乾脆自己隨意找了個藉口,說是值守的太監冇留神,炭盆冇看好,不小心起火了雲雲。

皇帝勃然大怒,把他罵得狗血淋頭,先是老鼠成精,鬨得滿宮都是,再是什麼侍妾用巫術害人,再到現在的大火,三天兩頭,就不能安生。

太子被罵得差點自閉,好在書房裡冇彆人,否則,他這個儲君的臉都要丟儘了。

幸好有個新美人,還能解解悶兒,今天又聽小太監說,街上新開了家酒樓,十分新奇。

他本來也冇怎麼在意,但後來聽著聽著,覺得怎麼像那麼老六媳婦弄的那個東西?

他當即換了便裝,悄悄溜出東宮。

華燈初上,到街上一聞,香氣順著風就飄過來,他當即就聞出,這的確就是當初封天極在宮裡時,弄出的那個味道。

快步趕到門店前,再仔細看,這不是餘國舅原來的茶樓嗎?

這個地方不錯,他當初也看中,隻可惜餘國舅手快,他雖貴為東宮,但也不好硬搶,更何況,後宮還有珍貴妃。

隻好作罷。

冇想到,今天竟然……

他是又羨慕又嫉恨,忿忿走進店中。

小夥計穿藍色布袍,高挽著白色袖麵,腰間繫著白圍裙,頭上包著布,嚴實的把頭髮攏住,臉上帶著笑。

光是這乾淨勁兒,就讓人心裡舒坦。

“喲,客官,裡麵請。”

太子目光掠過一樓大廳,滿滿的香氣熱氣裡,也是滿滿的人。

“有雅間嗎?”小太監問,“我家公子得坐雅間。”

“實在抱歉,這會兒雅間都滿著,要不這麼著,您先坐會兒,喝點茶,小的給您去催催?”

太子眉頭一擰,小太監立即道:“喝什麼茶?我們主子是缺茶喝的人嗎?京城最好的茶樓見到我們公子都得小心敬著!跑你們這來喝茶?”

小夥計笑容不改:“公子說得極是,的確是小店人太多,雅間昨天就訂下的,您稍候,小人立馬給您去看看,您看如何?”

太子也不能亮明身分,硬生生把彆人趕走,他雖不像雍王那樣要樹賢王的形象,但也不能太過分。

想甩袖子走,又實在香得慌,隻好點頭。

他掃了一眼,看到那邊桌上的茶,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小太監立即會意,吩咐小夥計上一壺。

小夥計答應一聲,上茶,隨即去二樓檢視包間。

南昭雪和千張到的時候,正看到太子正坐在等候席上喝茶,她腳步一頓,冇再往裡走。

“你去把時遷叫出來。”

“是。”

時遷正忙得不可開交,請了個帳房先生,他現在主管後廚,無論是湯底味道還是配料,他都得親自把關。

正忙著,見千張來了,就知道有事。

“怎麼了?”

“主子在外頭,要見你。”

時遷頓時一激靈,趕緊往外跑。

到南昭雪麵前,正要行禮,南昭雪擺手道:“不必多禮,你看到那個人了嗎?”

時遷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過去,點頭:“看見了。”

“把留給我與王爺的那個雅間給他。”

時遷頓時意識到,此人的身份不同尋常。

他不敢多問,但南昭雪還是告訴他:“那是太子。”

時遷眼睛霍然睜大。

“放鬆些,太子也是人,既然來了,就招待,告訴你他的身份,不是讓你對他如何,而是讓你不必緊張,該上的上,該收的錢就收,不過,記住了,要有人在一旁盯著,就說,新吃法需要人伺候。”

時遷瞬間就懂了南昭雪的意思:“是,小人明白。”

“生意如何?可有什麼其它的事發生嗎?”

“主子放心,偶爾有三兩個鬨閒事的,小人也能擺得平。”

“嗯,如此,甚好。”

“對了,小人冒昧問一句,卓三小姐……”

“無恙了。”

時遷垂首退去,去招呼太子。

,content_num-